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挖坑神作!邓布利多露黑暗面,结局身份揭晓,哈迷疯狂尖叫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过去的十年,是漫威统治世界的十年。

但你知道,上一个十年里,谁才是院线电影的王者?

哈利·波特。

10年8部,豪取77亿美金票房。

这个戴眼镜的小男孩,重新定义了流行文化。

作者J.K罗琳,从单亲妈妈,变成全球第一富豪作家。

但这一切在2011年完美收官。

急坏了意犹未尽的粉丝们。

直到在2016年,才终于等到了《神奇动物在哪里》,魔法世界前传重新开启。

宠粉,罗琳也是没谁了。

大手一挥,拍5部。

今年,全面升级的第二部。

角色冲突,特效场面,以及观众真正想要的,更黑暗的故事。

有点等不及了——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在《神奇动物》的新冒险里,罗琳创造了一个新概念——默然者。

和“哑炮”(出身巫师家族却没有魔法)一样,默然者也是巫师的一类。

指一些无法控制自身魔力的巫师,会在情绪不稳时,爆发变成一种速度快而且破坏力极强的,烟雾状黑魔法生物。

比如上一部里,那个被养母虐待的男孩克雷登斯。

他大难不死,流落到巴黎的一个马戏团。

人变帅了,人缘也变好了——多了个女同伴纳吉尼。

预告片汇总纳吉尼的身份已经揭晓,没错,就是伏地魔那条蛇。

为了追捕克雷登斯,美国的傲罗(巫师世界的警察),也就是女主蒂娜,来到巴黎。

这就连带男主人公纽特,也为了女神追来了巴黎。

对于第二部,粉丝最期待的是:

1,首度出现的中年邓布利多;

2,更多的神奇动物。

预告中最抢眼的是它——

驺吾,一只中国的神兽,出自《山海经》。

一出场,超凶的。

可在逗猫棒面前,变成了喵星人。

《神奇动物在哪里》虽然主打动物,但并不只是逛动物园那么简单。

第二部的剧情一个字——

满。

几条明线暗线交叉叙述,考验麻瓜的智力。

还记得第一部里,纽特带着一箱子神奇动物去美国,惹了大乱子,差点毁掉了小半个纽约。

一路冒险,不仅揪出了潜伏的大boss格林德沃,还收获了一份爱情。

第二部中间夹杂着更多感情纠葛。

纽特和蒂娜,雅各布和奎妮,纽特和嫂子之间……

正当麻瓜观众被海啸一般的信息量吞没时。

大结局,克雷登斯身份揭晓,更炸——

一个会让哈迷疯狂尖叫的梗。

(Sir不能说。)

也难怪欧美网友把它称为挖坑神作。

与片名里“格林德沃之罪”不同,Sir更想用“一代目魔王的崛起”来定义本片。

像《火焰杯》的结尾,将故事扭转向黑暗。

随着新的死亡,单纯与美好一去不返,危险和恐怖如影随形。

正经的巫师和魔法,本就来源于西方中世纪的神话和怪谈。

经过反复的研磨、过滤、淬炼,才成了孩子床头的睡前读物。

J.K罗琳的魔法世界里,狼人、黑魔法、死亡、古堡、幽灵……代表着童话吸引人的另一面——

危险与禁忌。

这也是大孩子们的冲动:想要走出温暖和谐的围炉,到更远的未知处去冒险。

《神奇动物》的黑暗比起《哈利·波特》,有过之而无不及。

时间设置在1920年代。

一战刚刚结束,二战还在后头。

美国,正处在一个狂飙猛进的时代。

有一个词可以形容——“Roaring Twenties”,咆哮的二十年代。

炒股票,禁酒令,黑帮,迷惘一代,爵士乐……人类几乎相信自己是世界的主宰。

所以在第一部里,纽特参观的纽约,一路轻松愉快的风格,是欣欣向荣的大环境写照。

但危机也在暗中酝酿。

1929年的大萧条,为过度自信的狂欢拉响警笛。

第二部里,镜头转向欧洲,转向了1927年的巴黎。

这一次,没有塞纳河畔咖啡馆的人文情怀。

只有笼罩整个欧洲的,美好时代即将结束的阴影。

格林德沃,就像暗中潜伏的世纪阴魂。

他唤起了魔法世界更深的忧虑。

经过一战的洗礼,麻瓜们(不会魔法的人)的科技,已经威胁到巫师的生存。

这时,格林德沃便站出来,号召大家防患于未然,抓紧时机先统治人类。

否则麻瓜们将会带领世界走向毁灭——

这不仅是隐射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更是指代那个将会毁掉传统西方文明的化身。

法西斯主义。

历史事件在故事里的投射,是现在回望罗琳最值得解读的个人表达。

如果我们把目光收回来,重新投向电影——

你会注意到,罗琳在访谈中提到的邓布利多。

她说了一句很拗口的话:

邓布利多正在成为你认知的邓布利多。

强大与正义,是邓布利多的标签。

但任何人都有阴暗面。

邓布利多也不例外。

他和格林德沃,构成了神奇动物系列的主线。

这条线,不单是格林德沃的崛起,更是邓布利多的成长。

站在厄里斯魔镜(一面能反映心中欲望的镜子)前,邓布利多看到的,是格林德沃。

Sir大胆猜测。

可能,除了众所周知的亲密关系外。

会不会,格林德沃,某些方面,有邓布利多想成为的样子?

除了对格林德沃的自责,会不会,还有惺惺相惜?

这种阴暗,正是罗琳反复强调的,邓布利多的属性,邓布利多的过去,邓布利多不为人知的隐情。

又说回来了,承认复杂,才能抵达人性的真实。

就像电影《搏击俱乐部》里,杰克和泰勒的一体双生。

你回避的,你讨厌的,其实是你内心渴望的。

你的愤怒和无奈,只是对自己无能的恐惧罢了。

缺少的,不仅是能力,更是无法打破现实枷锁的勇气。

在没有冥想盆的世界,你的阴暗面,决定了你能不能变成想要的样子。

因为对某些人来说,最大的敌人,永远是自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Sir电影原创,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关注:Sir电影

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