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杯子微生物检测为0,就能证明它的卫生合格了吗?

出门在外,酒店常说自己就是我们的第二个家。整洁、干净、舒适是必须的,尤其是住进五星级酒店的时候,每天保洁都会来清理,每天房间都焕然如新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棒!

但是最近微博用户@花总丢了金箍棒 发布的视频《杯子的秘密》,让我们对酒店是“第二个家”的幻想破灭了……

花总自称“可能是中国酒店住得最多的人”,在过去6年里住了147间五星级酒店和精品设计酒店。他用摄像头拍下了保洁人员清理住房的画面,视频里保洁用浴巾擦洗马桶和杯子的操作惊到了各路网友!

一条毛巾擦遍卫浴

花总的视频中,出现的近20家酒店房间均价都在1000元以上,而拍摄到的客房保洁是这样的:

用脏抹布擦喝水用的杯子;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直接在工作服上擦杯子;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或者用浴巾擦;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用擦了马桶的抹布擦;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房客使用的一次性杯盖,可能就是前一天自己扔掉的;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洗杯子的洗涤剂,和你洗头发的是同一种。

图丨微博@花总丢了金箍棒

视频发布后,提及的酒店陆续做出回应,有的表达歉意、将执行严查,也有酒店表示这属于个别现象,不代表整体水平。卫生监督部门、旅游管理部门也开始介入调查和计划整顿。

清洗消毒不达标,

这事儿可能比你想的还大

用浴巾擦杯子,不仅引起了民众的恶心和愤怒,还明确违反了国家标准。1996年国家技术监督局发布了《旅店业卫生标准》并使用至今,标准里要求,不管带不带星级,旅店都要每天对公共茶具进行清洗消毒。随便擦一下杯子,毫无疑问是不达标的。

图丨《旅店业卫生标准》

制定这样的标准是有因可循的:若不严格实施,就没法满足那些更重要的看不见的指标。

《旅店业卫生标准》对于酒店卫生做出了全方位的要求。有些指标,对不同类型的酒店规定是不同的。比如星级酒店客房的可吸入颗粒物和空气细菌数量,应该比普通酒店少一些;越是高档的酒店,噪声也必须更小,床位占地面积则要更大——越高昂的价格,理应配上越好的服务。

图丨《旅店业卫生标准》,国家技术监督局

但是还有一些标准,无论是星级的酒店和没星级的招待所,都是一样的。原因很简单,这些标准对于房客健康至关重要,没有丝毫的余地。例如上图中的客房内甲醛浓度,以及下图中所规定的,茶具、毛巾和床上卧具、脸(脚)盆、浴盆、座垫、拖鞋——不同等级酒店,公共用品的细菌总数上限都一样,并且都不得检出大肠菌群和致病菌。

诸如清洁杯子这样的事情,恰恰就涉及到这些关键指标。

图丨《旅店业卫生标准》,国家技术监督局

普通房客无法亲自检验专业指标,选择酒店全凭对酒店管理方和上层监管部门的信任。如今这些五星级酒店竟然都无法满足基本标准,而且还是普遍现象,无疑令人心寒。

为什么洗涤剂冲洗不能算作消毒?

清洁是指从物体或环境中去除非必需物质的过程,使物品看起来干净;而消毒的目的是消灭大部分微生物,使常见的致病细菌数目减少到安全的水平。

在商务部发布的《住宿业卫生规范》附录中,推荐的清洗步骤有3步:

去掉公共用品用具表面上的大部分残渣、污垢;

用含洗涤剂溶液洗净公共用品用具表面;

最后用清水冲去残留的洗涤剂。

而推荐的消毒方式为:蒸汽、煮沸、红外线照射等物理消毒;乙醇、含氯药物等化学消毒。在消毒后,要自然滤干或烘干,不能使用毛巾擦拭,以避免二次污染[6]。

如果说花总视频中用水冲、用抹布或浴巾擦、用洗发水清洗杯子,还算是某种意义的“清洁”,那么“消毒”则根本无从谈起

正规的清洁和消毒流程应该如何进行?花总在视频中提到,杭州西湖国宾馆等酒店落实了清洁和消毒的工作。这是西湖国宾馆公布的工作流程。

客房清洁员统一收集客房内使用过的杯具,将其拿到杯具消毒间的脏杯收集框,交由PA组(公共区清洁工)进行清洗和消毒;

PA组穿专用消毒衣、戴专用口罩,在专门的清洗区和冲洗区清洗杯具;

PA组手洗确定杯具无污垢后,将杯具放入洗杯机中再次清洗和消毒;

洗杯机清洗消毒杯具后,PA组再次将杯具放入消毒柜进行消毒;

消毒好的杯子统一放入保洁杯具框内以待运输人员拿取;

专人将干净消毒后的杯具运输到客房工作间内的保洁箱,供客房清洁员拿取;

客房清洁员戴手套后将杯子从保洁箱内取出,配入房间。

不一样的杯子,放在不一样的杯具消毒柜丨微博@杭州西湖国宾馆

为什么国家标准对菌群如此严格?

衡量酒店消毒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大肠菌群:按照国家标准,旅店的茶具、毛巾、床上卧具、浴盆等上,不得检出大肠菌群(单位:个/50平方厘米)。

大肠杆菌是大肠菌群的主要组成部分,广泛存在于人类和温血动物的肠道中,在外部环境中被检出,往往意味着此处卫生状况出现了问题[11]。

因此在卫生学中,大肠菌群更多地扮演着“指示”的角色[13],被大肠菌群污染,意味这里被沙门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菌污染的可能性更高;正是如此,在国家标准中,不允许在茶具、毛巾等直接接触人体的物品上检测出大肠菌群。

退一步说,就算这些物品没有被致病菌污染,大肠杆菌本身也有一定危险。

大肠杆菌因为呈杆状而得名

虽然受惠于免疫系统的保护,大部分人接触超标的大肠杆菌并不会出现异常,但幼儿、老年人或免疫系统有缺陷的人,在大肠杆菌面前,面临着更大疾病风险。这些风险中最严重的,就是感染肠出血性大肠杆菌

肠出血性大肠杆菌是大肠杆菌的一种,感染人体后会引起腹部绞痛、腹泻、发烧、呕吐。一般来说,病人在10天内能自愈,但在少数情况下,也可能发展出急性肾衰竭、溶血性贫血、血小板减少等这样的致命症状,这就是病死率高达3%到5%的溶血性尿毒综合征。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信息,25%的溶血性尿毒综合征患者会出现癫痫、中风、昏迷等神经系统并发症,约50%的疾病幸存者,会患有轻微的慢性肾病后遗症,此外,溶血性尿毒综合征还是幼儿出现急性肾衰竭的最常见原因[9]。

在大肠杆菌带来的威胁中,上述极端情况虽然发生率较低,但确有因酒店卫生不达标而酿成悲剧的先例。

2018年8月23日,《卫报》报道了一对英国夫妇(年龄分别为69岁和63岁)在埃及托马斯库克度假时离世的消息:埃及官方检查报告显示,丈夫患有由大肠杆菌引起的急性肠痢疾,妻子的症状也可能与大肠杆菌引起的感染相关。这家酒店随后承认:酒店在进行食品和卫生标准测试后,测试结果未达到卫生标准,有大量大肠杆菌和葡萄球菌存在。

《卫报》对这件事的报道丨the Guardian

当然,这样的案例是极端场景,但所有的极端场景都是从对安全的忽视里诞生的花总视频中用擦过马桶的毛巾擦拭漱口杯,正是为大肠杆菌进入消化系统、感染人体提供了便利。

检测出微生物数值为0,就可以放心吗?

后续的初步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视频中涉及的王府半岛酒店进行微生物检测,现场抽取杯具进行ATP检测,显示数值为0

王府半岛酒店发布的声明,现已删除丨微博@王府半岛酒店

ATP检测,全称是“ATP荧光微生物检测”。ATP是三磷酸腺苷的简称,这种物质提供了生命活动的能量,包括人类和微生物,所有生物体内都有。ATP荧光微生物检测,就是通过荧光酶分解ATP,以产生荧光,因此从荧光的强度,能判定检测物中的微生物数量。

现场ATP测出的数值为0,房客可以就此安心了吗?

“0”不意味着绝对没有微生物存在。ATP检测非常快捷,但结果并不那么精准,它对检测样品中的细菌浓度有要求,不能低于每毫升1000个。“0”的检测结果,也可能是细菌浓度在检测下限之下造成的[10]。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导致检测结果不符合事实。微生物有一种特殊的“饥饿状态(VBNC,viable but not culturable)”,这时细胞内所含的ATP较少,ATP数量并不能反映细菌的数量,用常规的检测方式,会导致检测数值低于真实情况[7][8]。

图 | 图虫

对于微生物检测,国际标准测定方法是琼脂平板培养法,需要在实验室内进行。ATP荧光检测的结果,也需要以这个途径为参照,进行比较[2][3]。

因此,单独出具一个ATP检测结果,无法证明这家酒店的茶具真的就是干净的。

退一步说,就算这一次结果是干净的,没有按规定清洗消毒依然构成违规行为,应该遭受处分。规章的存在是为了保障卫生的可靠性,违规操作可能一次两次侥幸合格,但出现问题是迟早的事情。

带着卧室出行

近年来酒店卫生问题频频曝光:强碱洗涤床单、换房客不换床具杯具、无视马桶浴缸清洁……这些因为监管部门与酒店的失职而造成的酒店乱象,困扰着消费者们。

频繁住酒店的人群开始采取自保措施

用开水烫马桶圈和杯子

用酒精清洁卫浴设施、

自带杯子和床单,

甚至出现了一次性浴巾、一次性床单、“酒店隔脏睡袋”等颇具苟活和讽刺意味的新产品。

图 | 某电商平台

酒店,这个本该为劳顿旅人提供惬意休息的场所,朝着仅具有遮风避雨功能的方向发展。

卫生条件无法肉眼确认、消毒措施没有得到落实,所以酒店的致歉或辩解对消费者来说没有意义。或许下次你出行时,仍然会在已经鼓囊的行李中再塞进一张床单,或许酒店楼下的便利店里,消毒湿巾依旧畅销。

但我们希望下一次花总的视频里拍到的是保洁人员消毒杯具的镜头;我们希望每个旅客都不必自备洗漱用品,能够安心窝在舒适的床上睡觉,而酒店也能如他们宣称的那样,成为旅途中的家,而不是让人心惊胆战的临时歇脚处。

参考文献:

[1]Sifuentes, Laura Y., et al. "Use of hygiene protocols to control the spread of viruses in a hotel." Food and environmental virology 6.3 (2014): 175-181.

[2]王茁. 《ATP 荧光微生物检测法在食品卫生监控领域中的应用与展望》,《中国食品卫生杂志》16.3 (2004): 266-267.

[3]唐倩倩, et al. 《ATP 生物发光法在微生物检验中的应用》,《食品科学》29.6 (2008): 460-465.

[4]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sep/05/high-level-of-e-coli-and-bacteria-found-at-egypt-hotel-where-couple-died

[5] 《旅店业卫生标准》,国家技术监督局

[6] 《住宿业卫生规范》,商务部

[7]Vogel SJ, Tank M, Goodyear N. Variation in detection limits between bacterial growth phases and precision of an ATP bioluminescence system [J]. Lett Appl Microbiol, 2014, 58(4): 370-375.

[8]Vartoukian SR, Palmer RM, Wade WG. Strategies for culture of 'unculturable' bacteria [J]. FEMS Microbiol Lett, 2010, 309(1): 1-7.

[9]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网站

[10]唐倩倩,叶尊忠,王剑平 ,盖铃,应义斌,李雁斌,《ATP 生物发光法在微生物检验中的应用》,《食品科学》2008, Vol. 29, No. 06

[11]http://www.liuyanbaike.com/article/1012/

[12]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9592587381626

[13].徐进,庞璐,《食品安全微生物学指示菌国内外标准应用的比较分析》,《中国食品卫生杂志》,2011年第23卷第5期

作者:李小葵、木易杨杨

编辑:Ent、luna、东风

一个AI

说好的人与细菌之间的信任呢?哦不,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果壳

ID:Guokr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