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董事长陈峰:今年处理了快3000亿资产 危机正在逐步过去

在“聚焦航空运输主业、健康发展”背景下,海航今年已经处理了近3000亿资产。“危机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一定可以过去。”陈峰接受采访时说

《财经》记者 宋玮

位于海口的海航集团总部大楼建造得极为雄伟,侧面形似一艘巨大的帆船。2018年7月4日,海航集团重要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因意外跌落高墙去世,他的离世让外界对海航这艘巨轮的航向充满猜测。

陈峰和王健是海航集团双头治理结构的两大重心,如果说创业之后较长时间里主导者是陈峰,最近几年海航高速扩张和多元化的实际操盘者则是王健。王健意外去世后,此前淡出日常管理的海航主要创始人、董事会主席陈峰,出任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长。

四个月来,在陈峰主导下,海航开展了一系列企业治理改革,对内重组了集团董事会,建立董事长办公会集体决策机制,对外持续减持资产,加大航空安全管理,推进转型发展。今年初以来,海航已处置了近3000亿人民币的资产,主要涉及此前多元化的业务。

从资产大买家到大卖家,不过三年时间,海航大起大落。围绕着这些风波和意外,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11月14日上午接受了《财经》及另外两家国内媒体的专访。

去年此时陈峰曾接受《财经》专访。当时他说,自己对世间事已觉索然无味,希望尽早退休。

一年过去,物是人非。他非但没有退休,反而承担着更多职责。

这一年,全球商业格局生变。中国企业的全球化和多元化都面临决择。而在过去四个月时间里,65岁的陈峰更多体现出“看大局、识时务”那一面。

《财经》获悉,在今年上半年海航将七个产业集团合并为四个,其后变为“两主两辅”,近期更加聚焦于航空运输主业。这种结构大瘦身,实际上是把海航最近几年的多元化扩张基本推倒,却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对策。

快速扩张的海航多元化时代,在今年画上了句号。海航进入了新一轮调整周期。经历种种风浪之后,陈峰治下的海航,正在加速驶离全球化与多元化的繁华与喧嚣。

谈危机: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

《财经》:距离上次采访你已过一年,这一年海航可谓天翻地覆。你曾说海航总能预知未来,回顾过去,你是否预见到今时今日的海航境况?

陈峰:当然了,不关注未来,海航还能活到现在?

《财经》:海航这三年大起大落,总结内因和外因,哪一个可能是主因?

陈峰:这次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对宏观形势判断失误,加之自身发展偏离主业,节奏把握不好,严重性估计不足,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来不及了。内因是主因,我们自身修养不够,欲望太大,速度过快,步伐不稳,把我这样本来退居二线的人都给逼出来了。

《财经》:从创业至今,海航25年来曾经历了多次危机,这次危机有何不同?

陈峰:航空业是一个风险大、收益薄的重投入行业。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2003年非典、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每一次海航发展遇到很多波折,又会化危为机。只不过当时海航没那么大,外界并不关注。

这几年海航被中国和世界的各种因素搅在里头,中国在强大,在影响世界格局,海航当了一次出头鸟。

我们去年在债务市场还了300多亿,之后又还了1000亿左右。但各级政府知道,海航今天问题的性质是流动性困难。在我们遇到困难时候,国家伸出了温暖的手。他们像一个大人关注一个小孩,给我们关爱和支持。

所以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让我百感交集,讲到心坎里了。让我们坚信,发展中的困难、前进中的困难、成长中的烦恼,一定能在发展中得到解决。

谈发展:聚焦航空运输主业

《财经》:海航巅峰时的七个产业集团曾变成四个,如今变为“两主两辅”,下一步计划是?

陈峰:我们今年已经处理了快3000亿资产,还会继续加大处置力度,计划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处置的第一批资产大约十几个,还会有第二批、第三批。我们的原则是,非主业业务剥离、非健康产业退出。聚焦航空运输主业,非主业坚决不要了。人就是欲望太大,我们要断掉人的某些欲望。

我们资产处理过程估计比预计的要慢。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不好,有些签完协议拿不出钱了。多好的楼,都卖不动。怎么办呢?我也不能降成萝卜白菜价,慢慢卖。

《财经》:有人评价,最近的瘦身,实际是把海航过去多年的扩张推倒重来,一切似乎回到了2015年之前。海航到底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陈峰:过去的过去了,不过换了一种形式。非主业的东西少了,但主业还是扩大了。这么大的航空规模,在体量上也可以算是世界500强企业,也挺大个儿。我们要做精、做强航空运输主业,健康发展,这是进步,而不是回到过去。从数据上看,2018年前三季度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个百分点,旗下境内航司整体正常率超77%,居四大航之首。海南航空蝉联2018年度Skytrax“全球五星航空公司”,位列全球最佳航空公司第8名等等。

我们在前进中遭遇了一些波折,但可以自豪地讲,海航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在海南建省办特区的三十年当中,用了25年,创造了中华民族的世界级航空品牌。这不仅体现在机队规模和安全品质上,更重要的,海航创造了一个新的商业理念。“计利计天下之大利,汇通天下、货通天下”,把商业变成造福于社会的最大的慈善。25年来累计为国家纳税600多亿元,其中为海南省创造税收200多亿元。创业以来开展公益项目超过100个,凡是灾害需要救援,都有海航的身影。光明行帮助海南等地的7000多名患者重见光明。15年坚持不懈,在海南打了100口至善井,为30多万乡亲解决缺水问题。

我们经历了这么大的苦难,可以化险为夷。海航的故事,在哈佛商学院当案例都可以,实际上我们曾多次入选哈佛商学院的案例。

《财经》:从超级大买家变成超级大卖家,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陈峰:有关集团去杠杆的指示,我们得心无旁骛的执行。当初买资产是一种需要,现在卖也是一种需要,企业生存的需要。

《财经》:企业在做大、做强和做久之间,你会怎么选,为什么?

陈峰:做精。至于做久,谁也没法事先知道企业能活多少年。

《财经》:有人评价,海航集团看起来没有战略,除非规模无限变大也是一种战略。

陈峰:我们原来的战略可以说是以规模为导向,大了以后再在资本市场慢慢做强,这有个步骤问题。只是现在大了以后你先承受不了,必须往回缩。世界上总共有20多个大的行业,我们差不多做了十个。这是不对的。

《财经》:在你的带领下,海航还会继续变大吗?

陈峰:有可能,但前提是做精。

《财经》:海航千亿债务有多少会在今年到期?

陈峰:我们的流动性在逐步恢复。我们现在59%负债率,等我们资产处置完,负债和资产规模都会减,我判断负债率会降到50%以下。

《财经》:你认为海航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吗?

陈峰:危机正在逐步过去。一定会过去,一定可以过去,有党中央国务院、海南省委省政府的关怀与支持还过不去吗?

谈政商:改革、创新、勤俭奋斗、跟党走

《财经》:中央领导人多次倡导“亲+清”的政商关系,你如何理解“亲”、“清”二字?

陈峰:亲就是有困难支持你,给你亲人般的支持;清就没有权钱交易。

《财经》:有人分析,海航这几年大起大落,一是宏观环境,一是政商关系。你如何评价海航的政商关系?

陈峰:我理解的政商关系就是习总书记说的“亲、清”关系。政就是政府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商就是遵纪守法、按章办事。海航发展过程中得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和帮助,而海航扎根海南、回报琼岛热土,始终把握时代脉搏、跟党走、然后把企业做好,这就是典型的“亲、清”关系。

《财经》:经过这几年的变化,你对中国的营商环境是更乐观还是更悲观?

陈峰:民营企业的成长过程,是一个野蛮生长、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但怎么可能一直那样?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你能不变吗?

如果面对这样的变化,你还躺着享受、不学习,对变化应对不及时,当然要淘汰。所有人都要不断去学习。我这几年每天给自己规定功课,每天毛笔手写学习笔记,这些年我写了280万字,说不定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让我们广大民营企业家吃下了“定心丸”。海航发展壮大的历程和屡次渡过难关,就是党和国家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最生动案例,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海南建省办特区30年来经济发展的缩影。我们的辉煌因为此,困难后得以再生,也因为此。中国的经济制度决定了,民营企业真在成长中遇到困难,会得到党和国家的支持和帮助,我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了中国的制度优势。

《财经》:海航、万达、复星、安邦都曾被认为是中国在全球的大买家,但这四个企业的变化趋势和走向各不相同,为什么?

陈峰:因果不一样。海航的使命是造福于全社会。我们今年调整,是因为我们问题来得晚。

《财经》:你认为什么是符合中国、符合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陈峰:改革、创新、勤俭奋斗,能够跟党走的人。

《财经》:如果可以送一句话给民营企业家们,你会跟他们说什么?

陈峰:好自为之。

谈未来:海航归根到底是公众的

《财经》:王健去世是一个意外吗?

陈峰:当然是意外了。他去世当天,我紧急飞去了法国,亲眼看见,一个小坡上一个百年教堂,教堂外面那墙就十多米,墙那么窄,下面全是石头。他喜欢冒险,又爱照相,当时发生意外,“砰”的掉下去了,就这么简单。

《财经》:你今年最后一次和王健交流是什么时候,聊了什么?

陈峰:6月初我过生日,他当时在香港,给我送了两件生日礼物。一个是他收藏了很久的犀牛角,他是属牛的,他喜欢艺术品,我不一样,我更没品位;还有一个礼物是一个大肚子蛇,红色水晶工艺品,这个蛇的肚子特别大,我属蛇。后来我想,估计他是想形容我很包容。

《财经》:当时他曾对你说了什么?

陈峰:没有,我没见着他。我们原来很多交流,后来他老去香港,交流少了点。他爱吃,能吃这么一大桌,觉得什么都好吃,我呢什么都不能吃,就吃点草(素食),所以我们俩就总吃不到一块。

《财经》:你和王健共事30多年,假如早知道缘分只有30年,过去哪些大的事情可能会改变?

陈峰:我不知道,这一切都超过我的预期。我本来已经特清闲去做该做的事。老不做少事,我65岁了,结果我又突然奔到业务第一线,好家伙,痛苦不堪。一开始我还有的适应不了。

《财经》:王健去世后,集团做了一系列人事调整,包括把陈晓峰提拔进董事局,这是在考虑接班人问题吗?

陈峰:王总走之前,是他把陈晓峰调整为董事长助理,他都没和我商量。陈超本来就在海航,这个调整也是之前就做的。

《财经》:你会重用什么样的人?

陈峰:有能力、听指挥、爱海航、跟党走的管理干部。

《财经》:海航有个杯子理论,企业是小杯子,如果小杯子出了问题,再怎么调整,不过是把白水换成茶水,但如果把小杯子放在大杯子来考虑,问题就好解决。你如何评价这个理论?

陈峰:我只知道海航是一滴水,国家和社会是一个大海,这滴水放入大海之中,才永远不会干涸。海航25年来能在商业上取得奇迹,是因为这个伟大的时代,在中国的商业奇迹中,海航是改革开放大潮中的一朵浪花。没有这个大背景,绝无可能。

《财经》:可否用一句简单的话告诉我们,海航是谁的?

陈峰:海航既是我们的,也是公众的,但归根到底是公众的。

我们六个创始人在五年以前把股权全部捐出,成立了海南慈航基金会。海航集团现在最大单一股东是海南慈航,我们六个人都签了承诺书,活着可以享受权益,但死了不能留给后人也不能卖,都还给公众。

《财经》:海航的终局会是什么?

陈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而努力的“店小二”。别人都说今天是我们的失误,但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是考量海航的耐力和抗风险能力。

《财经》:有想过出家修行吗?

陈峰:我尘缘未了,欠银行那么多钱还没还呐。

《财经》:你最近两年是否有过绝望的时刻?

陈峰:我没绝望,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走的路,是寻求生命和真理的路,我内心充满着希望。

(图片来源:海航集团, 编辑 何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