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远资产“债盈宝”到期无法兑付 70亿资金去向成谜

【财联社】(记者 陈齐乐)近日,多名投资人向财联社记者反映,其2017年下半年认购的理财产品“债盈宝”到期后出现无法兑付本息的情况。这是一款通过诺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诺远资产”)认购的“收益权转让产品”。其底层资产是汉富(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主要投向低风险债券与股权质押融资项目。

财联社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债盈宝由于份额转让这一特殊性,投资人无法获取这个规模逾7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池的具体信息。同时,综合记者从多个内部渠道获取的信息来看,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汉富控股”)旗下私募基金多个涉及上市公司的融资项目并未像其宣称的那样采用了股票质押等增信措施。由于风控门槛较低,其在处置资产、追索债权中已显示出力不从心。

业内某知名咨询机构分析人士推测,既无质押登记,又未在股价快速下跌时进行平仓操作,且违约后无足额资产处置,此类业务很可能属于“抽屉协议”,实际上仅仅是一种合同约定的融资行为,因此出现问题时只能向上市公司股东通过合同追索。

70亿资金去向成谜

诺远资产一位区域负责人告诉记者,“债盈宝涉及的债务大概有70亿元,现在在清盘过程中,总额在不断减少。我们可以处置的资产大概有100亿。接下来我们要成立全国催收。因为每个地方都有债务,而且以上市公司为主。现在排队在紧急处置的约有30到40亿,其中,已经撕破脸的,公司不认了的,大概有10.5亿元。这10.5亿元债务涉及的公司都已经起诉了。同时,我们也考虑,因为起诉回款周期比较长,所以我们在努力沟通,如果公司愿意先还一部分,我们也不起诉它”。他同时透露,诺远方面已经对“中科建、哈工大集团与山东天业”三家公司提起了诉讼。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8月2日,北京汉富美邦国际投资顾问中心(普通合伙)因“借款合同纠纷”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山东天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山东天业恒基股份有限公司与山东天业黄金矿业有限公司。但相关文书并未披露具体借款金额,也没有提及抵质押物情况。至于诺远资产或汉富控股与“中科建”、“哈工大集团”的涉诉情况,尚无法在裁判文书网上查阅到。

投资人反映称,目前“债盈宝”到期产品中,利息仅兑付至11月初到期产品,本金仅兑付至9月20日到期产品。诺远资产方面向投资人承诺利息将按时到账,并提供了两个兑付方案,一是排队等待本金赎回,目前每日本金偿付率约在1%至5%之间,即以5%计算,9月21日到期产品需至少20个工作日才能兑付完毕;二是延期6个月,由汉富控股进行回购。

据投资人提供的债盈宝合同,该产品涉及三方。首先是作为甲方受让人的投资人,其次是作为乙方的转让人,然后是作为服务方的丙方诺远资产。债盈宝的产品说明书称,债盈宝“基础资产安全性高”,“所投基础资产为国债、政策性金融债、信用债、股票质押类资产等固定收益类资产”。认购起点是15万元。根据存续时长分为3/6/9/12个月四种,对应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至9.5%。

虽然产品说明书声称基础资产是各类债券及股票质押,但在实际操作中,合同约定的基础资产却是私募基金份额。一位投资人向记者展示了一份附加在债盈宝主合同后的《收益权转让清单》,这份清单显示,债盈宝基础资产是“新余汉富卓瑞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合伙份额”(下称“汉富卓瑞”)。据基金业协会私募基金公示,汉富卓瑞是一支成立于2015年4月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目前已披露季报9条,年报2条,月报1条。

事实上,早在2016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就对私募基金份额拆分转让问题进行了警示。证监会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依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办法暂行规定》,私募基金或私募基金收益权只能向合格投资者募集和转让,同时单一私募基金投资者数量应当符合法定上限。任何机构或个人在募集、销售、转让契约型、公司型、合伙型私募基金或者私募基金收益权时,均应遵守上述规定。对此,诺远总部一位负责人对外宣称,证监会设定了为期3年的宽限期,用于消化存量业务,因此诺远方面可以发行债盈宝产品至2020年。

而不论是投资人还是上述诺远某区负责人,都说不清楚资金具体流向。上述诺远某区负责人表示,汉富卓瑞的报告只向合格投资人披露,通过诺远资产受让份额的投资人因此无法看到上述报告。所谓合格投资人,事实上就是债盈宝的转让人“李延武”。一位诺远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所有投资人认购的债盈宝都是诺远资产法人李延武转让的私募基金份额”。这即是说,债盈宝70亿资金的去向,只有诺远资产有限的人员自己知道。

股票质押真实性存疑

除了汉富卓瑞以外,汉富控股与诺远资产也设立了多支私募基金。据公开信息,诺远资产旗下私募有两大品牌,一是专做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的“昭阳增利”系列私募投资基金;二是专做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的“景欣定增”系列私募投资基金。基金业协会的信息公示显示,目前备案的昭阳系列基金计有12只。其中,汉富昭阳增利1号证券投资基金成立于2016年2月,昭阳增利12号私募投资基金成立于2017年12月。

上述诺远内部人士称,与诺远存在债务关系、有业务往来的上市公司达40家。财联社记者获得的昭阳系列某私募基金管理报告提及,该基金曾为包括日机密封(300470.SZ)、高升控股(000971.SZ)、西部资源(600139.SH)、兴业矿业(000426.SZ)、安通控股(600179.SH)、中捷资源(002021.SZ)、德奥通航(现*ST德奥,002260.SZ)、海虹控股(现国新健康,000503.SZ)、德威新材(300325.SZ)、软控控股(002073.SZ)、亿利洁能(600277.SH)、帝龙文化(现聚力文化,002247.SZ)、郝美集团(002356.SZ)在内的13家上市公司提供股票质押融资服务。

虽然面向合格投资人募集,且经过协会备案,但昭阳增利系列也仅仅披露了基金净值与涉及的融资主体,并没有披露具体的资金使用情况。上述报告提及的13家上市公司中,仅有亿利洁能、西部资源、聚力文化、ST德奥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质权人为汉富控股关联企业的股票质押公告。其中,西部资源大股东曾将1.0104亿股质押予汉富(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亿利洁能、聚力文化、ST德奥的质权人均为北京中开金广农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目前,ST德奥与亿利洁能的股票依然处于质押中,西部资源与聚力文化被质押股份则分别于2017年7月与2018年4月办理了解除质押。其余9家上市公司则既无公告也没有在中登网登记备案。

多名诺远内部人士向记者证实,部分上市公司在与诺远资产订立股票质押合同时,还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禁止诺远对外公布融资数额与交易细节。至于原因,一位诺远总部人士这样解释:“上市公司肯定会跟你签保密协议啊。你的时间节点在那里,融资条款一旦公布,肯定会对别人的股价产生影响啊。如果人家股票吃两个跌停,谁来负这个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几乎与债盈宝出现兑付危机同时,昭阳增利系列也发生了延期。记者掌握的一份材料显示,2018年10月,昭阳增利9号管理人通知,该产品投资期限将延长6个月,管理人提请召开投资人会议。

从现行监管规定来说,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股票必须在2日内进行公告。2016年1月9日开始施行的《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十一条、2017年5月26日修订后重新发布施行的《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十二条均规定:“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权被质押的,该股东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2日内通知上市公司,并予公告”。

目前已有上市公司因公告不及时而被交易所采取监管措施。2018年1月9日,因三胞集团于2017年9月及10月将其持有的南京新百(600682.SH)合计3,000万股(占总股本的2.7%)股份质押给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但迟至10月31日才将股权质押事项告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于11月1日披露,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三胞集团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对三胞集团予以监管关注。可以说,在监管高压之下,上市公司隐瞒相关披露的违规成本已大大提高。

这就引发了另一种可能。部分上市公司与汉富控股及诺远资产旗下私募基金订立的融资协议是否真的包含了股票质押这一增信措施?某券商从事股权质押相关业务人士告诉记者,股权质押分为两种,一为场内,二是场外;但不论是场内质押还是场外质押,均需在中登网登记。“不登记就不存在质押的说法了”,他说。考虑到上述内部人士所称部分上市公司在向诺远资产质押股票时从未在第三方平台上登记,债盈宝及昭阳增利系列所谓股权质押融资项目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债务还是资产?

另一方面,为安抚投资人情绪,目前,诺远资产方面提出了将部分债权打包成资产包转让给投资人,由投资人自己向债务人追索的方案。有投资人就此咨询诺远方面,询问转让的是资产还是债权;诺远方面的答复是“债权”,但同时又表示,“债权就是资产”。

事实上,以财联社记者掌握的材料来看,诺远资产及汉富控股在抵质押物设置方面态度并不坚决。例如对上文提及的山东天业3.8亿元贷款,诺远资产方面仅要求该债务人上市母公司山东天业恒基股份有限公司(现ST天业,600807.SH)及其法人曾昭秦出具保证函。与之相似,在汉富控股委托中信银行北京分行贷款2亿元给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的过程中,也仅有关联企业中科建飞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法人顾玮国就债务履约进行了连带保证。不论是作为上市公司的山东天业,还是持有大量商业物业的中科建,均没有向出资人提供股票质押或土地质押。

部分投资人因此对债盈宝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一位投资者撰文称:“债盈宝就是资金池,没有明确的底层资产。试想:如果发生问题的第一时间,通过官方渠道向广大投资者公布债盈宝的总额,所有对应的项目,(真的需要保密的可以打*呀),请个公信力高的会计事务所出个报告。我想绝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安心多了,也会给予极大的理解的”。

某资管咨询公司分析师告诉记者,和私募基金合作的股票质押业务,很可能只是合同约定,并没有进行股票质押登记,所以才会要签保密协议。“只要是进行了股票质押登记,在中登网都是有记录的,超过5%就一定要公告。你如果没有做质押登记,实际是一种合同约定的融资行为。所以出了问题就没办法处理质押股票,只能向上市公司股东通过合同追索。正常股票质押业务,出了问题可以平仓的”,他说。同时,该分析师还表示,“非金融机构融资成本显著高于银行券商,因此上市公司在经营情况较好时往往不会考虑财富管理公司这样的通道”。

据上述诺远华东某区负责人表示,汉富控股已聘请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驻场查账,不日将公布审计结果。

对于上述情况,财联社记者曾向涉及的各家公司提出采访请求。兴业矿业回复称,该公司及控股母公司均未与汉富控股或旗下私募基金有业务往来。西部资源回复称,股权质押公告需经大股东及中登网通知并提交交易所审核,相关信息可以在公告中查询。聚力文化回复称,该公司严格遵守交易所信息披露规则,对持股5%以上的股东历次质押情况均进行了公告,股票质押的具体情况均以公告为准。截至本文刊发时,其他公司尚未做出回应。

记者就上述问题,给诺远资产发了采访传真,但暂时没有获得回复,记者也曾数次尝试电话联系相关负责人,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最后记者数次前往公司现场,但接待人员没有透露具体兑付安排和资金流向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