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患其实是“人患”:人丧失理性,比狗还可怕

冰川思享号特约研究员 | 张丰

周五我在星巴克的时候,一个小伙子牵着狗进来。他的狗很乖,我走近看了一眼,他就赶紧把狗抱起来了。这家星巴克是不允许狗进来的,但是我也曾经几次遛狗经过的时候,过来买一杯咖啡,人们的表现都很友好。

小伙子有点紧张,接下来他一直把狗抱在身上。或许他感受到了某种不详的气氛。8月,自成都华润二十四城发生禁养犬德牧咬伤13岁少年一事后,成都市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犬只集中管理整治。按照官方通报,成都会在这个周末启动一轮整治狗的专项行动。人们也都在观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杭州和成都一样,因为发生严重的狗袭击人事件,舆论反应强烈,城管部门启动“专项行动”。其实,成都和杭州的狗主人(狗追逐小孩,狗主人还打小孩的妈妈),事后都被拘留。这种严厉的惩罚,可能也昭示着某种新的思路,就像杭州城管通报时所说的那样,这次行动“重点是针对狗主人,而不是狗。”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态度。这次杭州的集中整治行动,在互联网上遭遇一波所谓的舆情。网上有很多打狗的视频和图片,狗被打的时候还在摇尾巴,确实让人产生悲悯之心。但是,稍微冷静而有思考力的人,不难看出,很多视频和图片都是以前的、外地的,是“虐狗的历史”,而不是现实。

这是新媒体时代典型的表达方式。搜集大量素材,然后进行编辑,配以动人心弦的文字,最终要达到观者泪下的效果。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严肃媒体的求证环节:这个打狗的现场是哪里?狗主人是谁?城管有什么回应?(后来城管方面主动回应了)我们看不到这些“事实”,而只是“我只想活着”这种悲哀的呼告。

很多爱狗的朋友都转发了这样的视频,有些平常文静而温婉的女孩,在转发的时候甚至会配上一句脏话。我不是想讽刺他们,其实我自己在看这些视频的时候也被触动了。这是真实的情感,也是相当强大的力量。在微博上,很多人投入了热情,包括一些影响力巨大的明星。

这种病毒式传播的背后,其实是一种广泛的担忧。人们担心在整治狗患的集中行动时,会伤及无辜。大家也都希望,对不按规定方式养狗的人进行处罚和约束,而不是简单地处决狗。相对于人,狗不但是无辜的,从本质上说也是无助的。它们没有办法表达,处在道德上的绝对弱势地位。

这次大讨论,至少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狗患”其实是人患。

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哪个城市很好地解决了养狗带来的难题。杭州和成都,都是全国文明城市,也是网友心目中口碑很好的宜居城市。这两个城市对待狗的办法,或许会给其他城市一些启发。至少,在中国大城市,应该不会再出现集中毁灭狗的伦理事件。

2018年,城市中因为养狗造成的冲突变得异常激烈。有人甚至发明了用异烟肼来毒狗的办法,这说明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对所在城市能够成功解决狗患问题的希望。他们寄希望于私力救济,想靠毒杀狗来警告那些养狗的人。现实中,确实有很多父母感到担心,那些横冲直撞的大型犬,对儿童是切切实实的威胁。

很悲哀,也很不幸,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这种问题的解决,并不是一次集中整治就能解决。“文明”不是短时间内养成的,不文明行为也很难一朝一夕就改正。过去十多年,很多城市都发起过集中整治行动,但是狗患还是越来越严重。随着城市的扩张,孤独的人越来越多,养狗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不文明”的人也越来越多。

值得警惕的反而是那种极端化的想法。极端爱狗人士冲到高速公路上拦车,或者直接想办法去灭杀犬只,都很让人担心。不久前宁波还发生过因为狗叫难以解决,男子上门捅人造成3死1伤的惨剧。当人丧失理智,比狗还可怕。

我一直主张,爱狗人士应该承担更多的公共责任,而不是动不动就掉眼泪,转发那些煽情的视频。每个城市都有爱狗人士的团体,他们会集体作战,在网上发声。如果他们能够走上街头,去劝阻那些不牵绳遛狗的,像日本人在世界杯赛场上捡垃圾一样去捡狗的粪便,一定能够感化更多人。

我有一次遛狗,在电梯里碰到一位女士。我的狗很小,只有6斤,而且牵着绳子,她仍然感到害怕。她很抱歉地说:“对不起,我看到狗就是这样。”这个道歉真是让我惭愧。我赶紧把狗抱了起来,后来遛狗的时候,在电梯里我总是把狗抱在身上。

这就是我期待的,以一种更文明、更温和的方式来对待彼此。狗患说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我们需要更多较真的走法律程序的人,也需要更多的温情。因为如果发展成“人与人的战争”,就会有更多人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