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底色”:投资的公司近期每天起诉5家企业

【财联社】 (记者 傅雷)“祸从口出”这一成语,在新东方创始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身上,又一次得到体现。

11月18日,俞敏洪在某论坛演讲时发表对女性不当言论,被指“三观不正”,引来全社会口诛笔伐。

同样被指“三观不正”的还有俞敏洪投资的企业。

北京全景视觉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景网络,834877.OC),由俞敏洪及其关联方投资的图片公司,近年来以版权保护为由进行维权式营销,使用密集起诉策略,对大量媒体及自媒体索求高额赔偿,并以此为主要商业模式。

大量诉讼使全景网络显得格外亮眼。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和俞敏洪有关的风险提示信息共有3261条,其中有近3000条都与全景网络的索赔诉讼有关。

一名向全景网络支付过赔偿的媒体从业者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说啥都没用,这个公司只要钱。”

歧视女性被迫道歉

11月18日,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俞敏洪在某论坛上发表“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的不当言论,引发舆论强烈指责,称其“歧视女性、三观不正”。

俞敏洪当晚紧急发微博道歉。

虽然俞敏洪在演讲中将“男人赚钱不管良心”归咎于“女人要求”并进行批判,但在媒体从业者一位媒体从业人员眼中,“赚钱讲良心”在俞敏洪身上也没有得到体现。

曾供职于某国资控股媒体的一位内容人员,在2015年曾主管该媒体的新媒体内容运营工作。这位人士称,他曾因图片侵权遭到俞敏洪投资的公司——全景网络的索偿。

天眼查数据显示,全景网络系一家图片公司,主营图片销售和相关版权业务。俞敏洪及其关联公司北京未名雅集燕园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北京未名)系全景网络的早期投资者。

全景网络2017年年报显示,俞敏洪和北京未名合计持有全景网络4.08%股份,为该公司第四大股东。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2015年那会,因为做微信公号文章时任意使用了一张网络图片,两个月后就被全景网络找上门维权了,对方要求赔偿2000元。当时的搜索引擎不像现在这样,还没有提示版权信息的功能,否则那会肯定不会用版权图片。”

虽然金额不大,但事件过程让该人士对该公司产生了负面看法。“由于网站并没提示图片有原作者版权,因此我们一开始想和对方商量下,看看能否删除涉嫌侵权但不做资金赔偿。结果全景网络找的代理律师很强硬,没有商量余地,除了钱,说别的都没用,否则就起诉,最后我们只能掏钱了事。”

密集诉讼创收上瘾

全景网络官网显示,该公司对外销售的图片价格在25元-60元/张不等,一位媒体从业人员所支付的“惩罚式”溢价最高可达80倍。

然而,比起其他有同样遭遇的媒体,一位媒体从业人员是“幸运”的,80倍的溢价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称,某些被诉方的求偿均价高达1万元/张,个别企业自媒体的求偿金额高达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报道并称,全景网络的求偿策略也是“看人下菜碟”:大公司会先沟通,小公司则直接发送法院传票。很多没有相关经验的自媒体和企业自媒体出于时间、精力和人力成本的考虑,就“花钱消灾”。

天眼查数据显示,仅仅从今年9月至今,全景网络就有564件诉讼案开庭,剔除个别作为被告的情况外,全景网络几乎每天都要在全国各地起诉5家以上企业,被告涉及各行各业,腾讯等知名企业亦在其中。

“维权式营销”——全景网络在公告中取的名字,给其带来可观的营收,同时益发依赖此种创收方法。

全景网络2017年年报显示,通过图片版权跟踪维权的方式带来图片收入以及图片维权收入增加2140万元,较同期增长 28.06%。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全景网络图片销售总收入仅增加了1730万元。也就是说,除了“维权式营销”外,其他图片销售收入事实上处于萎缩状态。

进入2018年,全景网络进一步加大技术投资,旨在让维权更为便利。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全景网络设立了图片版权监测中心,使用区块链技术和图像识别技术搭建,将被动的版权保护变为主动的版权登记、确认和维权追偿。

全景网络在诉讼维权领域过于活跃,也让俞敏洪的个人资料页面成了风险提示重灾区。

天眼查资料显示,俞敏洪个人页面中“周边风险”提示一栏共有3167条信息,其中有近3000条与全景网络有关。

“口无遮拦”俞敏洪

俞敏洪此次针对女性的不当言论并不是偶然,事实上,俞敏洪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言“口无遮拦”。

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18年夏季高峰会上,俞敏洪抨击国内互联网企业,“不管是拼多多还是阿里巴巴,包括腾讯,都是利用了中国人民喜欢买卖东西、喜欢互相八卦的这样的低级趣味。”

同时,俞敏洪还抨击处于风口浪尖中的中兴。

他表示:“有些中国企业不争气,比如说中兴,我曾经买了中兴的股票,结果现在差不多亏光了。更加要命的是,我发现中兴一年在科技研发中间的投入才10亿人民币不到,跟华为的几百亿投入相比,中兴号称自己是个高科技集团,真的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是很难受的一件事情。”

除了抨击企业外,俞敏洪甚至会扩大范围对某个人群进行点评。在该次峰会上,俞敏洪就声表示,中国的新一代人,从80后到90后再到00后的法规概念及其薄弱,对于保护自己的利益或者是过于保护自己的利益都是及其敏感。

俞敏洪似乎还对90后“特别有意见”,其曾在一次演讲中称,“90后创业者我不会投。准确的说,我不怎么信任他们,我对他们这个群体没有任何感兴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