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霍格沃兹,“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的“神奇之旅”

列车到达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哈利?波特开学之后的两个月,期中考试之际,他的生物学课本《神奇动物在哪里》突然从课桌悬浮到了空中,并且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环。

书本哗啦啦被无形的手翻到最后一页,如同油漆刷一般,书的厚度突然增加,在这不速之客的“后记”中,有一只庞然的大猫咪,毛发斑斓,“大若虎,五采毕具”,名为“驺吾”,是纽特?斯卡曼德新发现的一种神奇生物。而这出自中国《山海经》的神兽“驺吾”也随纽特?斯卡曼德踏上了归乡之路。

▲电影《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剧照,埃迪?雷德梅恩(右)饰演纽特。(东方IC/图)

时隔两年,由“小雀斑”埃迪?雷德梅恩主演的《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全球上映,在纽特的魔法箱里,驺吾是他的“能力者”,而在雷德梅恩的魔法世界中,褪掉神奇动物的光环,他不断追求完美的硬核演技就是他的魔杖,勇于挑战、不懈突破自我是他喃喃的咒语,而他的敢于冒险、打破规则的创新精神则是他从未离身的麻瓜模式“旅行箱”。

起点完美,

却选择以演员的身份不断“犯错”

在《神奇动物》第一部中,埃迪以魔法世界里的“神奇动物饲养员”纽特一角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再次化身“纽特”,他有新的挑战目标:“在高强度高体力耗费的情况下,让纽特的特技表演动作变得更有趣,更加与众不同。”

像许多英国演员一样,埃迪和弟弟一起读《哈利·波特》长大,一直渴望着出演该系列作品。“《哈利·波特》对我的影响,更多是一种对未知世界的探索。”终于成为J.K.罗琳笔下的主角,带着一旅行箱的神奇动物进入魔法世界,这个“哈利·波特梦”总算圆了。

▲2018年10月28日,北京,埃迪-雷德梅恩现身《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发布会。(东方IC/图)

事实上,正如哈利·波特生来拥有魔法力量的高能设定;现实世界里的埃迪,出身也堪称完美,只是他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

埃迪·雷德梅恩,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身世“堪比电影”,却和演艺圈毫无关系。

他的家族成员个个声名显赫,高祖父引领伦敦时尚风潮;曾祖父一手创办伯明翰大学土木工程和矿冶系,任职国家资源局主席期间提升了采矿安全制度,连凯特王妃的祖辈也曾是这位主席的手下;埃迪的父母分别为商界高层和物流公司老板;大哥是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英国公司的CEO,曾与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同窗。

同时,埃迪本人具有英国人典型的腼腆外表,学历也合乎英国的正统教育:高中就读于伊顿公学,与威廉王子同届;毕业后升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修读艺术史专业。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电影剧照。(东方IC/图)

成为电影演员之前,埃迪是一名舞台剧演员。12岁时,他登上伦敦西区舞台,出演了根据《雾都孤儿》改编的舞台剧《奥利弗!》。

戏剧世界如此精彩,彻底迷住了埃迪。慢慢地,莎士比亚戏剧他都能信手拈来,《第十二夜》《理查二世》等舞台演出为他日后饰演电影角色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台上台下,生活从此扬帆起航。

随着一举拿下话剧界的奥利弗奖、托尼奖,到奥斯卡金球奖双料影帝加身,作为家族投身演艺事业的第一人,埃迪做到了声名不坠。此时,众人眼中的埃迪早已拥有了顶级演技,他却始终心怀敬畏。“这十多年的工作中,我在不断以演员的身份犯错,只有从错误中学习才能取得进步。我的二十岁就是不断尝试,想看看自己到底能走到多远。到了三十岁,我反而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踏实,积累了这么多过后才意识到,犯错就只是犯错吧,这并不是世界的尽头。”

显然,在埃迪的人生字典中,没有“最好”,只有一次次的“更好”。

▲《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电影剧照。(东方IC/图)

持续的警醒与思考,

只为每一秒表演都精准到位

真正高贵的不是出身,是教养。在北京的这几天,埃迪亲身诠释了这句话。

他几乎拒绝了主办方特意安排的所有特殊待遇——只在大厅吃饭,不搭专属电梯,偶遇影迷有求必应,努力学说中文,一路圈粉无数。

和走红好莱坞的传统英伦风前辈不同,从容貌到性格,埃迪的演技、个人魅力都自成一派。在戏剧这条道路上,他每一次的选择看上去都离经叛道。

刚满36岁的埃迪,出演的知名作品看似不过《悲惨世界》《万物理论》《丹麦女孩》《神奇动物在哪里》等,塑造的人物却个个出彩。

▲《悲惨世界》电影剧照,埃迪-雷德梅恩饰马吕斯。(东方IC/图)

埃迪对于角色的精准度要求极高。早在2013年BBC制作的迷你剧《鸟鸣》(Birdsong)中,他饰演一个在战争前后陷入情感纠葛的军官。剧作拍得波澜不惊,但演员连眉眼里都带着戏,他将角色对爱人的思念、对生存的渴望演绎得深刻细腻,如海面下的暗涌般摄人心魄。他的表演被英国媒体高度评价为“足以让成年男性流泪”。

在《万物理论》中饰演斯蒂芬·霍金时,埃迪花了很长时间和肌萎缩侧索硬化患者相处,以便更好模仿他们的状态。他请来舞蹈演员帮忙示范动作,从捡起一支笔,到吃饭、喝水、站立、走路……对着镜子练习控制自己的每一处细微动作,以求每场戏都获得最到位的表演状态。每份努力都颗粒归仓,对比剧照和霍金本人的结婚照,连拄杖倾斜的角度都毫厘不差。

▲当地时间2015年2月8日,英国伦敦,在2015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上,埃迪-雷德梅恩凭借《万物理论》一举夺得最佳男演员奖,推霍金轮椅走上红毯,场面十分感人。(东方IC/图)

▲埃迪-雷德梅恩《万物理论》剧照。(东方IC/图)

到传记电影《丹麦女孩》,埃迪深入跨性别者群体,做了整整一年的体验式考察与学术准备,试图从心理层面理解变性人。对于角色的每一次情绪转变,后期完全女性化的一颦一笑,他都把控精准。从他的表演中,你能看到人物在经历性别转换后,内心深处的痛苦挣扎与系于女性意识的欲望。

▲电影《丹麦女孩》剧照。(东方IC/图)

学术背景和对自身演技的高度精准要求,成就埃迪塑造出如此众多的复杂角色。他曾谈及做演员的感受:“拍电影是要持续的警醒和思考,我觉得很辛苦,当然恐惧和担忧也是其中一部分。”

最重要的,

是勇于不断探索新世界

时间是天地间最大的魔法,再青涩的少年脸,也躲不开岁月的刻痕。走出霍格沃茨的小雀斑,不再拥有“幻影移形”的超能力,却依然可以轻松驾驭时间,这是因为他心中和手上都有精准的表,把握好了每一个人生尖峰时刻。

▲埃迪-雷德梅恩出席《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伦敦首映礼。(东方IC/图)

近期,埃迪和菲丽希缇·琼斯继《万物理论》后再次合作,出演了一部名为《热气球飞行家》的电影。故事取材于19世纪的真实事件,讲述热气球飞行家试图打破人们最高飞行纪录的过程。最新公布的海报上,两人身处高空的热气球上,下方是如画的田园风光,既有浪漫爱情色彩,又带有奇幻冒险感。一看便知,另一个别具象征意义的角色形象即将诞生。

埃迪表示,他之所以热爱这部电影,是因为它告诉我们要“抬头看”。“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埋头于电脑屏幕,但事实上我们还有很多未发现的事物。我们要勇于仰望天空,不断探索新的世界,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这或许也是欧米茄选择埃迪担任全球名人大使的原因。不论是物理学家、魔法师,还是冒险家,他对任何角色都全情投入;无论获得何等荣誉,对演技的提升都毫不放松,始终向前看。这正与欧米茄追求精准和卓越品质的精神完美契合,成为彼此眼中的最佳选择。

▲他从不盲目追逐潮流,对于腕表这样的随身爱物,一旦选定,就无比专情。正是这份喜欢,让他在北京紧张的行程期间,特地抽出空来到访欧米茄旗舰店。

在专业制表业中,欧米茄有着领先群雄的实力,却从不以荣耀自居。

早在1894年,欧米茄就打造出划时代之作——欧米茄OMEGA19令机芯。

这枚机芯融汇了当时革命性的先进技术,包括以表冠调校时间等。整个研发过程还代表着生产方式从旧式系统到新式分工系统的跨越,大量减少了人力、物力,也充分提高了产品质量,成为工业化生产机芯的标志。品牌亦正式以OMEGA命名。

在制表业的历史长河中,欧米茄始终奔流在最前线。1999年,欧米茄再次打破传统制表工艺,推出革命性的同轴擒纵系统,这是250年以来制表业的首款新型擒纵系统,这一技术大大提升了腕表的耐用性和精准度。欧米茄每一次的变革,每一种创新,都兼具传承经典与现代摩登,推动着行业的进程和发展水准。

2015年,埃迪接下《神奇动物在哪里》角色的同年,欧米茄推出首款至臻天文台表。要想获得这个称号,机芯和整枚腕表都必须通过瑞士联邦计量研究院(METAS)设立的八项严苛测试,历经超过10天的测试,包括腕表的防磁性能、不同位置的走时精准度、动力储存和防水性能等。只有成功通过全部测试,能够抵抗15,000高斯强磁场的干扰,且每日走时精准度介于0/+5秒之间的腕表,才能获得这项认证。

“持续的警醒和思考”,这是埃迪的坚持,也是欧米茄的信念——欧米茄把获得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COSC)的机芯、整表送至瑞士联邦计量研究院(METAS)进行更严格的测试。日均精准度从一般瑞士机芯-15秒到+15秒的误差,到瑞士天文台认证机芯-4到+6秒的误差,再到至臻天文台认证的0到+5秒,欧米茄不断突破制表业的标准,用不竭的激情树立行业新标杆。

欧米茄计划在2020年落实所有表款均升级为至臻天文台腕表,由此提升产业的整体水平,给消费者提供走时更精准、工艺更精湛的腕表,目标一旦达成,将会是堪称制表行业的又一跨时代变革。

欧米茄对制表工艺和创新上的精益求精和不懈努力,亦让人联想到小雀斑在演艺道路上不断“抬头看”的信念:在对未知世界探索的道路上,对精准、卓越品质的隽永追求。

采访结束,和埃迪握手告别,看到他腕间的一枚欧米茄海马Aqua Terra腕表,俊朗雅致,和埃迪完美相称。

(本文为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