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不断扩大,云服务和CDN的卖身潮要来了么?

文|蛋挞科技

和自然时节同脚步,如今整个TMT行业都在快步迈向寒冬。

在一级市场,进入2018年以来,市场上能够听到的融资信息越来越少,普华永道的MoneyTreeTM 报告就显示,2018 年上半年,TMT 行业私募及创投投资笔数,环比减少17%,只有2096笔。普华永道中国TMT 行业主管合伙人高建斌认为今年是拐点之年,其表示,“在资金端收紧、证券市场持续走低的市场背景之下,可以看到投资人出手愈谨慎。”而在二级市场,正如高建斌说的“持续走低”,TMT行业无论是A股、港股还是美国科技股、中概股,绝大部分公司的表现都差强人意。

此外,除了少数的巨头以及不多的细分领域的头部玩家之外,大部分TMT公司的财报数字,都不好看。以最近公布财报的金山软件为例,财报显示,金山软件第三季度营收达15.38亿元,同比增长18%,不仅增速不高,而且整体亏损一下从二季度的4059万元变成2.5亿元。在金山软件业务构成中,金山云虽然贡献了很大的营收,但是同样也耗费了相当大的成本支出。

所以,管中窥豹地看,有雷军和小米系支持的金山软件尚且在云服务和CDN市场如此艰难,那么其它的中小型厂商呢?随着寒冬的进一步深入,寒潮的进一步来袭,相信那些支撑不下去的中小云服务和CDN厂商,都会开始寻求卖身的机会。云服务和CDN市场的卖身潮或许要来临了。

财报数字不够亮眼,业务挡不住大势和大市

对于此次金山软件的财报,一些媒体的报道信息大致如下:金山软件第三季度收益达15.38亿元,同比增长18%。但归属母公司股东亏损5925万元。实际上,5925万只是归属母公司股东的亏损金额,整个金山软件的亏损金额应该是2.55亿。对比15.38亿营收来说,2.55亿的亏损,占比可真不算低。

如果横向对比的话,会发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根据金山软件财报数据显示,在云服务及CDN领域,也即金山云所涵盖的业务,其2017年四个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68亿元、3.04亿元、3.58亿元、4.019亿元,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营收为4.189亿元、4.687、6.03亿元。横向对比这7个季度的数据,环比增长率分别为13.4%、17.76%、12.3%、4%、11.9%、以及28.7%。

从这些数字里,可以看到两方面的信息:好的一面是,金山云的环比营收增速,从今年一季度触底之后,似乎有一个不错的反弹趋势;不好的一面则是,虽然云服务和CDN的环比营收增速反弹了,但是其在2.55亿总亏损中,也似乎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这么说,并非口说无凭。根据相关媒体的报道,金山云2015年除税前净亏损为2.38亿元、2016年除税前净亏损为5.08亿元,2017年前9个月则净亏损了6.05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金山云运营亏损了3.33亿元……从这些数字中,不难推断出,在第三季度财报中,金山云一定在金山软件的亏损中,占据很大比例的。

值得一提的是,TMT行业,很多公司都有为了增速和市场份额,而牺牲短期利润的情况。如果金山云的高额亏损能够换来市场的高速增长,当然也是不错。可惜的是,在营收方面,媒体报道的数字为,2015年,金山云同比增速达到了251.6%,2016年金山云同比增速为130%,2017年金山云同比增速为81%,到了2018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速只有68%。虽然单纯从数字上看,68%并不低,但是对比过往的增速以及为了68%的增速所付出的成本,那么68%并不是一个太值得高兴的数字。

营收数字的持续走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金山云在云服务和CDN领域的投入,边际效应很可能是在逐步降低的。

虽然第三季度金山云到底亏损了多少还不得而知,但是不妨我们从两个维度去推测一下:从金山云营收上看,2018年上半年,金山云营收8.87亿元,运营亏损了3.33,那么第三季度金山云营收6.05亿,其亏损额很可能不会小;另外,从金山软件的亏损角度看,2018年上半年亏损额为4059万元,这其中金山云就亏损了3.33亿,那么如今第三季度金山软件亏损了2.55亿,金山云又会亏损多少呢?

其实,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推测,因为金山软件在财报中写得很清楚了:二零一八年第三季度收益成本为人民币8.4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長51%,较上季度增加25%。该等增長主要是由云服务用戶的使用量增加有关的带宽及互联网数据中心成本增加。而很明显,带宽和互联网数据中心,都和云服务以及CDN等业务息息相关。

过往和当下,大中小厂商各有各的“求不得”

如今云服务和CDN市场,所面临的困境,虽然说有大环境的原因,但是过往那种无序的、非理性的、不计成本的价格战,无疑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首先,对于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的头部厂商来说,云服务和CDN市场没有“赢家通吃”。

原本他们是想复制其在电商、支付、即时通讯、社交等2C领域的成功经验,通过快速的价格战,出清市场,让整个行业达到他们心目中的“马太效应”甚至是“赢家通吃”的格局。这也是为什么此前阿里云竟然会做出一年多时间降价17次的疯狂举动;无独有偶,腾讯云这边也毫不手软,激进到以0.01元竞标厦门政务云……

可惜的是,无论阿里云还是腾讯云都忽略或者有意无意的无视了,云服务和CDN市场的“刚性成本”。不像2C的很多领域,很多成本是可以随着用户量的快速增加而被快速摊薄的,以CDN为例,存储、计算、传输等各个环节的成本,都有非常强的刚性,而且是随着客户和用户的使用量增加,而线性增加的,成本方面没有明显的规模优势。

在这样的前提下,价格战打得越厉害,对体量和市场规模的头部厂商的杀伤力,也就越发厉害。这其实在数据方面,也可以体现得出来。以阿里云为例,2017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29.75亿元,增长为99%,亏损为1.62亿元;2018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56.67亿元,增长90%,亏损2.32亿元。不难看出其增速是在放缓的,而亏损却是在扩大了。

其次,对于百度云、京东云、金山云、网易云这样的中大型厂商而言,跟风价格战,只会拖累业绩。

中型厂商的目的很好理解,就是要不断的提高增速,扩大市场份额,不断往头部去冲击。以金山云为例,数据显示,2013年8月,金山云拿到A轮2000万美元融资;2015年3月,金山云进行了B轮6666万美元融资;2016年5月,完成C轮1亿美元的融资;2017年9月开始进行D轮融资,此轮累计经过三次融资,共获得7.2亿美元。

有了资金支持的金山云,一度也高调地参与到了价格战之中,不仅云产品线全线降价,CDN、云数据库Redis、云服务器的价格等,更是最大降幅分别达到了50%、60%、30%。

和阿里云、腾讯云进行价格血拼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金山云的营收虽然有了同比68%的增长,但是可以预测其亏损也肯定是非常大的。而且68%的增速,跟阿里云90%、腾讯云100%的增速相比,显然还是有一些差距的。体量没有别人大,速度还跑不过人家,问题就大了。

在此,笔者不禁要问一下,云服务和CDN领域,如果“卖得越多亏得越多”的话,那么这当真是一个好选择和好生意吗?

再次,对于小厂商而言,资本市场红火的时候是“故事”,资本市场暗淡的时候,可能就是“事故”了。

和头部、中大型厂商不一样,云服务和CDN市场的小厂商,进入这个市场,尤其进入CDN领域,本来很多人是想通过CDN做大营收,从而向资本市场讲多元化、高科技、高增长的故事的,不可否认前期资本市场热钱多的时候,确实很多小厂商都拿到了融资。但是如今资本市场已经进入了寒冬期,加上没完没了的价格战,一下子就让小厂商陷入了既打不起价格战,也找不到人接盘的“事故”和泥潭之中。

通往未来之路:及时止损与手起刀落

虽然当下的情况很焦灼,但是云服务和CDN市场仍旧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和发展情景。根据Gartner的预计,2018年、2019年、2020年,全球云服务市场规模,将分别有望达到:3058亿美元、3556亿美元和4114亿美元。而科智咨询发布的《2018-2024年中国云计算市场深度调查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也显示,2020年全球云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3900亿美元。就CDN来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胡海波透露,全球CDN市场规模,从2016年到2021年,将会取得年均30.9%的复合增长率,2019年有望达到121.6亿美元的市场规模。

在残酷的当下和光明的前途交相辉映下,大中小型云服务和CDN厂商,分别该如何做呢?

第一,对于小厂商而言,积极卖身可能是一条正确之路。

这些厂商中的大部分拿到融资的钱,已经是一两年前的事情了,在此之后,已经鲜有厂商能够融到钱。以CDN为例,虽然如今价格没有进一步下探的趋势,但是仍旧保持在了“L型”的底部,而且还会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当下的低价格,对小厂商来说,依然是不可承受之重。

如果要保住市场份额,就要承受价格压力,如果要保持现金流,又会失去市场份额。怎么看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其实,对于这部分厂商来说,与其苦苦支撑,还不如手起刀落,积极去寻找买家。在市场还有人观望、出手的时候,赶紧把自身卖掉,不失为一个勇敢而明智的举动。在商言商的核心要义,是要权衡利弊,而不是感情用事,比如对这个公司我又投入多少心血啦,或者沉溺于沉没成本中无法自拔。如果这些中小厂商都会真的这么勇敢而明智的话,那么未来一段时间,在云计算和CDN领域,或许会掀起一波卖身潮。

第二,对于中大型厂商来说,“现金为王”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对于这些厂商而言,活着才是目前的第一任务。千万不要再为了一时的增速和市场份额,而盲目的参与价格战了。在成本刚需极为鲜明的云服务和CDN领域,只能是卖得越多,亏得越多。金山云虽然积极参与了价格战,但是在增速方面,68%的增速,仍旧比不上阿里云的90%,以及腾讯云的100%,反而还让自身亏损不少。虽然,金山云有金山软件、小米系作为后盾,但是如果依旧是一直亏损很多的话,其可能也就未必是金山软件的非卖品了。当然,除了金山云,其他的中大型厂商也都一样,要尽一切可能及时止损。

第三,至于头部厂商,则要放弃“吃独食”的传统思维。

因为云服务和CDN领域,产品和服务的成本刚性,让其天然的有了反垄断、反规模的特性,在CDN领域尤其如此。试想一下,同样是一个单位内的一定亏损,是不是体量大、规模大、市场份额大的头部公司亏损最多。

过去大家总以为类似阿里云、腾讯云,都是出身豪门家大业大,殊不知在如今的大环境下,即使是阿里、腾讯这样的豪门,余粮也未必很多。要知道,阿里巴巴集团2018年Q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盈利为234.53亿元,同比仅增长了6.18%;而腾讯2018年Q3财报数字显示,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经营利润比去年同期,更是仅仅增长了4%。这些钱,要在整个集团庞大的业务体系去分配,分配到云服务和CDN的又能有多少呢?

对于云服务和CDN市场,胡海波预测,降价幅度持续收窄,价格战已触底,预计未来短期内不会出现大幅变化。实际上,对阿里云和腾讯云这些头部厂商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有“吃独食”的想法,而且要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在这个点上的亏损自己可以很好的承受,而中小型厂商,仍旧难以承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结语:

无论是大厂商试图用价格战清场,获取垄断利润;还是中型厂商讲多元化、高增长的营收故事;又或者是小厂商不断吹高估值最终成功套现离场,这些互联网2C领域的“套路”,在云服务和CDN领域,似乎都走不通。云服务和CDN领域,不需要太多的套路,需要的是踏踏实实做事,不断向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最终让商业回归本质,仅此而已。(本文首发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