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男孩患恶性病 父亲欲放弃治疗拉他回家:我要治病不想等死

“我不走,爸,你给我借钱治病吧!等我病好了跟你一块挣钱还账,回去就只能等死了。”在河南郑大一附院血液科的病房里,一位男孩坐在地上大声地喊着,他一只手紧拉着床扶手,一只手被一位长者拉扯着,向门外拖去。这一幕发生在10月29日,当时男孩的喊声吸引了同病区的病友和家属的围观,也引起了正巧到医院了解其他病人信息的公益志愿者和摄影师的关注。

经志愿者了解,男孩叫黄长杰,出生于河南南阳市卧龙区潦河坡乡,今年17岁,本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却不幸在今年8月因持续发烧,到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噬血细胞综合症、淋巴瘤。因家庭困难,无法拿出足够的钱给他来进行骨髓移植,父亲想让他先出院回家用药物保守治疗,可黄长杰从手机上了解到,如果不移植回家就只有等死,所以就哭着不肯出院。志愿者了解详情后,决定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和他那困难的家庭。

黄长杰的亲生母亲在他未满月时因故去世,为了照顾襁褓中的他,爸爸再婚,但继母小时候因多次发高烧后大脑智力受到影响,导致反应迟钝,无劳动能力,之后生下来的同父异母弟弟也是发育迟缓,处于长期治疗中。图为11月14日,黄长杰和继母、弟弟坐在家中。目前,一家四口蜗居在一个四十多平米的房屋内。

“孩子确诊住院后,医生说淋巴瘤做骨髓移植手术有95%的成功率,但因他没有亲兄弟姐妹,亲属移植不行,考虑供源太慢,病又不能等,只能用自体过滤移植,虽然复发性比较高,可后期没什么排异,费用大概需要二三十万。”黄长杰的父亲黄延驰是一名三线企业的工人,平时老实巴交,不善言辞,面对本就负担很重的家庭和想活命的儿子,他无奈地流着泪说:“这么高的医疗费我实在没啥办法筹集,只能让他先出院了。”

“作为父亲,谁愿意放弃自己的儿子啊,可我这个家庭实在是太特殊了。”多年来,黄延驰一个人撑起两个家,他每个月的收入不定,最多的时候也就三千多块钱,一边供长杰上学,一边给小儿子治病,还得时不时的照顾岳父岳母。“岳父去年患上了脑血管破裂,出血面积80%,在医院抢救就花了30多万元。家里能借的都借过了,该卖的也卖完了,早都没有来钱的门路了。”

黄延驰说,在儿子治疗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为节省开支,黄延驰每到饭点都去几百米外的摊位上买饭,“外面的饭比医院的饭便宜些,还可以要点汤喝,买饭次数多和老板熟了,还可以让老板给面汤里加一点盐。”每天,他在外面把汤喝完,再把面带给儿子吃。图为黄延驰蹲在墙边看儿子小时候的照片,“这孩子小时候可乖了”。

黄长杰的姥姥李树萍今年60岁,平时在家照顾卧病在床的老伴。长杰病后,为了减轻女婿的负担,她常常到外面捡拾破烂。“如果老伴能自理的话,我也好出去给人家扫个地、打扫个卫生多挣点,可现在只能靠捡废品拾瓶子来帮家里。长杰虽不是亲外孙,但比亲的还亲,我没有儿子,女儿又不能自理,另一个孙子发育不全,本来两家的希望都在长杰一个人身上,谁知他又得了这么个病”。图为李树萍老人冒雨在街上捡瓶子。

“我现在就觉得爸爸狠心。”从医院回到家的黄长杰已经有些心灰意冷,“我现在就是在等死,因为我查了相关的病例,这个病可以治,而且成功率很高,可爸爸却让我出院,让我吃药维持,这样肯定不行啊。我想活着,我才17岁,还要考大学呢!”身材高挑帅气的黄长杰站在家里对摄影师说。

黄长杰所患病症是一种恶性肿瘤,只有骨髓移植才能治本,而作为家中唯一希望的花季少年却只能靠口服药物维持。医生说,如果不尽快移植,一旦肿瘤大面积转移,这个有着美好梦想的少年就要陨落。恳请大家伸出手来,救救孩子!如果你想要帮助黄长杰,请复制右边括号内的链接【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07586】,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乐捐-搜索“17岁男孩渴求希望”,完成捐款。

也可将上方的腾讯公益二维码保存至手机并识别进行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