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内斗江湖:易到高管打砸同事办公室,地产大佬遭兄弟联手废黜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文 | AI财经社 刘尹

  编|祝同

  都说商场如战场,企业内斗则复杂得多,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刀光剑影轮番上演,丝毫不亚于一部《宫心计》。

  事实上,人性的复杂和莫测,只是在商业世界的名利场中被揭开了其中的一角,企业内斗也仅是其中外在呈现形式的一种,但现实上演的情节往往比小说更加荒诞。

  易到上演全武行

  11月15日晚,在一张流传的邮件截图中,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严辞炮轰易到CEO巩振兵欺凌员工,称其“人品实在太差了,文化也低。”“是个无能的CEO”。邮件中还透露,巩振兵曾用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吕艺给其磕头。

  邮件截图流传出的同时,“易到CEO巩振兵逼迫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磕头”的视频也在网上疯传。视频中,身着白色T恤的吕艺侧对围坐在圆餐桌前的黑衣男子巩振兵,声称“做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做了一件错事,今儿个给大哥赔罪”,喝光手里的红酒后,旋即双膝下跪对着巩振兵磕头。

  整个磕头过程,巩振兵并无多言,表情平静。吕艺起身后,二人还一前一后地询问视频拍摄者,“拍上了吗?”邮件曝光后,再加上视频的火上浇油,迅速演变成一桩热点事件。

  此时,易到内斗大戏则直接绕过发展阶段,走向高潮。

  11月16日中午,易到用车出面澄清称,“此事对公司和CEO形象带来严重伤害,为正视听,公司随后将向公众还原该事件真相。”声明中,易到认为,“该视频没有交代饭局背景,且现场气氛与邮件所称的‘逼迫’不符。”

  易到官方回应不久,吕艺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称,当天曾三次向巩振兵下跪磕了7次头。吕艺称,巩振兵认为其管理无方,经常与巩提不同的管理意见,其旗下的团队更是遭到巩的挤兑。与此同时,巩振兵在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我已经报警,一切以警方处理为准。”

  当天傍晚,易到用车再发长文进行回应,并以“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做标题。易到认为,“吕艺引咎辞职,在近期对公司反抗情绪升级,可能是引发该事件的主要原因。”在易到的陈述中,10月25日下午,吕艺曾聚众打砸公司HR副总裁孟先生办公室,警察于当日立案处理。11月9日,公司同意吕艺引咎辞职申请,免去其副总裁职务。为此,吕艺曾向公司及股东韬蕴资本索取离职赔偿费用,无果。此后,吕艺多次在公司内部建立钉钉群,表达对公司及巩振兵的不满。

  在易到用车的澄清中,网传“易到CEO巩振兵逼迫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磕头”的视频则成了易到用车口中的“鸿门宴”。易到认为,该视频从饭前邀约、酒后磕头、拍摄角度、拍摄配合等事实来看,有蓄谋安排的嫌疑。而据易到转述,当晚在场的韬蕴资本总裁秘书李先生表示“现场气氛是非正式的,大家都喝了很多酒,平均每人喝了有3瓶红酒。视频是在喝了很多酒后,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拍摄的,巩总那晚喝太多了。”

  11月17日,吕艺再度发声,称“我承诺说的都是真相或者实话,交由社会公论,我希望巩振兵也可以这样承诺。”

  截至11月17日晚,易到内斗大戏尚未得到易到官方的三度回应,但吕艺却表示自己手里还有“实锤”。

  据悉,作为国内网约车的先行者,易到于2010年正式上线,在2014年完成了1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2015、2017年,乐视网、韬蕴资本又先后与其达成战略投资关系。今年8月,赫美集团透露欲从韬蕴资本手中接盘易到用车股权。正是此时,易到引入了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不过,巩振兵的到来,并没有改变易到的命运,今年11月,赫美集团宣布终止收购易到用车运营主体股权。

  新鸿基郭炳湘:遭母亲兄弟联手废黜

  吕艺炮轰巩振兵的内斗大戏,仅揭开了企业内斗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家族企业由于其特殊性往往成为内斗的高发地带,这可以从已逝香港地产大亨郭炳湘的家族内斗中窥见一斑。

  2018年10月20日,多家港媒报道,帝国集团主席、新鸿基地产前主席、地产大亨郭炳湘已于当日上午病逝,享年68岁。直到此时,其生前经历的长达10年的家族内斗或将正式迎来剧终的时刻。

  1997年9月,郭炳湘遭到世纪绑匪张子强的绑架,绑架案在当时轰动一时。这次不幸的经历为郭炳湘今后的人生都打上了沉重的烙印。在郭炳湘为人熟知的事迹中,绑架案后,就是与其家族持续数年的豪门内斗。

  28年前,父亲郭得胜因心脏病复发去世后,郭式三兄弟接过新鸿基地产大旗,老大郭炳湘出任主席兼行政总裁,老二郭炳江和老三郭炳联则出任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接过父亲大旗的郭炳湘,引领两位弟弟纵横地产界20年,在内地以及香港各处留下了无数地标性建筑。

  三兄弟维持多年的和睦,在2008年被打破,此后十年间,三兄弟的财产争执不断见诸报端。

  2008年1月初,三弟郭炳联拿出了一封美国医生的通知,指出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并不适合担任公司的主席及行政总裁。郭炳湘被迫于2月18日正式宣布,由两个弟弟接管其职务。据称如果郭炳湘提交医生报告证明已康复后,可由董事会恢复其职。

  不过,2008年2月18日,新鸿基地产对外公布的公告,则对郭炳湘在三个月后复职的事只字不提。两个弟弟的做法,让郭炳湘大怒,他严辞指责两个弟弟使用了“相当恶劣的手段”,误导美国医生做出了误诊。为了证明自己精神没有问题,可以继续担任公司主席,郭炳湘还亲自找来了香港4名医学权威替自己“正名”。

  做出了相当努力的郭炳湘,3个月后,依旧没有改变出局变身“废太子”的事实。2008年5月27日,新鸿基董事局迎来大换血,郭氏兄弟的母亲邝肖卿出任集团主席,而郭炳湘不再担任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转任为不参与日常管理的公司非执行董事。2011年9月15日,新鸿基董事局委任郭炳江及郭炳联为集团联席主席,两兄弟正式从母亲手中接过大权。至此,郭炳湘正式从新鸿基黯然离场。

  郭炳湘被踢出局后,郭氏家族内斗并没有结束,反而引向了另一个高潮。

  2012年3月,新鸿基陷入巨额行贿贪污案,公司董事局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被香港廉政公署带走调查。案件还牵扯出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贪污案,此案甚至被称为香港历史上最严重贪腐案。针对案发原由,外界众说纷纭。不过,大部分港媒更倾向于认为,该案件的揭发与几年前郭氏兄弟纷争中的“失权者”郭炳湘的举报有关。

  2013年11月底,新鸿基股权突现变化,新鸿基大股东郭邝肖卿将所持约12 .64%的新地股份,平分给两个儿子——新鸿基联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而郭氏三兄弟中,唯独长子郭炳湘未获分配郭母的股份。

  两个月后,郭氏家族内斗似乎倾向于缓和。2014年1月27日,郭母减持新地1.73亿股,其持股比例由31.32%降至24.93%。同日,郭炳湘增持1.73亿股股份,持股比例由0.82%增至7.21%。同年1月28日,新鸿基地产董事会宣布,郭炳湘因其他个人事务已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声称郭炳湘已确认与新鸿基地产董事局无意间分歧。

  达到表面的缓和后,2014年,郭炳湘通过将现有公司改名等方式,逐步筹组“帝国集团”。据港媒报道,郭炳湘离世后未立遗嘱。不过,有媒体引述公司注册资料指出,郭炳湘的三名子女基俊、蕙珊和基浩已于九月初出任父亲创办的帝国集团和帝国发展的董事,预料未来会正式接棒。

  贾跃亭VS许家印:权与钱的交锋

  在企业内部和家族企业之外,合作伙伴之间的花式内斗或许可以算作企业内斗的另类表现,而贾跃亭背后的法拉第未来和许家印背后的恒大则是这种内斗形式的代表。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以67.47亿港元入局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汽车(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在外界看来,“下周回国”的贾跃亭真是走了“狗屎运”,等来了孙宏斌之后的又一位“白衣骑士”,而这位“白衣骑士”还是许家印。

  之后,贾跃亭和许家印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美国当地时间7月13日,许家印和贾跃亭来了一次跨越国度的见面,从放出的照片来看,二人对彼此都相当满意。

  不过,对于这次造访,外界更愿意解读为是许家印不放心。在FF公布的信息中也透露,“白衣骑士”许家印认真对生产制造、电气实验室、动力总成、电池电控、设计工作室、车辆安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核心研发部门进行了细致的调研。

  果不其然,这次”甜蜜“会面后不到3个月,“不合”传闻随即传来,一代梦想家贾跃亭终成“地产商克星”。10月7日下午6时,恒大健康对外发声,意指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在融资受阻后撕破合约,谋划将恒大集团踢出局。

  在恒大健康的声明中称,贾跃亭在已经烧完恒大支付的8亿美元后,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公告一出,贾跃亭随即成为公众指责的对象,毕竟其老赖的名声还没有洗脱。在这场争权大戏中,贾跃亭不甘示弱。临时仲裁结果出来后,许家印和贾跃亭双方都对外称在仲裁结果中获胜。

  11月7日,恒大健康向FF母公司及贾跃亭提起仲裁,并对FF母公司提起法律诉讼。一天后,FF发声明进行反驳,称“FF会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在这场争夺控制权的斗争中,FF和恒大由撕破脸到互相指责,转变之快,出乎人的意料。而离开恒大的支持后,FF却面临着资金链紧张的困局,员工工资按时发放都成了问题,而更多的员工或有被裁员的风险。最新的消息显示,命不该绝的贾跃亭又迎来金主。11月13日,一家名为EVAIO的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声称已经与法拉第未来(FF)及美国投资银行Stifel进行了接洽,希望在3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9亿美元。

  不过,这场合作伙伴分道扬镳、互撕的大戏远没有结束,恒大健康和FF的最终仲裁还要等至少半年才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