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财政部长楼继伟: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边际税率还有调节空间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见习记者 吴小飞“从减税的角度来看,可以通过降低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边际税率来调节。以北欧的经验做参照,它们包含社会保险在内的财政收入,占GDP的40%,其增值税的税率达到20%,但是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降到了可以使企业具备竞争力的标准。增值税最终的负担者不是企业而是消费者,在前述两个所得税方面,还有调节空间。” 11月18日下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外事委员会主任楼继伟,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对财政政策如何应对当前经济局面时表示。

楼继伟认为,“通过财政工具,把当前陷入金融风险的金融机构,拆雷、降杠杆、去风险,这是可以有作为的。”不过,他表示,这同时也要求,监管方面有市场化的思路。如果监管方面不适当的管制,财政的一些措施是很难出手的。

就目前经济面存在的地方债务高、民企融资难等问题,楼继伟表示,地方政府的财政扩张空间不大,因为债务已经非常沉重了,且收入情况并不很乐观。“地方政府不能再搞大规模基建了。如果还是搞大规模基建,杠杆率就会越来越高,就会把风险往后推,这时候再出系统性风险,麻烦就更大了。”中央财政仍有发挥财政调控的空间,但是情况也不乐观——最新的数据显示,11月的全国财政收入是下降的。

楼继伟还透露, 2018年11月公布的2017年社会保险决算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各级财政补贴各类社会保险的费用高达12000亿元,而且每年的增长幅度很大。

他认为,我国的社会保险体系是高度碎片化的,是不可持续的,每年都要靠财政补贴。这个问题不解决,前述规模的社保补贴还会继续增长。在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无论是社会养老保险还是社会医疗保险,压力都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