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县泥朵镇镇长、派出所所长呷他入选四川省特优候选民警

  【编者按】:大多时候,时光是总是催人白了发,把衰老递给世人,与之不同的是时光递给呷他的是忠诚果敢,十三年的从警生涯中,每一段都是一部成长的励志片。他三回故里,身兼两职,既是镇长,又是所长,只因人民群众的需要;面对穷凶极恶、手持半自动步枪的杀人犯,他不畏凶险,英勇无畏,在嫌疑人举枪的那一刻猛扑了上去,只因他是为人民而战;仅凭“一支烟头,一个脚印,一腔口音”,他就带队侦破了不少棘手案件,只因他心中始终装着群众;带领牧民群众修路建房、大搞集体经济建设,只因他要在增收致富的路上不落下一个群众。他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和群众唠唠家常。

  呷他,藏族,三级警督,现年40岁,色达县人,现任泥朵镇镇长兼派出所所长,获得全州公安机关首届“十大雪域卫士”称号。呷他工作的地方在色达县泥朵镇,系色达县海拔最高、条件最差、社会治安较为复杂的乡镇之一。距色达县城135公里,辖区总面积557.8平方公里,平均海拔为4200米,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多年坚守的呷他,承一抹藏蓝诉说着“使命必然”。

  他不是传奇人物 却有着几回故里的传奇

  “我在泥朵乡有很多父母,为行走不便的孤寡老人扫扫地、挑挑水解决生活急需解决的问题,是我作为儿子的义务。”这是呷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他把“泥朵乡”当成了自己的家,而他就是这个大家庭的儿子。入警十三年来,放眼全州,像呷他同志这般身兼镇政府正职、又兼派出所正职的情况也不多见,这也是“大家庭”对他十几如一日的认可。他不是传奇人物,却有几回故里的传奇。土生土长的呷他,熟悉着当地习俗和群众工作,同时也热爱着这里的一切,这也成了他几进泥朵乡工作的原因。2005年刚入警的他就以草原骑警的身份,在泥朵乡派出所工作,一年后就被提拔为泥朵乡副所长,随后为丰富其工作经验调至其他地方工作;2010年他又回到泥朵乡,因踏实的工作态度和丰富的工作经验被任命为泥朵乡派出所所长;2012年在群众和组织的信任下,他再次被任命为泥朵乡乡长兼派出所所长;2016年6月泥朵乡撤乡建镇,他同步改任镇长兼所长。

  他不是办案神探 却仅凭着“一支烟头”侦破了一起抢劫案

  “这支烟头只有青海才有卖的,一定不是当地人干的。”2017年7月12日午夜2时,色达县泥朵镇东然村道路建设的施工队工棚内发生了一起抢劫案,4名大胆歹徒持刀闯入工棚,对从梦中惊醒的工友言语恐吓、殴打威胁、打伤3名务工人员,抢走了8部手机和11000余元后驾车逃离。由于案发地位于川青交界边缘牧区,位置偏僻,通讯不畅、交通不便,待呷他带领民警赶到时,嫌疑人已潜逃多时,且不知去向。正在案件陷入僵局、一筹莫展的时候,呷他凭借多年的侦查经验,在现场发现了一支烟头,他便断定作案人员不是当地人。

  随即他列出了一群可能犯案的高危人群(多年的侦查工作,使呷他对于高危人群极其敏感和熟悉,在脑海过一遍就能大致梳理出),7月13日便基本锁定了嫌疑人身份,并开始秘密布控,寻找最佳抓捕时机。7月24日,在青海达日县吉迈镇成功抓获其中3名嫌疑人,通过蹲点守候于7月15日将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果然不出他所料,嫌疑人是青海籍人。

  他不是超级英雄 却敢于向持枪杀人犯直面亮剑

  泥朵派出所管辖范围大,当地情况较为复杂,加之警力不足,加班成为呷他工作与生活中密不可分得一部分。有时凌晨甚是深夜,一个求助电话、一个报案电话,他都要带领派出所民警前往现场。面对几乎所有基层派出所都难以摆脱的“夜班综合症”,回首许多个加班的日日夜夜,呷他都在别人面前都付诸一笑地打趣道:“你们都笑我喝白水都会胖,我只有多加点班,看看减肥的效果”。其实,作为一名警察,大家心中都知道:警情就是命令!无论地冻天寒还是其他任何的危难险重,只要身着这身藏青色,我们都义无反顾,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与使命。

  在侦破"2012.3.23 "持枪杀人案件中,他及时带领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往案发现场。经过查找线索,询问目击证人,他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面对穷凶极恶、手持半自动步枪的犯罪嫌疑人克某,他不畏凶险,冲锋在前,英勇无畏,在嫌疑人举枪的那一刻猛扑了上去,控制住了犯罪嫌疑人,避免了事件的进一步恶化和人员伤亡。至此案件成功告破,收缴半自动步枪1把,子弹27发。

  在侦破“2016.1.6” 入室抢劫案和“2017.2.18”牦牛盗窃案的过程中,呷他同志身先士卒,与办案人员一起不分昼夜的分析案情、摸排走访。本就身患“四高”高原病的他,在长期的熬夜加班后,身体健康值更是直线下滑,一同办案的人员都在劝他休息,可是他硬是要坚持。在“2017.2.18”牦牛盗窃案件破获后,积劳成疾的呷他也随之病倒。

  他不是钢铁战士 却还笑称“风湿和大雪是减肥的一剂良药”

  “原本坚强的我,自以为身体像石头一样的我,今天还是倒下了。”这是2017年3月24日呷他在朋友圈的一篇说说,这不免让人心疼,在怎么健壮的身体也受不了年复一年的劳累,最终他还是病倒了。2017年3月24日呷他在成都进行治疗,由于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终日劳累再加上受湿气的影响,他的双脚肘关节、膝盖严重水肿结晶,导致轻微变形,进行了手术。面对战友和家人的担忧,乐观的他言笑到“没事,调理调理就好了。”在术后的第15天他又投入到了他的工作中。

  2018年5月,正值泥朵镇虫草采挖季节,因高原湿气双脚肘关节、膝盖手术还未完全康复的呷他加入了泥朵镇蹲点工作组“牧羊式”管理服务的行动中。5月的色达大雪纷至,虫草山上的天气变幻莫测,气候也要比泥朵乡恶劣几倍,害怕他旧病复发的战友们纷纷劝说,让他留在派出所,但呷他却说:“我们是战友理应在同一条战线上,我不想因为身体的缘故当逃兵,况且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呷他和他的战友住在简陋的帐篷,喝着雪水在虫草山上一呆就是两个多月,战友们经常在夜里看见呷他因风湿的疼痛,整夜翻来覆去,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两个多月的蹲点工作结束了,虫草山上没有发生一起恶劣事件,老百姓也收获满满,而呷他和他的战友却瘦了一圈,黑了一圈,回到派出所的呷他还幽默的说:“风湿和大雪是减肥的一剂良药”。

  他不是白衣天使 却是牧民群众患病时首喊之人

  “在生我养我的地方,贡献我的青春是我最幸运的事。”作为土生土长的“老色达人”,对于群众,他有着特殊的情感,始终奔波于派出所、镇政府、群众家而或是医院,偏胖的身体总会使他在奔波中汗如雨下。

  “呷他哥,我父亲病了,你能去帮看一下吗?”2018年11月16日,正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一位年纪在30岁左右的牧民放下摩托车跑到呷他跟前,还没来得及询问,呷他便坐上摩托和他一起回去,原本偏胖的身体在骑上摩托的那一刻显得特别的灵活。到了东然村牧民家中,老人向娜躺在床上,略显憔悴,看见呷他来,稍稍坐了起来并缓慢的将布满皱纹的手伸向呷他。在一番谈话后,呷他便开车将老人送到了县医院检查,看见老人病情稳定后,他才缓缓离去。像这样的事,在呷他同志身旁经常都会发生,牧民因为地区偏远,受教育程度较低,在医院看病,填写住院单,缴费这些在平常不过的事,甚至是与医生对话交流,在他们眼里变得异常困难,每每这时他们会找到最可依赖的呷他帮忙,呷他在会让他们感到踏实。

  “为群众修房修路,发展集体经济建设增收致富,拆除私占乱搭人行道乱象,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些是我这个镇长的工作的一部分,没什么值得讲的。”在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呷他哥一直握着手机,时不时看一下,他告诉我们:他担心群众需要的时候他不在身边。我留意到他的手机相册里满满都是群众的照片,有群众的证件照、生活照,他是群众的儿子,此时更像是群众的父亲,生害怕错过群众的“成长”。

  他不是人民教师 却被同事们尊崇为最好的生活导师

  “该严格的时候严格,该关心的时候关心。”对于民警来说呷他所长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怕的人。在工作中,他总是善于发现干警的长处,因材安排工作,充分调动了民警的工作积极性,“在一起干事,必须要有团结精神。”在他的严格管理和教育下,泥朵派出所民警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非常团结,这也成为了乡里及周边兄弟称赞的美德。

  徐世成是一名汉族干部,2013年来到泥朵镇派出所工作,泥朵镇恶劣的气候条件再加上沟通时的难度,使他一度失去了工作热情,感觉多待一会儿就会窒息。心细的呷他注意到了徐世成的状态,便多次找到徐世成谈话,并告诉其他民警要多积极帮助他、关心他。“在呷他哥和兄弟们的帮助下,我逐渐喜欢上了这里,并开始尝试学习这里的语言,风俗习惯,尽量和群众有话聊。” 徐世成讲到,之后的他因为热情认真的工作态度,成为了泥朵镇派出所骨干,也成了呷他得力的助手。“呷他哥就是我的最好生活导师,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坚持不下来了。” 徐世成激动的说道。

  编辑:尼公

  审核:陈笑秋

  来源:色达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