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风波”一年后红黄蓝遭遇上市禁令 股价暴跌53%:抄底?

大股东或选择私有化。

“虐童风波”一年后,红黄蓝教育迎来更大风波——命悬一线。

11月15日,国务院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遏制学前教育行业过度逐利行为,明确要求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得上市”。

幼儿园连锁机构红黄蓝教育连夜在官方微博表态支持,称“始终积极响应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号召”认为《意见》的出台,是“延续了原来学前教育管理的思路,是一个一贯性的理念”。

投资者很快用脚投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开盘直线跳水,截至11月15日收盘股价为7.83美元,较前日暴跌53%,市值蒸发2.58亿美元。同在美股上市的碧桂园旗下学前教育品牌博实乐大跌16.7%。港股及A股上市的约14家幼儿园概念股16日开盘齐跌。

投资者的恐慌理由充足。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士告诉时间财经,字面上看,意见里的多处要求都能构成对红黄蓝这种盈利性幼儿教育机构的精准打击。中信建投解读民办幼儿园上市禁令称,此次意见中民办幼儿园“可以分类,不能上市,也不能VIE架构控制非盈利”的要求超出市场预期。

这并非红黄蓝第一次股价大跳水。登陆美股两个月之时,红黄蓝曾因虐童风波暴跌50%。彼时不少分析认为红黄蓝或迎来“灭顶之灾”。不过风波平复之后,红黄蓝股价表现稳定,一直在发行价上下徘徊。

“生命力顽强”的红黄蓝命运如何?上述行业人士认为,美股合法上市的红黄蓝暂无退市风险,这次是非理性下跌。“长期来看,红黄蓝的扩张节奏受阻,但其他竞对无法上市又利好股价”。

需要说明的是,新政中并未明确已上市民营资本如何退出,红黄蓝方面对媒体的最新回应称,“接下来是否撤出幼儿园上市资本,要等待政策进一步安排”。

退市之忧

根据招股书介绍,红黄蓝成立于1998年,专注于0至6岁范围的儿童学前教育,运营模式上,红黄蓝以自营起家,后积极拓展加盟模式。在全国有500家幼儿园和1300家亲子园,是国内最大的民办幼儿教育连锁机构之一。

2017年上市之前,红黄蓝营收增长稳定,并在2016年扭亏为盈。彼时选择赴美上市的原因,红黄蓝教育集团总裁史燕来公开表示,上市可以为未来扩张提供充足资金,但因国内学前教育细则未出台,无法在国内上市,才选择登录美股市场。

红黄蓝上市之际的宏观环境良好,2016年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出台,为民办教育机构合法性少清障碍。全面二孩政策、消费升级趋势明显,加上资本对教育行业的关注,红黄蓝IPO当日暴涨40%。

新政中引发对红黄蓝退市担忧的条款是第二十四条“遏制民办园过度逐利行为”。该明确指出:民办园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或收购营利性幼儿园。

值得一提的是,该条同时规定了社会资本不得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已违规的,由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完成前不得进行增资扩股”。

但对于已经上市的民办幼儿园如何处理尚无规定。业内人士称,接下来或将出台细则。

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士认为,从管辖关系上说,红黄蓝此前经过中国证监会审批,按照美国证监会规则合法上市,未触犯美股退市规则的情况下,“没有理由被强制退市,但不排除管理层考虑国内政策,主动选择私有化的可能”。

抄底机会

股价非理性恐慌,政策长短期利弊并存之下,是否迎来抄底机会?

风口上登陆美股的红黄蓝,上市后表现却没那么美好。虐童风波的爆发极大损害品牌形象,业绩增速也开始放缓。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财年前6个月实现营收762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6430万美元增长18.5%;净利润为200万美元,同比下降62.26%。

新政中提出的几条明确要求,学前教育坚持政府主导、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的覆盖率达到80%、社会资本不得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或为此前未明确的民办学前教育划定了一个天花板。上市投资人士认为,从成长性上看的,估值空间需要重新考虑。

其招股书显示,红黄蓝的利润主要依赖直营园学费收入,上市前三年这部分收入的营收占比均在7成左右。但是从规模扩张上讲,直营不如加盟模式快速。红黄蓝彼时强调,将加快新建和收购海内外的幼儿教育机构及其幼教产业链。

2018年上半年,红黄蓝以2300万美元收购了上海两家教育机构的多数股权。新政限制股权融资之下,也就意味着红黄蓝必须用自有资金进行规模扩展,1.4亿美元的现金和每年微博的利润,在规模拓展上并不经花。

运营上的不确定性之外,抄底的更大风险在于私有化风险。从财务数据看,红黄蓝现金储备充足。截至2018年6月30日,红黄蓝账面现金高达1.4亿美元。根据目前市值计算,除前三大股东之外股票总市值不到1亿美元。回购现有流动股绰绰有余。

2017年11月虐童风波时的股价低点,红黄蓝即宣布一次5000万美元的回购计划。目前的股价7.83美元,相比IPO价格18.5美元已缩水六成,“从逐利角度讲,管理层和大股东有很大的动力去私有化。”上述投资人士分析。(时间财经 李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