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弃300倍高薪回国,造“天眼”全球领先,去世却鲜有人知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青春

看下面这张图,有粉丝认识这个人吗?

如果初次看到,很多人都会觉得他是哪个地方的农民或者包工头,就连他自己都自称是农民。

而这个穿着朴素的男人不仅造出了震惊世界的“天眼”,还是中国科学院最令人尊敬的人之一,刚被提名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凭借着一己之力让中国的天文探索事业领先全球20年!

很多人可能不熟悉“天眼”,但你知道他造的“天眼”牛到什么程度吗?

“天眼”是躺在贵州平塘深山里的一口“大锅”,英文简称“FAST”。有人说,全世界70亿人用它做蛋炒饭的话,每人能吃三两,用它倒满葡萄酒,每人能喝二两。

目前不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而且比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灵敏度高10倍,比美国阿雷西博350米望远镜,综合性高10倍。

它一开机,就能收到1351光年外的电磁信号,可以用来观测脉冲星、暗物质、黑洞甚至星外文明,举个通俗的例子:你站在月亮上打电话都能被它探测到!堪称大国重器,苍穹之眼。

2018年9月25日是“天眼”顺利运行两周年的纪念日。

也是在去年的9月15日23点23分,我国著名天文学家,FAST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中国「天眼」之父南仁东因肺癌突然恶化,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了,享年72岁。

南老连自己孩子的一周岁,都没有等到。

让人无比痛心的是:这样一位毕生奉献给祖国的伟大科学家不光他的事迹就连去世的消息,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今天都鲜有人知,反而是明星求婚、出轨爆料的八卦消息铺天盖地充斥着网络,这是我们的悲哀,更是民族的悲哀!

真是戏子家事天下知,将军孤坟无人问,实在让人汗颜!

1945年,南仁东出生在吉林辽源,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学霸」。

人家五分制的成绩单

高考更是以平均98.6分的成绩(百分制)夺得了当年的吉林省理科状元,进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系学习。

大学期间,不仅成绩一骑绝尘让人望尘莫及,而且兴趣广泛,旅游、画画、物理、数学,全都展现了惊人的天赋。

南仁东大学时画作

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毕业后,赶上了敏感时期,他被下放到了吉林长白山附近的车间,去的时候留着长发,被厂里的军代表列为重点“关照对象”。

但谁知道这个小子神通广大,开山放炮、水道、锻造,一度坐到了厂里技术科长的位置。

后来,南仁东考了天文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就被派去荷兰,做了两年访问学者,辗转又去日本国立天文台做客座教授,用业余时间创作的《富士山》油画,至今仍被悬挂在该校的大厅里。期间,他还参加过十国大射电望远镜计划,一度成为天文领域的大明星。

1984年,他开始对活动星系核进行系统观测研究,主持完成了欧洲及全球网十余次观测,成为驰骋于国际天文界的一流科学家,得到了全世界天文界的青睐。

可就在最春风得意时,他却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际天文界公认的天才科学家南仁东毅然舍弃国外的高薪,回国就任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长。

当时南仁东国内一年的工资,仅仅只等于国外一天的工资,整整差了365倍。许多人都说他傻,可他说: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1993年,国际无线电联盟大会在日本东京召开,科学家们商议要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以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讯息。作为中国的参会代表,他激动地对身边的同事说:“咱们也建一个吧!”

从此,“咱们也建一个”成为他毕生的事业!他一肩担起了中国电望远镜的研制重任。

可事情远比想象的难,可谓困难重重。首先,这个工程需要上十亿的经费,无数科研人力投入,在90年代的中国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其次,当时的中国核心技术遭遇封锁、关键材料需要攻关,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但南仁东卯足劲,不甘放弃,心想:先自己干起来再说。

要比其他国家大幅降低成本提高时效,选址就是关键。FAST建在哪儿合适呢?单口径射电望远镜的选址必须是低洼的地方,还要排除各种地形、气候等因素。

于是他带着咸菜,扛起锄头,这个海归科学家硬是变成了地地道道的中国“农民”。他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跑遍全国各地,什么荒郊野外都去过,从1994年到2005年,他就在祖国各地的奔波中,度过了11年!

11年的探寻南仁东心里有了底,最终选定在贵州省平塘县克度镇金科村的大窝凼洼地建设射电望远镜,就地形优势而言这里是世界上最适合建设这个项目的地方,此举可以为国家节约资金近30亿。

云贵高原喀斯特洼地

选址期间,他还要边为项目建议书审批四处奔波,国家拿不出这么多经费怎么办?

只能靠合作单位的赞助了,因为不立项就没钱没团队,眼看当初勘探队的成员一个个陆续回到了原来工作岗位,他一个科学家活脱脱被逼成了推销员。

他开始满中国的去推销,自己掏钱买火车票从哈工大到同济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一家挨一家去谈,不舍昼夜,常常在顾不上休息就赶去下一个地点。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终于那张单薄的立项申请书上,多出来二十多个合作单位的名字。

跑完国内还不算他还要马不停蹄的去跑国际,因为这种项目需要国际评审会通过。于是,他利用一切机会参加国际会议,见人就推销项目。

南仁东说:我开始拍全世界的马屁,让全世界来支持我们。

那些年他的足迹几遍布全球各个国家,曾有记者问他:你都去过哪些国家?南仁东说:我在想我没去的都有哪些国家。

之所以把项目起名FAST,就是他希望这个项目一定要:快一点!再快一点!立项快一些批复下来!让中国快一点宇宙的探索!

就连2016年南仁东被世界各国科学家推选他为国际天文学会射电专业部主席时,他还在天眼的项目上奔波,并未到场。

无奈,这么多年,天眼的立项书迟迟批不下来。2006年中国科学院会议上,他再也忍不住了,激动的对所有人说:

第一,我们干了十几年没有名分,我们要名分,这么多人参与,FAST到底是有没有可能立项?第二,我们身无分文,别人搞大科学工程预研究上千万、上亿,我们囊空如洗。

2007年,国家终于批复了立项申请,FAST项目开始动工。

忙了这么多年,立项也批下来了,FAST项目也开始动工了,南老作为FAST项目首席科学家兼总工程师是不是该休息休息,只负责总指挥就好了?

南仁东偏不,他盯着环节中每个问题过问、帮助、提供建议,生怕哪儿出了错。

整个工程中,他既能上钢架去拧螺丝,也能用扁铲去削平钢材,还能在高空梁山上打孔套丝,更能看试播器调整设备。

所有人提起他除了敬佩,还是敬佩。

他的助理姜鹏说:“术业有专攻,我们懂天文的不懂无线电,懂金属的不会画图,懂力学的又不懂天文可南老师竟然都能懂,我们感觉他的心中仿佛装了一个世界。”

可他却说:

我谈不上有高尚的追求,没有特别多的理想,大部分时间是不得不做。人总得有个面子吧,你往办公室一摊,什么也不做那不是个事。我特别怕亏欠别人,国家投了那么多钱,国际上又有人说你在吹牛皮,我就得负点责任。

这样一位国家脊梁没有被国外的高薪诱惑,没有被国外顶尖的设备吸引,反而选择回国效力,这是我们的幸运,不由让人心生敬意。

就这样,南老带领老中青三代科技工作者,克服了不可想象的困难,实现了由跟踪模仿到集成创新的跨越。

2012年12月31,台址开挖主体工程竣工。

2016年4月10日工作人员已完成4185块反射面面板安装完成比例达94.04%,工程进入收尾阶段。

从设计到制造到安装,国内外均没有任何相关经验可以借鉴,经历了一次次失败—认识—修改—完善,历时一年半,终于克服技术难关,单单是索网技术,形成了12项自主创新性的专利成果,发明专利就有7项。

2016年9月25日,中国的天眼,6670根主索,2225个主索节点,2225个下拉索被成功安装总重量约1600余吨,FAST项目终于完工!

这条消息震惊了全世界。

BBC用整版网页报道:中国成为了天文探测的领航人;

英国媒体说:“中国的巨型射电望远镜是其远大科学雄心的象征”;

荷兰国家射电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理查德·斯特罗姆博士说:“相信以后的许多科学研究成果都将会由此产生”。

还有人说:中国也终于进入了观天时代,它将持续领先世界二十年。

FAST建造过程记录▲

22年,南仁东只做了这一件事:建中国人自己的「天眼」。他的一生都献给了科学和祖国的事业。

但当初热血的南老已经苍老,洪亮的嗓音变得嘶哑,曾跑遍全中国的双腿已不再矫健。在南仁东还没有看到「天眼」发挥作用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得了肺癌。

手术后,南仁东声音沙哑到几乎说不出话来,身体更是虚弱得不行,可他还是坚持飞到贵州,亲眼见证自己耗费22年心血的,大科学工程竣工。

一个70多岁的老人经过手术加化疗,那要忍受多少痛苦,最后他依旧站了起来。因为他要亲眼看到中国人自己的望远镜顺利运行地那一天!

去年8月,南仁东刚刚被推选为院士候选人,成为同期157人中年龄最大的候选人。然而最该成为院士的他却没有等到那一天。

去世前,他留下遗言:丧事从简,不举行追悼仪式。干干净净地来,默默无闻地走,他留存的是一位科学家的淡泊和风骨。

一个民族,正是有南老这种仰望星空的人,民族才有希望!他永远闭上了眼睛,却为祖国,为全人类,打开了另一只天眼。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能记住:

中国曾经有一位科学家,

叫南仁东!

南老,一路走好!

视频:天眼之父:南仁东

参考资料:

吉D微风 【在外辽源人】带你去看外星人的南仁东(上)(中)

ELLEMEN睿士:《探访天文界的史诗之作:一口倾听宇宙的贵州巨锅》

多彩贵州网:《“FAST之父”南仁东逝世,那些日子,贵州永不忘记……》

酷玩实验室:《心痛!造出天眼领先世界20年,如今离世却无人问津》

德国优才计划:《放弃国外300倍高薪,让中国领先全球20年,去世后却鲜有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