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创立的“癌症救星”遭质疑,负面消息缠身,签单大受影响

全球都在期待人工智能改变整个医疗体系,但作为人工智能在医疗健康领域的代表公司,IBM 旗下Watson Health近来却遭到了各方面的质疑,涉及人员变动、科学性和实际应用价值等。一时间,其人工智能产品Watson医生陷入舆论漩涡。

“一些不实的负面文章发表以后,这个月本来要签单的5家医院选择了推迟,所以我很着急。”几天前,Watson Health中国地区的战略合作方,百洋智能科技的CMO王必全这样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IBM的高层也坐不住了。11月的第三周,IBM Watson Health肿瘤与基因解决方案副总裁 Steve Harvey以及IBM Watson Health副总健康官、肿瘤学家 Nathan Levitan也赶到中国。

1

备受质疑

2015年,IBM创立了Watson Health,目标是寻求最佳方法,以人工智能与其他科技助力医疗及健康专业人士,应对包括癌症在内的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挑战。

此后,Watson Health一度被宣传为癌症研究未来的“救星”。

但现在,仅仅过去三年,Watson Health的负面信息不断。

质疑最开始来自海外。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5月,有境外媒体称,IBM Watson Health部门将会裁掉50%至70%的员工。2018年7月,Watson医生被媒体曝出推荐“不安全且不正确”的癌症治疗方法。此后的10月份,IBM Watson Health部门负责人又宣布离职。

在外界看来,Watson Health事业部裁员,说明其发展或存在泡沫,而Watson医生推荐的治疗方法存在问题则表明其缺乏足够案例支持。同时,Watson Health也被认为有些“烧钱”,具体发展情况并未达预期。

“在IBM,我们有很多值得骄傲的事情,包括对 Watson Health 进行的开创性研究。遗憾的是,一些媒体报道,包括《华尔街日报》8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却扭曲并忽视了一些事实,暗示 IBM 在将人工智能的优势应用到医疗健康领域方面,尚未取得‘足够’的进展。澄清事实真相迫在眉睫。”IBM认知解决方案和IBM研究院高级副总裁John E.Kelly在近期发布的一篇文章中直言。

目前,这波关于Watson Health的多方质疑已经影响到其在中国市场的拓展。

“我很着急,本来今年年底我们希望把产品拓展到120家医院,明年再推进150家,这样就有接近300家医院的规模了。” 王必全告诉记者,他们和一些医院的签单已经有所耽误,现在迫切希望外界可以了解真实的Watson医生。

2

现实需求

截至目前,Watson Health的产品线包括有Watson 肿瘤解决方案(WfO)、Watson 基因解决方案(WfG)以及Watson临床试验匹配解决方案。

IBM方面认为,来自患者端和医生端的现实医疗需求确实存在。

“从全球的范围来看,每年新增癌症患者有1400万人,这就意味未来十年癌症治疗需求将增长42%。癌症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在美国,我们看到癌症已经超越了心血管疾病,成为了头号‘死亡杀手’。目前,在中国每年新诊断的癌症病例数高达400万,死亡人数是280万。”Nathan Levitan向《国际金融报》表示。

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医生也面临诸多挑战。Nathan Levitan称,到2035年,全球医疗卫生工作者的缺口将会变得非常大,为此,医生的工作量也会持续加大。越来越多的数据爆发式地呈现在医生面前,医生急需借力先进技术来掌握实时产生的数据。

“我算了算,可能这一辈子到现在为止看了10万个癌症病人,特别希望有一天把10万个病人的信息放到一个芯片里面。”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常务理事、秘书长江泽飞表示。

不过,Nathan Levitan强调,Watson医生并不做诊断,而是一个辅助决策支持系统。“(Watson医生)仅仅是为医生提供治疗的选择方案,最终的决策权在医生的手中”。

百洋智能科技方面表示,Watson医生用医学知识库+病历数据训练,在已知人类医学知识范畴内给出合适的方案,不会给出未经临床验证过的方案。

3

改进空间

从2017年3月至今,Watson医生到中国“出诊”已经一年有余。

来自百洋智能科技方面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11月4日,Watson的产品已经在20多个省,40多个城市,81家医院签约落地。同时,使用过Watson的医院已经达261家,使用过的医生则是785人。

那么,“AI进院”的表现如何?

此前,行业自媒体《健康界》在调研多家三甲医院后得到了两类答复:第一类答复来自医院和医生,他们对于Watson的引进和使用表示谨慎和观望;第二类答复更多,是使用者对Watson的肯定以及对其未来更加完善的希冀。

以Watson肿瘤产品为例,业内认为其存在不少改进空间,包括需要加入本地化方案(比如中国的指南)、增加CFDA批准药物以及加入真实世界和药物经济学数据等。

CIC灼识咨询创始合伙人侯绪超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人工智能赛道上布局的企业很多,在全球范围来看,Watson Health的产品算得上较为强大。在他看来,落地中国后,Watson Health应在本地化上更下功夫,同时医疗使用者也应该有一个清晰的概念:Watson医生是用来辅助诊断的,并不能完全依赖于它。

IBM方面也坦言,旗下医疗人工智能产品仍需要改进以更适合中国的情况。

“IBM 在面临巨大的挑战时从未退缩逃避,我们知道应对挑战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John E.Kelly表示。

记者 王敏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