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高管“磕头门”:涉事主角离职称内斗常态 索还“7个磕头”

易到回应“是污蔑”。

11月16日上午,网上有消息称,网约车平台易到的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于前一天晚上发邮件,炮轰易到CEO巩振兵,称其欺凌员工,用威胁开除GR(政府事务部)其他人员的理由逼自己给他磕头,甚至连磕了7个头。时间财经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吕艺确实向坐在餐桌旁的巩振兵磕头。

吕艺还质疑巩振兵没有担当,称“司机上门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检查你都不敢签字”,并称“在人品上老易到的人不服你,你只能靠开人换人获得尊重。” 除了人品之外,吕艺还质疑巩振兵的能力,称其不仅人品差,文化也低,“你是个失败的CEO注定百度外卖死在你手里连名都没了”“居然能当易到CEO我真觉得温总(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瞎了眼。”

吕艺称自己将于11月16日离职,要求巩振兵公开道歉,并称其“还欠还我磕7个头。”

11月16日上午,易到相关人士称该邮件真实性还不确定,随后回应称“纯属污蔑,但证实吕艺已经离职”。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时间财经, 11月16日上午易到公关人员向其表示事情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这个视频看不出欺凌和逼迫吧,背后实情没有交代,”并称会在16日晚间给出一个公开的回应。

易到离职员工小瑞告诉时间财经,截至目前,吕艺已经在易到呆了差不多2年时间,“吕艺他们是GR部门那边还比较团结吧”。小瑞认为,不排除吕艺会为了让GR其他人员不被开除,而做出类似磕头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事出为何?

资料显示,巩振兵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营销管理专业。2001-2003年,创业(股票分析软件),后将公司出售。2003年加入百度公司,历任百度渠道部大区总监、全国渠道总监、百度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4年5月,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并担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11月,百度宣布对百度外卖进行独立发展和开放融资,巩振兵出任公司CEO。百度外卖卖身饿了么后,巩振兵任职半年多的董事长后选择离职,并于今年5月加盟易到,出任CEO。

易到CEO巩振兵

一位易到内部员工向媒体透露,巩振兵入职易到用车后,整体业务并没明显回升,反而帮派斗争严重。许多高管换了一拨,基本都是来自百度外卖巩振兵的前部下。

11月16日下午,一份疑似出自吕艺之手的解释性信件再次爆出。

在信中吕艺称,自己离职的直接原因是和人力资源副总裁孟祥斌发生冲突引咎辞职:“我是砸了(人力资源副总裁)孟祥斌办公室,但孟祥斌也把我打伤了,就伤情而言,还需要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自巩振兵任公司CE0以来, 孟祥斌就靠阿谀奉承惟命是从来保住自己在易到的工作,不管是人力专业上,还是工作能力上孟祥斌都没有体现出一个HRVP(人力资源副总裁)该有的修为和专业的水平。在其任职期间工资多次算错,社保公积金多次断缴,员工无法办理工作居住证。

我们知道巩振斌接管公司管理以来,带了原百度外卖的部分团队进入易到,大清洗大摸血接踵而至,老员工帮被逼走并且拿不到任何赔偿。但巩振斌为了达到顺利控制公司,接管所有高管岗位的目的,让孟祥斌用高额违约金和竞业费(大约70万)劝退原COO王俊,最后双方达成交易王俊离职。由此可见一般员工的利益不他们这些高管的眼里,在他们的里只有自己的利益。

我多次和巩振斌孟祥斌沟通甚至吵架要求公司保证新老员工利益,要求公司变更已经离职的员工所担任的公司法定代表职务,虽得到加速办理的允诺但孟祥斌确迟迟不办,造成原易到员工,杨帆,马燕晶(均离职一年)在新公司无法入职。他们是曾经和我们一起战斗过的战友朋友,虽然离职但我必须为他们的利益负责。这是矛盾爆发的一个主要原因。”

内斗常态?

2017年07月初,乐视在北京市工商局朝阳分局进行了易到股权的抵押登记,将所持有的所有易到股权都抵押给了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不过上海哲蕴背后的蓝巨资本及韬蕴资本,也是当时乐视众多生态系企业的重要投资方。对于乐视来说,甩掉的包袱(易到)也只是上交给了自己的投资方。这也可以被称为是一种变相的“债转股”。这笔交易之后,乐视所持有的易到股权,都握在了韬蕴资本法人、蓝巨投资创始合伙人兼总裁温晓东手中。

小瑞称,其实自从原易到大股东乐视出事、于2017年初将易到股权都抵押给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之后,易到就出现了CEO和管理层频频变更、内部争斗严重的问题。

2017年4月,易到创始人兼原CEO周航离职,原乐视控股CMO彭钢接任易到CEO。短短8个多月之后,彭钢在2018年1月也离职,CEO一职由易到控股股东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接手。今年5月原百度外卖董事长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易到每次CEO的变更都伴随着管理层的变动,带来了比较严重的内部争斗。而在数次CEO空缺时期,易到实际都由温晓东管理。时间财经查到,2017年,在周航离职之后不久,易到的四位乐视系高管也于当年7月离职。

不过从相关报道可以看出,2017年周航离职之后,历任CEO似乎并未能解决易到一直存在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司机欠款问题。

今年10月中旬,界面报道称,易到的司机端提现难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更为不妙的是,11月14日,赫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了与韬蕴资本的合作。此前赫美集团原拟受让易到的股权,但赫美集团称这一事项因为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易到也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故决定终止合作事宜。

丁道师认为,如果该事件发展严重,易到有可能会再次更换CEO。(时间财经 乔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