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的银隆,董明珠的困局

文 | 陶辉东

来源 | 投中网

董明珠的造车计划正在从最初的不被看好,后来的深陷泥潭,发展至如今的狗血宫斗。

上周,珠海银隆的两大股东董明珠和魏银仓之间的冲突大爆发,双方互相起诉,利用媒体、网络隔空互骂,一时蔚为壮观。

如今的银隆内忧外患尚未解决,主要股东之间的冲突则是雪上加霜。11月16日,银隆新能源发出关于这一事件的第三份声明,强调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且各大产业园均“满负荷生产”,“向年终营收百亿目标发起冲锋”。

银隆、格力、董明珠、魏银仓,以及十多家投资方和A股上无数的股民,这个局的复杂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现在看起来董明珠一剑封喉掌握主动,但她脚下的根基真的坚如磐石吗?还是随时会崩塌的流沙?近年来备受舆论质疑的董明珠,是经此一役证明自己宝刀未老,抑或走向滑铁卢?

谁的银隆?

在双方的互怼中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银隆控股股东这把交椅,没有人愿意坐。董明珠这边自称是财务投资者。魏银仓起初向媒体抱怨“自己身为控股股东,却反被公司控告”,但在后来的声明中,却很快改口将董明珠称为实际控制人。

实际情况是,银隆历史上进行过多轮融资和股权转让,投资方进进出出,如今股权结构已经极为分散。

2015年银隆进行了一轮融资,融资额15亿元,投后估值40亿元,投资方包括华融控股、中信证券旗下的金石投资、陕西国企煤化集团、红凯软件等。2016年2月银隆再次进行了一轮融资,融资额17亿元,投后估值约67亿元,投资方包括阳光人寿、普润资本等。

2016年12月,格力电器重组失败之后,董明珠携万达、京东等投资方,以30亿元增资银隆,投后估值与同年2月那一轮增资相比翻了一倍,达到令人咋舌的134亿元。

目前,名义上魏银仓持股比例26%,仍是银隆的控股股东;另外魏银仓的多年老搭档、被讥讽为“马仔”的孙国华,持有9.5%的股份。董明珠作为二股东,持股比例17.46%,与魏银仓相去并不远;另外董明珠拉来的万达、京东还持有6%的股份。

2017年底,魏银仓卸任银隆董事长一职,由孙国华接任。2018年4月,履职不到半年的孙国华也被免,由派系色彩中立的普润资本董事长卢春泉接任。普润资本的三只基金向银隆投资了近6亿元,持股比例合计达8.8%,是投资银隆规模最大的私募机构。

股权的分散,意味着董明珠与魏银仓之间的争斗,恐怕并不容易收场。持股比例近一半的外部股东站在哪一边,决定了谁是银隆的主人。这大概也是为何双方的骂战皆以致股东函的形式进行。

银隆的股东结构

(数据来自工商登记信息)

目前来看,一切尽在董明珠掌握之中。在银隆的七人董事会中,魏银仓、孙国华以及魏银仓的侄子魏国华占有三席,虽然看似最多,但并不占绝对多数。而银隆的管理层自从2017年以来,已经悉数被格力系人马替换,除一名副总裁是原银隆新能源体系,现银隆新能源副总裁及以上的管理层,均来自格力系。

董明珠不但控制了银隆的实际经营,其他外部股东,目前来看也站在董明珠这一边。2018年9月6日,银隆召集临时股东大会讨论大股东巨额侵占事件,魏银仓滞留海外未归,而与会的孙国华据称孤立无援,汗透衣背。10月银隆即向法院起诉魏银仓,向公安机关报案。但目前仍是最大股东的魏银仓也并非毫无招架之力。据《经济观察报》引述银隆新能源一位高管,银隆之所以通过诉至公堂的激烈方式“自爆家丑”,是因为魏银仓及其一致行动人尚持有公司股份超过三分之一,对重大事项掌握绝对否决权,现在经营团队在经营决策时,颇受掣肘。

至此双方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而董明珠显然也无意调和,誓要将魏银仓这位银隆的创始人彻底赶出局。

董明珠的强势众所周知,这位只身南下珠海闯荡,一路从格力的销售员爬上董事长高位的商界女强人早就经历过无数风浪。2001年,刚当上格力总经理的董明珠的曾遭遇过相当类似的事件,格力在安徽设立的区域销售公司总裁联合多数股东反抗格力,闹得满城风雨,但董明珠以强硬手段大获全胜。最近的事件是,宝能看中了股权结构同样分散的格力,最终的结局人尽皆知了。

但魏银仓也绝非等闲之辈,这也是一位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才获得今天地位的强人。

魏银仓是谁?

多少有些违反普遍认知的是,魏银仓跟其他很多新能源企业创始人不一样,并没有任何技术背景。

工商资料显示,魏银仓100%控股的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除了持有银隆新能源26%的股份之外,还投资、控股了其他十多家企业,涉及房地产、融资租赁、物业管理等多种业务,甚至还有一家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公司——天津银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进入银隆董事会的三人,魏银仓、孙国华,以及魏银仓的侄子魏国华,任职的公司众多,多数为房地产开发公司。

魏银仓在珠海的起家是房地产。早在2006年前后,他名下的山海一品房地产公司就在珠海开发了多个“山海一品”住宅区项目。而《证券时报》的报道称,魏银仓大致1997年即开始从商,曾拥有他老家河北省武安市(县级市,隶属邯郸)最大的汽修厂,以及国道收费站等资产。

魏银仓开始进军新能源行业是在2009年。这一年他注册成立了银通新能源有限公司,并以其为主体收购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Altair Nano)53.6%的股权,金额为49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25亿元)。就这样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横空出世。

有传言称,魏银仓早年曾牵涉进邯郸的一起贪腐案,于是卖掉了当地的产业移民美国,后又回国。这一传言没有实证。投中网查阅到,2014年10月武安市委书记张臣良接受央广网专访时说了一段话:“我们有一个老板叫魏银仓,过去入了美国籍,通过我们动员放弃了美国的绿卡,回到家乡来。然后买断了美国奥钛公司的技术,和其他一家公司共同来武安投资300个亿搞新能源汽车。”

奥钛之后成了银隆的一面大旗,这家公司据称拥有钛酸锂电池的顶尖技术。不过在动力电池领域,钛酸锂电池是名副其实的“非主流”,普遍不被看好。在被收购前,奥钛一直在亏损,已经因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

银隆的另一面大旗是有“亚洲电动车之父”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银隆甫一成立,即延聘陈清泉为首席科学家。不过陈清泉曾公开表示,他只负责技术方向和战略。

银隆让魏银仓实现了一次身份的跨越。到了2010年,珠海评选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30人,魏银仓作为创新人物入选。他在颁奖礼上放言:“保守估计,在未来的3-10年内,珠海新能源产业规模可达到1000亿元。”据统计,2009年珠海的新能源车企工业总产值不过5.27亿元,可见魏银仓此言的豪迈。值得一提的是,董明珠同样作为入选人物出席了颁奖礼,这是二人可查的第一次同台。

关联交易?

银隆的《致股东函》称,魏银仓和孙国华管理公司期间,大股东通过关联交易侵占公司财产,部分行为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其中民事起诉的部分为7.8亿元,涉嫌刑事犯罪的部分为2.7亿元。

银隆并未透露更详细的情况,不过银隆确实常年有与魏银仓控制的其他公司进行大规模关联交易的传统。

早在格力电器收购银隆之时,收购案就详细披露了与魏银仓的关联交易。

其中采购方面如下:

以上除邹力明、孙国华外,均为魏银仓控制的公司。

销售方面如下:

以上均为魏银仓控股或持股的公司。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从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银隆向魏银仓控制的其他公司采购了超过2亿元的房产和设备。

同期,银隆向魏银仓控制或参股的其他公司销售了近7亿元的商品,其中主要是魏银仓设立的汽车租赁公司神通电动车采购的汽车。这些交易积累了大笔应收账款。到2016年6月末,神通电动车累积的应收账款超过5亿元。

2017年银隆的关联交易情况如何不得而知。银隆方面提出的损失金额高达近10亿元,若果真属实,那么魏银仓对银隆的财产侵占必定是常年持续的。

银隆能重回正轨吗?

董明珠的愤怒很好理解。

2016年,董明珠像一位白马王子般突然降临银隆。虽然格力电器收购银隆的方案被中小股东合力阻止,董明珠还是携万达、京东、中集等投资方,在2016年12月向银隆投资了30亿元。这笔交易中银隆的估值达到134亿元,是到目前为止银隆估值的巅峰。董明珠对银隆用尽了一切溢美之词,她说银隆“没有人认识,就像长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我们要把它挖出来”。

但是双方的蜜月期持续不过半年。在董明珠拿出“全部身家”投资之后,银隆的业绩与期待相去太远。银隆当时提出的目标是2017年卖3万辆新能源车,但后来实际完成的数字是不到7000辆。到了2018年初,银隆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各地工厂停摆、查封,多家供应商起诉讨债。而这一切,在董明珠看来首先是魏银仓的责任。

2017年6月,董明珠与魏银仓,一同出现在央视财经频道《对话》节目里。董明珠当着魏银仓的面表示,如果说银隆缺什么,那就是却管理,缺好的带头人。

更火爆的是下面一段对话。主持人问魏银仓:“要把此前的走路变成跑步甚至冲刺,能胜任吗?”魏银仓的回答是:“尽力而为。”董明珠闻言脸色大变,现场把魏银仓训斥了一通:“什么叫尽力而为?作为公司的一把手,必须上。除非你不在其位,在其位、谋其政,必须用极致的眼光要求你的队伍。这没有什么尽力而为的事情!

此后魏银仓很快被撤销了银隆董事长的职位,由孙国华接任。没多久孙国华也被撤,董明珠派遣自己在格力的干将全面接管银隆。

2018年1月深陷危机的银隆,目前看起来正在重回正轨。1月份银隆及其在各地设立的子公司遭遇供应商密集起诉索要欠款。但查询裁判文书显示,到了6月份这些诉讼已经基本上撤销。此前首先公开发难的珠海思齐也已经撤诉,理由是“已支付货款”。

但银隆还远称不上走出危机。法院公告显示,成都银隆、天津银隆等地方子公司近三个月有7起施工合同纠纷案密集开庭。银隆在各地的产业园拖欠工程款事件今年屡屡见诸报端。

从另一个数字也能看出银隆目前的资金压力。格力电器的财报披露,2017年格力向银隆销售了19.4亿元的智能装备和空调,到年底的应收账款余额为7.84亿元。2018年上半年,格力向银隆销售了2.4亿元的商品,应收账款余额却增至了10.45亿元,增加幅度为2.61亿元。

另外,眼下董明珠要面临的事情还不仅仅是银隆而已。本该在5月份就完成的格力电器董事会换届选举,拖到现在仍在延期。董明珠是否连任董事长,越拖越令人浮想联翩。随着格力的股价今年意外的萎靡,与老对手美的差距越拉越大,银隆事件如何解决,无疑会左右股东对董明珠的看法,同样也会影响董明珠自己的想法。而如果董明珠失去格力,银隆其他股东的看法是否又会有所改变?一切都充满了太多变数。

作者:陶辉东

关注创业者、GP、LP 坐标深圳。

责任编辑:李晶

媒体/商务/转载请联系:投中信息小助理

扫码报名

第12届中国投资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