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任正非的“红颜知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被称“华为女皇”

“他们是‘红颜知己’,是最佳工作拍档。在业界,人们更喜欢用“左非右芳”的美誉来形容他们,一个主内、一个主外。”——阿金

华为,作为媒体一直高度关注的企业,有两个灵魂人物。

一个是从低调到被广为人知的任正非,绝对的精神领袖;另一个则是鲜少出席公众活动的孙亚芳,可与任正非比肩。

孙亚芳在华为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这个典型的以“男性思维”为主导的公司环境下,孙亚芳成为了下属们又敬又怕的“华为女皇”,不仅公司其他高层要服从她的指挥,就连任正非公开场合也称她为“孙总”。

不禁令人好奇,华为从不缺少功勋卓著的封疆大吏或一方诸侯,也不乏像李一男这样的少年天才。为何孙亚芳就能与任正非平起平坐?她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1

她是“男性社会”的领头母狼

据公开资料显示,孙亚芳和任正非同为贵州人,1955年出生,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到华为工作之前曾在国家安全部搞通讯工作。

她相貌秀丽,举止端庄,有名校毕业的学历背景加持,再加上国家机关工作熏陶出来的知性气质,对于当时处于发展初期、人才相对匮乏的民营企业华为来说,可谓是一股清流。

她1989年进入华为工作,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培训中心主任,采购部主任,武汉办事处主任,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变革管理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客户委员会主任,华为大学校长等十来个不同职位。

自1999年起开始担任华为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至今年3月新一届董事会产生,63岁的“华为女皇”孙亚芳才得以卸任华为董事长职务。

或许可以说,孙亚芳在华为的三十年,是她人生最精彩的三十年,也是华为最辉煌的三十年,她远见卓识、功绩卓著,她的突出贡献一再被任正非提及,慢慢地她也进入了公众的视野,得到了大众广泛关注。

2010年,她与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同列《福布斯》杂志公布的“最有权势女性”年度榜单,是唯一一位入选的中国女性。

2011年,她荣登《财富》中文版发布的“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榜单之首,是榜单中唯一一位掌管世界500强企业的实权派。

2012年,她上榜《福布斯》杂志第九次编制发布的“全球权势女性”,排名第91。同时,她上榜《财富》2012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名第14。

2013年,她再次荣登《财富》(中文版)2013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榜单魁首。并再次进入福布斯“最具权势女性”年度榜,排名第77。

2015年7月,她蝉联《福布斯》2015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单之首。9月,她上榜《财富》杂志“亚太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

2018年2月,她又蝉联《福布斯》发布的“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100强”榜单之首。

成就如斯,声名显赫,本应该是报道云集,却很少看到有关她的新闻,闻其名不知其人。

其实,由于企业专业领域的关系,华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一个“男性社会”,按理说,应该只有像前常务副总裁李一男这样的技术天才,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华为式”英雄。

但孙亚芳作为一介女流,却成了这个“男性社会”的董事长,这不得不说有其过人之处。那么,她究竟有怎样的能耐,可以让自己在一个“狼性十足”的企业中占有领头母狼的地位?

据任正非所说,孙亚芳的最大功绩是建立了华为市场营销体系。只是在外界眼里,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举止优雅,更是个外交高手。

2012年,国际通信技术大会上,她的英语演讲惊艳现场嘉宾,口才和风度让老外们都为之倾倒。

2

她是“德才兼备”的女董事长

外界给孙亚芳贴了很多标签,比如“华为女皇”、“至尊红颜”、“国务卿”等,以示她在华为的尽享尊荣。但这其中无论哪一个称号都不足以概括她在华为的成就和功绩。

“女皇”,说的是她在领导开展具体业务工作中的作为和成绩;

“至尊红颜”,受的是她相貌秀丽,举止端庄,有名校毕业的学历背景加持,再加上国家机关工作熏陶出来的知性气质;

“国务卿”,则说的是她在华为对外交流中所起的作用和地位......

而这些综合在一起才构成作为“世界500强实权人物”的孙亚芳。

在华为的所有部门中,市场、研发和人力资源3个部门是对华为贡献最大的。但华为最让竞争对手胆寒的是它严密的市场体系,而不完全是技术优势。与对手在技术上差不多的情况下,华为总能通过市场获得更大的优势。

至于她对华为的突出贡献,阿金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 建立华为“狼性”的市场营销体系。

自1996年开始,在华为工作七年的孙亚芳就开始着手建立华为“狼性”市场营销体系,她认为与对手在研发技术上悬殊不大的情况下,想要出奇制胜、领先于对手,唯有建立严密的市场体系。

截止2014年,华为销售队伍人数多达7000余人,他们大部分是名牌大学毕业,并且经过华为的魔鬼训练之后才投入到市场一线。

另外,据说华为营销人员的数量之多、素质之高、分布之广、收入之高都是中国企业史上前所未有的。

不过,在孙亚芳看来,市场营销人员首先应该注重的是自身形象,员工的形象直接代表着企业的形象。对此,她的要求十分严格。

一位曾在华为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华为先进考核体系和任职资格体系的主要参与人之一汤圣平在《走出华为》一书大致这样写道:

“在华为,如果市场员工没有打领带被她看见,那你的下场就可惨了,暂且不说她的火爆脾气,光是她暴风骤雨般的批评,就会让你觉得无地自容。”

至于市场营销体系的建立,孙亚芳主导和实现了由“土狼”向“狮子”再到“大象”共三个阶段的演变。

“土狼”阶段:以小猎物为食,抢占市场缝隙,以此次保证生存。比如华为早期,销售人员多出于酒水、保健品等行业。

这种市场营销策略初期保证了企业的生存,但随着行业发展,难以应对不断上移的总部集中采购模式。以至于出现了1996年孙亚芳带领市场人员集体大辞职事件。

“狮子”阶段:开始圈定领地,协同作战,迅速成长为行业精英。比如华为发展中期,培养起来了一批善于分割市场、经营领地并能协同作战的“狮子”型营销干部。

这一阶段是华为营销策略的精髓,这种营销组织和作战模式为公司发展立下了赫赫战功。2008年华为完成全球布局,整体收入超过1000亿。

“大象”阶段:团队精神,抗险能力强。随着运营市场的逐渐成熟,华为如同大象一样开始关注战略合作、卓越运营和风险管控。培养出了一批研发型和服务型的营销干部。

这些人能够站在运营商立场思考问题,结合企业优势共同规划未来,从而签订大额订单。从2002年开始,这种基于服务运营商体系的营销能力被华为开创性复制到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市场上来,为其业务问鼎全球打下了基础。

孙亚芳对行业发展一直有着卓识的远见,她认为,要想通信制造业走向繁荣,“只有运营商赢得利润和生存能力,设备供应商才能生存。因此,昔日的竞争对手亦可成为合作伙伴”。

基于这种理念,华为业务不断扩大,实力大增。2017年华为全年销售收入超6000亿元,同比增长15.7%,净利润达到475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通讯行业领跑者。

至于,她带领的这支“狼性”队伍的作战方式和战斗力,汤圣平在书中也有描述:

华为的销售人员能做到,你一天不见我,我就等你一天;你一星期不见我,我就等你一星期;上班找不到你,我节假日也要找到你。华为的销售人员甚至在知道了你在哪个小岛上开会后,他也会摸过去把你找到。

在这种“狼性”模式的锻造下,几乎每个华为员工在工作中都成了执着、不屈不挠的进攻者。

任正非也曾说:“华为的产品也许不是最好的,但那又怎样?什么是核心竞争力,选择我而没选择你就是核心竞争力!”

由此可见,华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并非是技术,而是孙亚芳建立的这套“狼”性市场营销体系,是孙亚芳带领下的营销铁军。

华为杭州的分公司凌晨仍灯火通明

2. 建立堪称典范的华为人力资源考评体系。

华为人力资源体系最成功的三点是:人力资源储备、人员长期激励和强势优秀企业文化的建立和贯彻。前两者即可从薪酬体系集中反应。

人才争夺是企业竞争的根本。1999年,华为开出本科薪水4000元人民币和800元饭补,在当时优于绝大多数企业。2001年公司开始海量招聘,优秀大学的相关专业甚至是“一锅端”。

在外界看来,在华为工作意味着高收入。根据华为2017年年报显示,当年其发生的雇员费用约1402亿元,比2016年的1218.72亿元增长了15.11%。

在雇员费用中,华为2017年支付雇员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为1068.51亿元,较2016年增长将近127亿元。此外还有171.55亿元的“时间单位计划”(即华为集团范围内实行的基于员工绩效的利润分享和奖金计划)。

在年报中,华为还表示,目前华为员工约18万名,拥有超过160种国籍,海外员工本地化比例约为70%。

以18万员工计算,不计算离职计划项目下金额,仅以支付雇员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金额、时间单位计划项目下金额计算,2017年华为员工人均年薪酬为68.89万元。

除此之外,华为还有一套非常带有“刺激性”的期权激励计划。据统计,华为内部职工的投资回报率每年都超过70%,有时甚至高达80%。截至2014年,分红后华为每股净资产值预计为人民币5.42元。

据说,在华为,年薪百万超过1万人,年入500万的超1000人。

而华为的企业文化在人力资源储备和人员激励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正是孙亚芳建立了这套科学的“选、育、用、留”的人力资源体系,让华为在人才队伍的建设上取得了相对于竞争对手的明显优势,才使华为能在1996年后迅速奠定了在中国通信制造业龙头老大的地位。

3

她还是任正非的“红颜知己”,可与之比肩

孙亚芳在华为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公司虽然还有其他几位常务副总裁,但都要直接或间接向孙亚芳汇报。

比如华为的公司级文件栏,只有任正非和孙亚芳以“总”相称,其他副总裁都要出现姓名。

汤圣平在书中也有描述:

“在华为,只有孙对直接下属的训斥和任正非有得一比,甚至对于很多人,孙亚芳比任正非更加严厉。在我所经历的场合,除了副总裁徐直军敢和孙总顶几句外,其他人对她向来都退避三舍,从不正面顶撞。”

有人说,孙亚芳是在心灵上最接近任正非的人。

据说,脾气暴躁的任正非视野开阔,对新事物的观察和学习能力极强,时常觉得下属难以领会他的意图,并习惯性地骂他们“笨的像猪一样”,唯独孙亚芳能在第一时间领会他的意思。

其次,孙亚芳情商很高。

据说,有一次在任正非母亲出车祸时,是她第一个赶到现场,让任正非深受感动。在任正非需要她的时候,她会挺身而出、冲锋陷阵,比如“集体辞职事件”。

她足智多谋,善察人心,解决难题。

在“李一男事件”后,她在任正非的“托福式考试”中给出“不要挽狂澜于既倒的‘英雄’”的答案,深合任正非心意;在有员工因“过劳死”引起内部人心动荡、外界种种谴责和猜疑之时,她在饱受质疑之余不忘写上一篇“原生家庭论”。

此外,她外表看似柔弱,却很有胆魄,敢说敢言。

一位华为老员工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市场部的高层们讨论市场策略以及人力资源的相关事宜,孙亚芳也在座。各位副总裁们正在讨论之中,任正非突然从外面走进来,不论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发表观点:“你们市场部选拔干部应该选那些有狼性的干部,比如说某某某(当时为办事处主任)这样的干部就不能晋升。”

任正非话音刚落,孙亚芳就接着说:“老板,某某某不是你说的这样子的,你对他不了解,不能用这种眼光来看他。”任正非竟一时语塞,好像在串门一样转身就往外走,喃喃地说:“你们接着讨论吧。”

后来,这位办事处主任于2002年升任为华为的高级副总裁。

孙亚芳既有女性的细腻,又有男性的刚韧,可谓“刚柔并济”。难怪她能担起华为董事长的重任。

任、孙两人合作长达25年。任正非专注公司内部管理,而孙亚芳是华为最出色的外交官。在业界,人们更喜欢用“左非右芳”的美誉来形容他们俩,一个主内、一个主外。

她之所以能与任正非比肩,工作能力强悍或许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孙亚芳是最“懂”任正非的人,称得上是“红颜知己”。像他们这样的最佳拍档,恐怕在中国很难找到第二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