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造车坑大佬?董明珠举债入股陷内斗,许家印跨界投资遭反目

文 | AI财经社 曾乐

编 | 张硕

11月13日,银隆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该公司新一任董事、监事会及公司管理层在履职过程中,发现公司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10亿元,已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及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前,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曾发微博暗指新能源汽车骗子多,却受到资本追捧,他写道:“我估计下一步要整顿新能源汽车”。

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工程专家组组长王秉刚此前曾表示,“现在市场上存在部分已经拿到资质、有产能但是不去做研发、不去投入生产的企业,并没有打算在新能源行业进行投入,而是希望通过转卖赚钱”。

新能源造车,真的是个“坑”吗?

银隆或成董明珠“滑铁卢”?

三年前,银隆仅是珠海市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几度徘徊在资金链断裂边缘。董明珠的强势站台使得银隆“一夜成名”。

2016年12月,在格力电器收购银隆被股东大会否决后,董明珠宣布以10亿元个人入股银隆,持股7.46%。这几乎是董明珠的全部身家了。当时,董明珠的主要财富是其持有的占格力电器总股本0.74%的股份,价值11.12亿元。虽遭格力股东大会否决,董明珠称,“赌上全副身家”也要投资银隆。

不仅如此,董明珠还联合万达集团、中集集团等4家企业,以30亿元拿下了珠海银隆逾20%的股权。最终,董明珠成为珠海银隆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魏银仓全资控股的珠海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对此,董明珠宣称举债加码银隆,但资金具体来源不清。

据珠海市商事主体登记许可及信用信息公示平台显示,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认缴注册资本为 11亿元,第一大股东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持股25.98%,董明珠个人持股17.46%,为第二大股东。

据AI财经社统计,2016年底开始,银隆已公开宣布在天津、成都等全国多个城市投资扩产,拟投资规模超过1000亿元。投资生产线包括新能源材料、动力电池、新能源商用车、新能源乘用车及储能系统等。

与此同时,“钛酸锂电池”是银隆对外宣传的一张王牌,但多位业内专家认为,“这项技术是终将被淘汰的技术路线,即便在发源地日本也未获大规模应用,更与国内市场和政策的趋势不符”。

2018年以来,快速扩张使银隆不断被曝出停产、停工、欠薪、被封、IPO叫停等负面新闻。

此前,银隆新能源各大园区电池订单减少、工厂停产的消息也持续发酵。位于河北省武安新能源产业园的河北银隆率先传出订单下降导致产能过剩,部分生产线停工、员工被放假的消息。据此前报道显示,工厂减产、员工被放假的情况在银隆新能源的多地园区都有发生。

另一方面,银隆的在建工程也不太顺利。此前传出消息,正在建设的银隆洛阳工业园区建设施工速度缓慢,工程或无法按期完成。

在董明珠投资银隆之后,其管理层也逐步换血。

多位格力电器出身的高管进入银隆担任核心部门负责人,创始人团队代表魏银仓、孙国华先后离任董事长,现任董事长卢春泉为银隆早期投资方之一普润资本总经理,现任总裁兼公司法人代表赖信华则曾担任格力郑州公司总经理。

此外,格力还与银隆签订了200亿元的合作协议,让外界一度怀疑董明珠在对银隆进行利益输送。财报显示,2017年,格力电器与银隆发生了19.4亿元交易,其中格力电器向银隆卖了18.9亿元智能装备以及964万元大巴空调;而银隆向格力电器出售的新能源车及储能设备价值仅仅只有4000万元出头。

此前,银隆还被曝出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

2018年1月,据《财经》杂志报道,银隆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总额超10亿元。按照珠海思齐的说法,“珠海思齐绝大部分供货在2017年1月之前完成,最晚一笔订单在2017年4月送达,统计的欠款金额均为逾期未支付的货款,金额约为7000多万元”。

珠海思齐方面表示,“据我们了解,我们被拖欠货款的金额数目不是最大的,有的供应商被拖欠2到3个亿,只是他们不愿意曝光。”

10月30日,格力电器公布了2018年三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487亿元,同比增长34.11%;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11亿元,同比增长36.59%,基本每股收益3.51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格力电器2018年三季报当中,并未披露跟银隆新能源交易的相关信息。

在2018年6月底应收账款披露的明细里,格力电器对银隆新能源的应收账款达到10.45亿元,比2017年底的7.84亿元大幅增加了33.3%。但2018年半年报中,格力电器对这笔超过10亿的应收账款,只作出了6614万元的坏账计提。

许家印陷贾跃亭“庞氏骗局”?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以67.467亿港元入主FF公司,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交易完成后,许家印成为FF的真正控制人。由于笼罩在“贾跃亭”名字的阴影下,FF一直被看作“PPT造车”。

在外界看来,贾跃亭等来了孙宏斌之后,又等来了许家印这位“白衣骑士”。随后,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

随着时颖公司第一笔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到账,FF似乎柳暗花明:偿还拖欠的供货商和工程商款项,改造加州汉福德工厂,招聘研发人员,甚至高薪从特斯拉等公司挖人。

但就在不到3个月后,两人“不合”传闻随即传来。

10月7日,恒大健康对外发声,意指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在融资受阻后撕破合约,谋划将恒大集团踢出局。在恒大健康的声明中称,贾跃亭在已经烧完恒大支付的8亿美元后,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公告一出,贾跃亭随即成为公众指责的对象。10月25日,撕破脸的双方得到了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判决。许家印和贾跃亭均对外称在仲裁结果中获胜。

双方的“交战”持续至今。

11月7日,恒大健康向FF母公司及贾跃亭提起仲裁,并对FF母公司提起法律诉讼。一天后,FF发声明进行反驳,称“FF会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11月12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尽管此前紧急仲裁员已驳回该申请。

11月13日,FF发布公告称已于12日再次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紧急仲裁,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此外,贾跃亭还宣布将推行“合伙人制度”,准备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

最新消息显示,贾跃亭又迎来了新的金主。

11月13日,一家名为EVAIO的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声称已经与法拉第未来(FF)及美国投资银行Stifel进行了接洽,希望在3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2亿元)。

这场合作伙伴反目成仇的大戏并没有结束。据悉,恒大健康和FF的最终仲裁至少半年后才有结果。

新能源造车未来何去何从?

在新能源造车行业中,尽管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及贾跃亭的FF等都陆续获得了天价融资,但量产问题一直令人担忧。即使是获得恒大投资的FF,同样面临这一问题。

根据此前贾跃亭与恒大的协议,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实现首批电动车的量产,即会被认为是FF原股东无法履行职责,其投票权也将回转到恒大手中。

2018年8月,贾跃亭宣布,FF 91首台预量产车(FF 91 First Pre-Production. Done)正式下线完成。贾跃亭在微博中写道,“感谢200+世界顶级供应商伙伴,1500多种高科技零部件从全球各地汇集到FF加州汉福德工厂,新物种FF 91终于来了”。

对于FF 91,贾跃亭赞不绝口。贾跃亭曾表示:“FF 91不仅仅是一个电动车,它是一个新物种,更是一个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

不过,贾跃亭投入满腔热情打造的FF 91,似乎有些不尽人意。

在2017年首款量产车FF91发布会上,贾跃亭现场亲自演示无人驾驶,或因现场灯光太强导致传感器受影响,FF 91并未立刻启动。FF高管只能圆场说道:“FF 91可能有点害羞。”

伴随着雷军与董明珠的“10亿赌局”正在进入倒计时,新能源造车领域里的赌局也开始了。2018年8月,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围绕着交付问题进行隔空喊话。

蔚来汽车于2018年上半年开启交付,第一批交车时间比原定时间晚了一个月。但李斌认为,“投资人能接受,普通用户也大部分能接受”。 但蔚来还是做出了补偿,给每一位晚交付的用户每天赔偿2000积分。李斌称整体的交付进度比原计划要推迟一个月左右。

8月5日,蔚来深圳NioHouse开业,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愿意与何小鹏打赌,今年年底前蔚来交不到1万辆车,会赔给何小鹏一辆ES8,反之何小鹏则会输给李斌一辆小鹏汽车。何小鹏发布朋友圈称,“今年新造车企业没有能交付10000台的,要努力实现说到做到,才可以更持续的发展”。李斌则表示,“都不用等到12月31日”,“反正我赚了”。

何小鹏也承认,“蔚来汽车是新造车势力中第一个对大众交付的,在前面的肯定是最艰难的,不过我一致认为规模交付比产品发布的难度要大好几倍。虽然蔚来和小鹏都在努力一步一步地向着这个目标迈进,但是需要的时间、资金和难度真的比我之前设想的最难还要难得多。”

关于这个带着玩笑意味的赌约,何小鹏在11月16日发布的公开信中做了个总结:“企业间的交付赌约,无论输赢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从消费者的利益出发,让消费者相信,中国的新造车企业有能力做好车的品质和交付服务。”

如今,小鹏汽车的G3刚刚在广州车展上宣布将于今年12月12日正式上市。此前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小鹏汽车求质不求量,我们今年对具体数量没有要求,但明年会交付几万台。”

蔚来方面,截至10月底,蔚来汽车已经交付4941辆车,在此前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中蔚来预测,ES8第四季度交付量将达到6700台到7000台,对年底完成1万辆ES8的目标充满信心。

2018年是造车新势力量产车型集中推出的关键一年,蔚来、小鹏、奇点等产品是否能够经受市场考验,将决定着车企可否持续获得资本的支撑,这也成为造车新势力存活的关键。

在新能源造车这场残酷的烧钱游戏里,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谈理想。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