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谷歌云高层人事频繁变动,CEO也将离职

继谷歌云COO Diane、副总裁Bogomil、谷歌云AI科学家李飞飞、李佳离职后,谷歌云CEO也宣布将离职。

在谷歌推动云计算业务三年后,谷歌云CEO黛安?格林(Diane Greene)宣布将离职,该职务由甲骨文前高管Thomas Kurian接任。

Thomas将于11月26日正式加入谷歌云,并于2019年初接任谷歌云CEO。在此之前,仍由Diane担任谷歌云CEO。同时,Diane 将继续担任谷歌董事。

Diane在官方博客中称,“当我于2015年12月加入谷歌全职运营云业务时,我告诉我的家人和朋友,这项工作将持续两年。在经历了富有成效的三年之后,现在是时候进入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的指导和教育工作。”

Diane 是VMware和初创企业Bebop的联合创始人。当谷歌2015年以3.8亿美元的股票收购Bebop时,她开始负责谷歌云平台与应用部门的工作。

在担任谷歌云CEO期间,Diane 积极拓展业务,聘请销售人员,并投资数亿美元建设数据中心和海底电缆。她表示,云计算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存在巨大机遇。

云市场竞争激烈

在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谷歌称,其非广告业务的整体增长速度更快。云计算业务、Play商店和Pixel智能手机等硬件增长29%至4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36亿美元。

对于云计算业务,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其云计算业务近期已经“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但他没有提供任何新的收入数字。

皮查伊曾在2017年四季度财报会上首次披露谷歌云计算相关的收入。皮查伊表示,其云计算平台和工作应用G套件(G Suite)每季度能带来超10亿美元的收入。皮查伊称,2017年谷歌云服务平台是全球扩张最快的主要公共云服务平台。

Diane 在今年二月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人们“大大低估了”谷歌云的规模。她表示,公开10亿美元这一数据是因为存在很多错误信息,“人们严重低估了它(谷歌云),所以我们应该说明,我们是多么成功以及我们做得多好,因为这能让人们对这一业务充满信心,这很重要,我们为此感到自豪。”不过,她拒绝透露这当中G Suite带来的收入有多少。

尽管如此,谷歌云计算服务远远落后于亚马逊和微软,而且从目前趋势看,短期内不会与前两者缩小差距。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达到210亿美元,比2017年同一季度增长46%。

AWS在这一快速扩张的市场中占据了32%的份额,微软Azure占17%,谷歌云和阿里云分别为8%和4%。

在体量上,亚马逊牢牢占据云计算市场的第一;在增长速度上,微软Azure和阿里云的增速均高于AWS,分别高达76%和90%。

按Canalys数据,在全球210亿美元的云市场中,AWS 32%的市场份额对应的是67亿美元的营收,这一数据与其官方披露的66.8亿美元接近;阿里云4%的份额与财报的8.3亿美元营收也较为接近。如果以此推断,微软Azure占据17%的市场份额,当季营收约为35.7亿美元,谷歌云(8%)则约为16.8亿美元。

老牌IT巨头微软近期依靠云业务大翻身,超过亚马逊成为美国市值第二高的公司。截至发稿时,微软市值为8313亿美元,比谷歌多了近100亿美元。

谷歌云内部人事变动

外部云市场竞争激烈,内部谷歌云最近陷入多事之秋。英特尔数据中心前主管Diane Bryant于去年12月1日加入谷歌云部门,担任首席运营官。但不到一年,她便离开谷歌。今年8月,谷歌云副总裁Bogomil Balkansky离职,他被视为Diane Greene的长期副手。

在Diane的领导下,Google Cloud Platform将工程资源集中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上。而在谷歌云内部的AI团队,继谷歌云AI首席科学家的李飞飞离开谷歌重返斯坦福大学后,本周谷歌云AI研发主管李佳也从谷歌离职,将全职参与斯坦福医学院智能医院项目。

谷歌的内部文化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谷歌云的发展。今年10月,谷歌宣布,将退出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的云计算项目竞标,表示该项目可能与其企业价值观发生冲突。AWS和微软都积极参与该项目的竞标。

Thomas在软件巨头甲骨文工作22年,担任产品开发总裁。今年9月,Thomas 告知甲骨文全体雇员,将无限期离开公司。他在官方博客中称,“我很高兴能够在这个重要且充满希望的时刻加入谷歌云这一非常棒的团队。我期待在近几年成功的基础上再接再厉。”

皮查伊称,“非常高兴欢迎Thomas。他的产品理念、客户导向和深厚的专业知识将有助于谷歌不断发展的云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