焦点分析 易到祸起萧墙

文/杨林

编辑/方婷

命运多舛的易到又面临着新的难堪。

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公开控诉现任易到 CEO 巩振兵曾逼其下跪磕头,随后易到方面发表公开信称吕艺纯属污蔑,并称将会在随后对公众还原事实真相。

无论“事实真相”最终倾向于哪一方,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易到内部深陷管理问题。很多员工认为,易到从2015年开始反复易主,以及导致的帮派问题,已经让公司陷入了重大危机。

除了公司内部某些高管及员工的去留问题成谜,公司外部,易到面临着求卖不成、司机提现难——有长春、广州等多地的司机表示,已经连续几个月未能成功提现,易到的核心资产,600万司机正在加速流失。

发生了什么事?

餐桌旁的巩振兵双手交叉,翘着二郎腿,旁边有人在跪地磕头,当事人之一吕艺把饭局视频与自己的辞职信一并递交了上去。

不过一位易到内部核心人士则告诉36氪,事情本身并非像吕艺说的那样。其中一位内部人士的版本是,吕艺为易到GR部门负责人,因为之前和巩振兵有些工作上的矛盾,所以几个月前,GR部门的员工请巩振兵吃饭喝酒,“相当于吃了这顿饭,大家一笑泯恩仇”。当晚巩振兵被灌醉,“吕艺说要磕头拜大哥,以后就是好兄弟了,因为巩振兵喝多了瘫在那里,神志也不是很清醒,所以就也没有阻止”。

也有员工更愿意把这次事件理解为地推铁军文化的延伸。巩振兵早前负责百度糯米大客户销售、市场运营,后来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平台。在百度外卖时代,巩振兵重用有市场和地推管理经验的员工,曾经搭建了一支外卖铁军,很多熟悉巩振兵的人评价他,性格过于耿直,早前的市场销售经历让他有点“江湖气”。

这段“磕头”视频随后被发到了易到的周例会群里,但是并没有广泛传播。几周之前,集团想要开除吕艺以及他的部分下属,并开始在公司内部私下展开调查,吕艺知道后找到巩振兵,提出要让“磕头”视频流传出去,巩振兵随后报警。直到上周五,吕艺被集团HR部门正式通知被开除,“沟通无果后,今天视频事件开始发酵了”,上述内部人士称。

控制权之争

吕艺在发布视频后,又发了解释性声明称,自己离职的直接原因是和人力资源副总裁发生直接冲突引咎辞职。不过在很多易到员工看来,吕艺和他的视频事件,会进一步扩大巩振兵团队以及以温晓东为代表的韬蕴资本之间的矛盾。

事实上,易到这家公司早就陷入了巨大的管理危机。多位易到员工向36氪复盘,2015年10月20日,乐视宣布战略投资易到,获得后者70%的控股权,随后乐视派出了高管彭钢加入易到出任总裁。从这一时刻开始,易到内部就陷入了帮派之争,老易到人和乐视人各成一派,并明里暗里展开斗争。去年4月,易到发生挤兑风波,经营陷入困境。创始人、时任CEO周航发公开信指称,导致易到资金紧张的直接原因为“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乐视则予以否认,并称该笔资金为以易到为主体取得联合贷款。

随着创始人周航离开,团队也相继离职,乐视系高管占据了公司的主导权。

然而,随着乐视危机不断,易到一度陷入资金周转困境,企业信誉一度面临信用破产危机。去年6月,乐视股东韬蕴资本从乐视手里接盘易到,随后加速了对乐视人的“清洗”。

早在今年1月,36氪曾独家报道,易到内部已经开始启动向乐视追责的程序。有内部人士称,此前

易到获取银行贷款、转而向乐视控股出借13亿资金过程中

,系实际控制人乐视控股一手操纵。

今年5月,百度外卖原CEO巩振兵入主易到,随后,很多其在百度外卖时代的老部下也相继加入易到。截止到巩振兵团队加入时,乐视系的核心员工基本都已经从易到离开。

巩振兵刚加入易到时,和韬蕴资本的人曾有一段短暂的“蜜月期”,对外通过充返和补贴来吸引新用户,挽回司机,对内则进一步控制成本,如从7月起取消了每人每月500元的易到平台打车券补贴,改为夜班用车和公出用车申请制度,并且限制使用时间和使用次数。

“本来以为巩振兵的人进来之后,公司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专心做网约车事业了,但是新的管理问题又开始出现”,一名易到员工称,目前易到的实际控制者依旧时温晓东和韬蕴资本的人,“基本掌控了HR、财务、运营以及法务等重要的职权部门,巩振兵更像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目前主管市场业务线”。

按照一些内部人士的说法,韬蕴资本对百度外卖来的人“依旧不信任”。“司机能不能按时提现、公司财务的实际状况到底有多糟糕,以及高管人事的变动,这些比较重要的事情,两方都是互不通气的”,一名知情人士称,“一般由集团决定的事情,巩振兵的团队通常都是最后才知道”。

易到的未来

“公司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这是很多易到员工在接受36氪采访时共同的表述,很多人认为,如果管理问题再不及时解决,加上外部竞争因素、政策对网约车环境的管制,那么易到的未来可能让人担忧。

一个没有经过易到和韬蕴资本证实的说法是,有知情人士告诉36氪,上个月韬蕴资本曾申请过一次破产,不过因为债务问题以及用户的充值问题,那次破产申请最终没有被通过。

上述人士称,韬蕴不止一次想卖掉易到,但是苦于没有找到合适的买方。曾经有意收购易到的公司包括但是不局限于滴滴、阿里、携程和顺丰,不过最终一方面是因为估值和价格问题,另一方面因为易到作为平台自营车辆太少,最终交易都没有达成。

不仅如此,韬蕴对易到的态度始终在反复变化,“募资比较难的时候想卖掉,但是韬蕴经常又会需要易到来带的持续现金流,这也导致易到的结局变数较大”。

在融资方面,易到也遇到了不小的困难。11月15日,原计划注资易到的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宣布终止与易到用车母公司韬蕴资本的交易。

今年初,温晓东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易到未来还将推出拼车、顺风车、出租车等多种横向业务。他还为2018年的易到定下日均订单达到100万单的目标,这意味着要达到2016年6月易到连续实行100%充返后的水平。而在整个网约车行业,他对易到的定位是“回到它自己应该的市场地位”。不过随着和乐视始终无法“翻篇”的债务问题,以及司机不能提现等一系列“狗血”事件,已近年底,温晓东在年初提出的计划现在大多未能实现。

如此看来,如何解决债务问题,以及司机提现问题,已经成为易到目前亟需解决的重要问题,“也决定了这家公司还能否继续做下去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