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园上市禁令重塑学前教育市场格局

学前教育仍是整个中国教育体系的短板。随着社会需求与资源供给缺口的增加,近年来民间资本大举进入幼教产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入园难”问题,但也让资本逐利性与教育公益性的冲突日益显现。幼教产业成了资本市场的“盛宴”,幼儿教育也成为“最昂贵的教育”。而随着新政的出台,学前教育市场资本化道路受阻后,格局正在重塑:民办降速、公立补位。

15日晚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民办园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

市场反应:

三大市场教育股蒸发市值超154亿

幼教新政的出台,资本市场上的反应最直接。

受此影响,周四美股开盘,在美上市的中概股红黄蓝教育盘中一度暴跌60%,盘中多次熔断,最终下跌52.97%,报收7.83美元,市值蒸发17.88亿人民币。碧桂园旗下学前教育股博实乐盘中一度大跌30%,最终跌幅收窄,跌16.71%,市值蒸发17.26亿元。整体来看,周四美股中概教育板块市值整体蒸发38.93亿元。

A股市场中,威创股份和三垒股份开盘跌停,秀强股份跌6%、和晶科技跌8.8%、群兴玩具跌2%。其后A股市场的情况有所缓解,除了威创股份继续跌停,其他个股跌幅均有所收窄,澄清未出资设立幼儿园并购基金的群兴玩具甚至翻红。整体来看,A股教育板块整体市场蒸发约24.66亿元。

港股市场中,天立教育开盘跌32%、21世纪教育跌25%、宇华教育跌17%、枫叶教育跌19%。截至终盘,枫叶教育收跌18.69%,天立教育、宇华教育、睿见教育、21世纪教育4只股票跌幅均超过10%。整体来看,港股教育板块整体市值蒸发约90.67亿。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美股、港股以及A股在内的主要学前教育个股,累计蒸发市值超154亿元人民币。

公司回应:

三大市场多家上市公司紧急回应

面对政策的突然到来,三大市场多家上市公司紧急回应:

美股:红黄蓝教育(NYSE: RYB)紧急发布声明称,完全支持中央《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的颁布实施,也坚信在探索转型中的中国学前教育事业必将拥有更加健康可持续的未来。“我们将认真研究政策导向,时刻坚持紧跟党和国家的政策号召,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学前教育。”其后,红黄蓝又对外界称,公司管理层已经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意见规定,将做出策略性调整。短期股价可能会有一定波动,接下来是否撤出幼儿园上市资本,要等待政策进一步安排。

A股:群兴玩具公告称,决定终止设立幼儿园并购基金和幼儿园收购;和晶科技称,公司未直接涉足幼儿园的举办和经营管理;威创股份称,内部正在研究;高乐股份称,公司目前没有投资民办幼儿园。

港股:天立教育称,拟将六间非营利性幼儿园转成营利性幼儿园;21世纪教育称,16日下午专门召开电话会议,就《意见》表明公司立场。

幼教新规:

一、严管民办学前教育过度逐利

在资本市场方面,为了遏制民办园过度逐利的行为,《意见》提出五大要求:

1、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已违规的,由教育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清理整治,清理整治完成前不得进行增资扩股。

2、参与并购、加盟、连锁经营的营利性幼儿园,应将与相关利益企业签订的协议报县级以上教育部门备案并向社会公布;当地教育部门应对相关利益企业和幼儿园的资质、办园方向、课程资源、数量规模及管理能力等进行严格审核,实施加盟、连锁行为的营利性幼儿园原则上应取得省级示范园资质。

3、幼儿园控制主体或品牌加盟主体变更,须经所在区县教育部门审批,举办者变更须按规定办理核准登记手续,按法定程序履行资产交割。所属幼儿园出现安全、经营、管理、质量、财务、资产等方面问题时,举办者、实际控制人、负责幼儿园经营的管理机构应承担相应责任。

4、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

5、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二、学前教育应回归到教书育人的本质

新政策出台引发了学前教育行业内的热议:幼儿园上市道路是否封死、民间资本可能退场、学前教育供给是否不足。

此前的《民促法》被普遍解读为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破除教育公司上市障碍的利好消息。但此次《意见》释放的信号与此前的政策方向背道而驰,严格限制民间资本进入,并不得上市。除了对资本限制,新政策也明确透露出为民办幼儿园发展降速的信号。

没有资本的加持,幼儿园数量够用吗?

官方显然也考虑到这个问题,在堵上民办园的上市之路后,调整办园结构也是当务之急。

《意见》中还明确提出未来目标:

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各地要把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作为重点任务,结合本地实际,着力构建以普惠性资源为主体的办园体系,坚决扭转高收费民办园占比偏高的局面。

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本专科为主体的幼儿园教师培养体系,本专科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规模达到20万人以上,建立幼儿园教师专业成长机制,健全培训课程标准,分层分类培训150万名左右幼儿园园长、教师。

到2035年,全面普及学前三年教育,建成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形成完善的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办园体制和政策保障体系,为幼儿提供更加充裕、更加普惠、更加优质的学前教育。

大力发展公办园,充分发挥公办园保基本、兜底线、引领方向、平抑收费的主渠道作用。

目前来看,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

学前教育应回归到教书育人的本质,而不该是资本跑马圈地的名利场。如果教育是为了赚钱,那将是一场灾难。

市场影响:

学前教育资本化刹车 A股哪些企业会受到影响?

据粗略统计,从2017年到目前,A股、美股、港股已经有超过20项的幼教资产证券化案例,包括独立上市和并购项目,其中有的还在进行,并购项目涉及金额数十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在A股上市公司中,有超过20家公司涉足幼儿园、幼儿教育等学前教育机构,预计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目前,规模最大的A股幼教企业是威创股份,自2015年收购红缨教育后,威创股份连续收购或参股了一系列幼教行业标的,其中不乏“金色摇篮”这样的大型连锁品牌幼儿园。今年半年报显示,威创股份旗下的幼教品牌共管理和服务接近5200家幼儿园,从市场占有率来说是目前拥有幼儿园数量最多的公司。

三垒股份则进一步完善在教育产业链的布局,该公司于11月9日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方案,上市公司子公司启星未来拟以现金购买美杰姆100%股权。美杰姆主要依托“美吉姆”早教品牌相关知识产权、课程及运营体系等内容,向早教中心提供广泛的运营支持服务。该公司曾表示,未来计划进一步完善在教育产业链的布局。

此外昂立教育拥有4所直营幼儿园。秀强股份拥有早教中心及幼儿园近100所。电光科技则布局中高端幼儿园。阳光城则采取了地产+幼儿园的模式。勤上股份拟收购幼儿园股权。时代出版的业务则集中在高端幼儿园投资与管理运营。邦宝益智设立师资培训机构。奥飞娱乐建立了泛娱乐生态。高乐股份提供智慧教育一站式解决方案。和晶科技主要布局幼儿和家庭生态领域。

另据了解,今年8月份,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上海新纪元教育、尚德启智这三家教育集团纷纷披露了去美股、港股进行IPO的计划。

机构解读:

民办幼儿园资本化路径受阻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陈萌、叶乐分析认为,在政策层面,民办幼儿园已经明确未来可以登记成为营利性或者非营利性,此次意见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或者被上市公司收购,远超市场预期,但同时应注意,对于上市公司通过自有资金(非股市融资)自建营利性民办幼儿园的行为并未做出明确规定。

中信证券分析师姜娅认为,现存的上市公司持有的幼教资产是否存在强制性变化面临不确定性,从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看,目前已经实现资本化的幼教集团或持有相关资产的上市公司,大概率不存在退市或剥离相关资产的风险。

国盛证券认为,新政让民办幼儿园资本化路径受阻。从资本化方面看,《意见》第二十四条明确,“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国有资产或集体资产举办的幼儿园、非营利性幼儿园”,这意味着未来民办幼儿园上市路径受阻,而存量处理方式则尚未明确。

光大证券分析师曹光宇认为,此次政策虽然遏制资本过度逐利,导致幼儿园资本化道路受阻,但义务教育及高中阶段暂不受影响。

未来趋势:

独立园所将成主流

据界面新闻报道,目前幼儿园教学质量与价格不成正比,导致家长对幼儿园普遍评价偏低。“家长们的选择是非常有限的,出于安全等考虑,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就近入园。” 联邦在线创始人李白告诉界面新闻。 “所以幼儿园是一个卖方市场,收费取决于稀缺性,而不是教学质量。”

幼儿园掌握定价权,因此盈利空间较高,而《民办教育法》被认为扫清了营利性教育机构上市的政策障碍。因此,利润稳定、上市有望的幼儿园迅速成为资本的目标,但资本大举进军幼儿园也引发了新的问题。

“高溢价收购,再打包一起上市,这在当时看来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供职于某券商的辛菲(化名)对界面新闻说,“然而对消费者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涨价,但实际的教学质量与老师的工资却不会随之提升。”

北京IPE儿童探究教育创始人张峰玮表示,过于庞大的规模反而给幼儿园带来了许多管理问题。“过去几年,有不少收购后管不好来找我寻求托管的公司,甚至最后不得不转卖的也有。”张峰玮告诉界面新闻。他认为运营单个或者多座小规模园所,更能保证幼儿园的质量。

对于连锁模式的幼儿园,《意见》要求原则上应取得省级示范园资质。面对这一资质要求,大规模的幼儿园集团、连锁幼儿园很可能将逐步退出。

然而,相比于大企业,单个、小规模幼儿园在教材教研、教师培训、运营管理等方面往往无力自行完成,因此购买第三方服务成为通行的解决方式。在幼儿园资本化被锁死后,针对学前教育的内容、服务解决方案供应商开始成为新的热点。

上游新闻据中国证券报、券商中国、中国基金报、界面新闻、北京青年报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