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重映迎来重大打击!“经典重温”的生意并不好做

就在昨天,有关部门下发了《国产电影复映暂行规定》,规定将于2018年12月1日起施行。通知指出,复映影片是指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或公映许可,距首次公映结束超过两年再次进行发行放映的国产电影。复映影片应控制放映规模,全部放映范围不超过2500个影厅,每家影院放映单部复映影片的影厅不超过1个。

很多媒体报道了这一消息,但是恐怕没有完全抓住其中的要点,更没有充分预计到这一《规定》对市场带来的潜在影响。

“复映”这个词看着有点陌生,但是它就是行业常说的“重映”。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复映可能并不会发现太多内容,但是一搜“重映”,就可以发现大量熟悉的名字。

比如去年11月重映的《英雄本色》,比如2014年重映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还比如接下来12月要重映的《龙猫》,等等。

当然这一《规定》中最被忽视的一个关键词其实是“国产电影”四个字,什么意思?这样的界定直接将引进片排除在外,《龙猫》或者《泰坦尼克号》要是再次上映,应该就不属于管理范围内。

所以,这样的规定出台,基本将使得那些专攻国产电影重映的公司不得不将眼光投向海外。

除此之外,该《规定》还在影厅放映,放映许可,以及版权保护等方面做出规定,对于接下来想要重新回炉赚取票房的国产老片来说,是时侯改弦更张了。

显然这一门生意动到了一些正常放映的电影的“蛋糕”,而且背后的利益分配和批准流程等环节一定出了相应的问题,这才引来监管单位一纸红头文件,要求下个月马上开始“重新整顿”。

重映也好,复映也罢,究竟赚不赚钱?

最近几年,众所周知,国产电影的重映越来越多,尤其是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居多。目前国产电影重映的最高票房是2017年4月13日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票房为1.78亿。

如果光看这1.78亿票房,一定认为重映是一门绝对赚钱,空手套白狼一样的好买卖,但其实现实却不一定都是这么乐观。别说现在新的《规定》出台,就算是在《规定》之前,重映的电影也不一定就能捞到多少好。

就在上个月初,“国师”张艺谋的《影》还没有偃旗息鼓的同时,他过去的辉煌之作竟然在院线再次重现。时隔三十年,《红高粱》经过原底标准拷贝,2K高清修复,杜比全影声制作,通过大荧幕方式和影迷们再次见面。

截止到11月2日,《红高粱》重映了13天,票房也不过就78万,平均统计起来一天在全国能够放300场,但是每个场次观众寥寥无几。按照普通票房的标准来看已经彻底扑街,而且在经典重映的影片中也算是最后一名,和《大话西游》恰好是正反两极。

《红高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拿它放到新出台的《规定》来看,有些地方符合规定,但有些地方显然就跟不上节奏了。

《红高粱》是1988年的作品,到今年30年,按照《新规》,“距首次公映结束超过两年再次进行发行放映的国产电影”就属于典型“复映”影片,所以按道理《红高粱》是需要“按照属地管理原则,报电影第一出品单位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电影主管部门重审,重审意见及放映安排报国家电影局。”

这就意味着,以前公映过的国产电影,只要有公映许可证,一般重映完全由片方主导,且不需要进行再次内容审查和再次发放公映许可证,而新的规定出台以后,“复映的影片必须进行内容重审和重新发放公映许可证。” 所以尽管《红高粱》这部影片人尽皆知,大概什么内容大家都知道,可是还是需要“重审”,需要“重新发放公映”。

不过,《规定》的有效起始日期是12月1日,所以《红高粱》算是绕过了一道坎,可以既往不咎。

同时,《规定》还指出:“为了维护电影创作积极性和市场秩序,复映影片应控制放映规模,全部放映范围不超过2500个影厅,每家影院放映单部复映影片的影厅不超过1个。”

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重映影片的放映空间会直接压缩到其他影片正常的排片,如果不加限制,影院经理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可以把影厅全都排给经典老片,新片在一旁就只能叫苦连天了。

好在《红高粱》这样的案例并不受到这一条款的限制,因为它的重映只在数量很少的艺术院线,基本都局限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旗下的200家加盟院线上映,如果算上其他参与放映的艺术院线,总计不超过350家,辐射范围远不如正常上映的影片,而且不会超过“2500个影厅”的放映需求——所以今后艺术院线联盟想要再次重映类似的影片的话,在放映厅数量这个环节上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红高粱》只有78万票房,多数的重映影片其实票房都不会太好,比如《战狼2》9月重映票房竟然只有一天5万,几乎比去年正常上映时每日一个亿的水平缩水2000倍!抛开这些特殊情况,就算是正常大规模排片的重映影片,票房上也都有很大的瓶颈。

6月26日,张国荣主演的电影《阿飞正传》又一次在影院上线开映,首日票房只有324万,最终票房没有过千万。重映的票房看似不佳,但是对照《红高粱》的34万,可谓已经好了太多。

其实张国荣算是近两年经典重映的著名标签。去年9月中旬,就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上映同一天,张国荣、陈百强、钟保罗的经典老片《失业生》也一起重映,首日仅100多万元的票房,该片上映5天拿到516万票房,排片占比在3.2%。这个成绩当时看起来非常惨淡,但是对于张国荣系列老片来说,还算中规中矩。

过了两个月之后,张国荣主演的另一部经典香港动作电影《英雄本色》再次上映,上映时口碑如潮,毕竟是港片的经典,而且还有现代版丁晟的《英雄本色》交相辉映,猫眼评分一度上看9.4分,最终票房是3200多万。

最早上映的张国荣经典是2009年重映的《东邪西毒终极版》,彼时片方在宣传上以“纪念张国荣”吸引了影迷关注,可谓是首创举措。公开数据显示,影片最终取得了2500万元左右的票房,这在2009年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张国荣主演的另外两部大作《倩女幽魂》和《缘分》也曾经重映,总票房则分别为280万元和610万元左右。

从一个关键词“张国荣”身上,我们就可以看出经典片重映在中国其实是一个颇为成型的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不大,但是总能有个几百万到几千万的票房,比之不少上映一日游票房扑街的新片已经好了太多。

除了票房之外,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重映影片来说,无论是3D重制,或者高清重制,拷贝翻新,其实普遍需要付出较高的技术费用,有时候3D重制的成本比起拍一部新片的成本都要高,甚至可以高达1亿以上。

所以,重映并不是一门“空手套白狼”的生意,算上重制的费用,外加必须的宣发营销费用,票房的好坏对于片方来说有直接的压力。对于经典影片来说,背后的制作成本和发行成本并不会低,票房的压力也并不比很多新片小。

《新规》一出,无疑将导致一些原本计划重映国产老片的商家又多了一层压力,本来在成本上就不算轻松的他们,大概率将会开始重新审视既有的商业模式,很多重回影院的国产老片可能将不得不“另做打算”。

国外经典不受限,难道“专治”的是港片?

就在上周,喜欢日本经典动漫系列的观众有了福音,因为宫崎骏的经典作品《龙猫》正式确定将于2018年12月14日在国内公映,上映的影片是由吉卜力工作室进行数码修复与重制的高清版本,有日语原声和译制配音两版同时上映。

作为一部日本片,《龙猫》可算是有福,一来不需要受到影厅的限制,一天在不同的厅放映多场也没问题,二来也不用管自己是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前的影片,放映一概没问题。

《国产电影复映暂行规定》的前四个字就是赫然的“国产电影”,这让海外电影的重映算是暂时逃过了一劫。

从历史来看,最成功的重映经典票房记录就是由海外大片创造的,2012年3D重映的《泰坦尼克号》一经上映,立刻引发轰动,票房达到了9.48亿之多,成为当年票房最佳作品之一,完全不亚于现在任何一部好莱坞新作。前面说到国产电影票房重映之最是周星驰最经典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2014年上了一次,2017年又再次以2k高清转制第二次重映,而且影片加了新的12分钟内容,最终累计收获了1.78亿票房,但是与《泰坦尼克号》相比也只有五分之一的票房体量。

《大话西游》能够在国产重映片中称王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如果翻看过往多年的重映历史,港片在其中占到了相当比例,而且基本走得就是大规模放映,多年前的“冷饭重新热炒”。

掐指一算,几乎过去多年重映最多的就是香港影片,累计已经超过了10部以上,几乎每一部都是大规模重映,与同档期正常上映的影片竞争市场,票房结果从几百万,几千万再到上亿都有。

《新规》一出,最受影响的恐怕不是内地影片,因为中国电影市场从2014年开始异军突起,票房最火的影片几乎都是在这几年出来的,所以重映的空间有限,对于观众的号召力也有限;而港片绵延流传30年,无数经典影片在内地备受欢迎,张国荣,梁朝伟,张曼玉这样的明星也时常能串起很多怀旧情节,所以《重映新规》最大的影响将发生在无数耳熟能详的经典港片身上。

对于过去几年以引进老式港片来重映赚钱的商家这次真的是遇上了麻烦,成本原就水涨船高,外加监管又来调控,未来的“钱途”真是令人担忧。

当然,我们也必须直面一个事实,那就是老片重映本身是一个非常积极而又正常的现象,尤其是在成熟发达的北美市场。比如经典爱情片《西雅图夜未眠》12月要在北美重映,又加上今年是漫威十周年,所以过去多部漫威大片也于今年在北美反复重映。

熟悉北美电影行业的人也知道,除了力推的各大票房大片,各大制片厂几乎每年也都会固定重新放映几部自家作品中的老牌力作来重温经典。

所以,对于中国电影来说,如果未来能够有越来越多的老电影回炉重放,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恰恰能说明中国电影的积累以及观影人群的培养上了一个层次——经典多了,观众有需求就会去影院重温,这并没有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