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大换血、卖身失败后易到又有新麻烦:新CEO被曝欺凌员工

“逃离”乐视后的易到似乎又陷入了新麻烦。

11月16日,一则易到政府事务部(GR)总监吕艺向易到CEO巩振兵磕头的视频在网络流传;还有消息称,吕艺在微信朋友圈炮轰巩振兵欺凌员工,质疑其没有担当,并表示自己于11月16日离职,要求巩振兵公开道歉。

对此,易到发布声明称,网传的“公司内部邮件”中,员工吕艺“易到员工被欺凌”、“CEO以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我给你磕头“等言论不实;而相关“磕头”视频没有交代饭局背景,且现场氛围与邮件所称的“逼迫”不符,随后将向公众还原事件真相。

团队更换引发内乱

一封疑似吕艺发布的全员站内信揭露了此次事件的经过。邮件显示,易到人力资源副总裁孟祥斌曾进入办公室强行接管GR团队,并要求部门副总监将工位腾出给此前从百度外卖离职加入易到的张燕。吕艺极力反对但无果,随后砸毁了孟祥斌办公室中的电脑等办公用品,后孟将吕头部打伤并缝合多针。

这封信中还写道:“巩振兵接管公司管理以来,带了原百度外卖的部分团队进入易到,大清洗大换血接踵而至,老员工被逼走并且拿不到任何赔偿。”

按照文中的描述,巩振兵为了顺利控制公司,接管所有高管岗位,还让孟祥斌以约70万元的高额违约金和竞业费劝退COO王俊,最后双方达成交易,王俊离职。

11月8日,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易到用车运营主体)发布了一份《关于10.25易到办公室打砸事件处理意见通报》。

该通报称,吕艺本人已深刻地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已引咎辞职并获得公司同意;巩振兵作为 在易到CEO,在任期间,发生影响公司名誉和正常办公秩序的事件,负管理责任并处以罚款。

原本事情到此应该告一段落,但近日网络上流出了“磕头”短视频和内部邮件,导致此事不断发酵,引发大量关注。

求卖不成 欲转IPO

成立于2010年的易到,是国内成立最早的网约车平台。公开数据显示,其拥有600万车主和4000万用户。2015年10月,易到完成D轮融资,乐视控股旗下乐视汽车与易到用车签署了股权投资协议,获得了后者70%的股权。

2017年初,易到遭遇提现危机,公司创始人周航则在去年4月公开表示,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了13亿资金。但乐视方面对此坚决否认,称这是“农夫与蛇现代版”。在声明中,乐视写到:

13亿,事实上是2016年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的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打款的一部分,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这是双方约定好的。

去年6月,韬蕴资本向易到注入资金,取代乐视成为了易到的控股股东。获得了资本加持的易到也一扫此前的阴霾,国内外同时布局,频频传出喜讯。

2017年9月,据腾讯科技报道,易到宣布与Splyt全球出行联盟的合作落地,易到平台所有车辆将向Splyt全球联盟成员打开。这意味着,该联盟的任何用户都可以在中国境内通过联盟的平台使用易到的车辆,易到国际化布局也迈出了新的一步。

与此同时,易到还在国内不断获取《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扩展阵地。公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易到在全国范围获得牌照总数已累计达40张。

就在外界以为易到已经重新走上正轨的时候,事情再次生变。易到公告称,韬蕴资本入主后发现其整体负债已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另外,因乐视向易到隐瞒巨额债务并单方面发起诉讼,平台用于车主提现的账户也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对车主正常提现造成影响。而韬蕴资本自身也陷入困境,最终多方面综合因素下,选择将易到再次转手。

今年8月,深交所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赫美集团受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王菲、中泰创盈拟向赫美集团转让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应股权,并将促使东方车云其他股东向公司转让所持相应东方车云资产。

王菲和中泰创盈分别持有易到33.82%、20%股权,王菲为易到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事长,王菲还是韬蕴资本CEO温晓东的秘书。

然而,这次转手还是以失败告终。11月14日,赫美集团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与韬蕴资本的合作。

此前赫美集团原拟受让易到的股权,但赫美集团称这一事项因为协议各方后期沟通阶段就交易具体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鉴于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上述合作事宜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故协议各方经友好协商决定终止前述合作事宜并于2018年11月14日签署了《终止协议》。

加入易到,巩振兵“水土不服”?

公开资料显示,涉及此次事件的巩振兵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营销管理专业。2003年加入百度,历任百度渠道部大区总监、全国渠道总监、百度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4年5月,带领团队创建百度外卖,并担任百度外卖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11月,百度宣布对百度外卖进行独立发展和开放融资,巩振兵出任公司CEO。

在巩振兵领导下,百度外卖曾出现过短暂高光。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的《2015年中国白领人群网络外卖服务研究报告》显示,依靠面向中高端白领和住宅用户的定位,2015年百度外卖在白领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2016年第一季度,百度外卖完成以百度为主的B轮融资,当时估值24亿美元。

不过,随着百度聚焦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外卖也逐渐被边缘化,直至2017年卖给饿了么。巩振兵也于今年3月离开百度外卖,并在5月加入易到出任CEO,负责易到的运营和管理。与巩振兵一同来的,还有原百度外卖的高管层。

上任后的巩振兵鲜少公开露面,工作也似乎开展得并不顺利。除了此次曝出的内部矛盾,易到还频频面临着司机提现难的问题。目前,包括长春、广州等多地的司机均表示,已经连续几个月未能成功提现。易到的重要资产——600万司机,正在渐渐流逝。

(更多精彩科技资讯,点击这里进入全天候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