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底”现天量,创业板抄底时机来临?

红刊财经 陶丹

积弱已久的创业板近期大有否极泰来之势,本周二(11月13日)更以8729万手的成交量刷新创设以来的最大量,尽管当天的成交金额800多亿元和历史上最高的2102亿元相去甚远,也比不上今年4月2日的年内单日最高成交金额1295亿元,但依然具有相当程度的指标性意义。“天量”反映出增量资金在积极入市,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一“天量”出现在创业板的“估值底”附近。根据国泰君安证券的研报,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在10月份最低下降至28.49倍,跌破2012年底行情启动时的30.95倍;同时,“估值底”出现的10月份,也是创业板ETF受到巨量申购的时刻。在低位大手笔申购的不可能是散户,只能是托底的长线资金所为。除了估值和资金的支持外,近期解决民企融资难的政策也利好民企占比较高的创业板。从这个角度来看,创业板此次见底回升,算是师出有名。

排除资金面、政策面和估值的支持,仅仅从技术面来看,创业板也孕育着较强的超跌反弹动能。从2015年见顶4037点到今年10月的最低点1184点,创业板指数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最大跌幅超过七成,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已经相当充分。而1200点附近,对应的则是2010年底的双顶,以及2013年底和2014年中形成的双底,对技术分析来说有相当程度的心理支撑作用(见图1)。多重共振之下,创业板指数展开一轮回升行情,也是市场正常波动中的合理行为。

但创业板是否就此完全见底,笔者则抱持相对谨慎的态度。以估值的角度来说,虽然和2012年大牛市启动前的位置接近,但创业板的规模历经了大扩容,从主板市场的经验来看,市场规模的扩大带来估值的高低点逐步走低,创业板真正的“估值底”或许还要再下一个台阶。目前30倍左右的平均市盈率,相对沪深两市平均水平并无特别优势,放在国际市场范围内也属于较高水平;从市净率的角度看,创业板10月份最低探至2.85倍的水平,距离2012年11月最低的2.26倍仍有一定程度的差距。因此,从谨慎的角度看,创业板还需要进一步化解估值的压力,才会催生真正的历史大底。

从周线的角度看,创业板指数在1550-1600点附近也面临着较大的压力,这一带存在两条压力线,一条是2015年6月和今年5月的高点连线,另一条则是2015年9月、2017年7月、2018年2月和6月四个低点的连线。目前这两条压力线正好在1550-1600点附近形成重叠,上方堆积三年多以来形成的巨量套牢盘,如果没有极其重大的利好和资金的增援,想要一次性突破这一阻力区难度较大(见图2)。

从稳健的角度看,目前将创业板的行情定位为反弹而非大牛市的反转更加稳妥。即使1184点成为创业板新一轮牛市的起点,也往往会有在阻力区主动回落、二次探底累积能量的过程,选择低吸而非追高将会增加投资的胜率。

如果借鉴美股纳斯达克指数的经验,创业板2015年以来的回落和纳指在2000年3月至2002年10月深度回调78%类似,其后创业板在经过反复探底、筑底之后,也将有一轮类似纳指在2002年10月到2007年10月的反弹走势,当时纳指5年涨幅高达158%。而纳指真正迎来长牛,则是2009年金融危机探底之后,从2009年3月到今年,纳指持续9年的长牛涨幅超过4倍(见图3)。而在这轮长牛之前,纳指经历了从普涨到分化的过程,苹果、谷歌等蓝筹股逐渐成为纳斯达克上涨的核心动力,而其它众多个股则归于平庸甚至走向退市。对创业板来说,在经过2015年之前的普涨和2015年之后的普跌,接下来的反弹行情将是分化的起点,一些估值仍然高企、缺乏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在反弹之后仍然面临较大的调整压力,而具有持续发展潜力的公司将成为创业板的中流砥柱。

在分化的过程中,普通投资者找到真正可靠的成长股,并且长线拿稳存在较大的难度,最佳的投资方式莫过于在相对低位,追随大资金进行指数化投资。在市场大浪淘沙的过程中,成分指数会不断调入优质的公司,逐渐淘汰较差的公司,为投资者定期调仓换股。这一机制确保了投资者能够较大概率买入创业板市场中的头部企业,一篮子分散布局也可以克服个股黑天鹅的风险。结合创业板指数的技术走势,笔者建议投资者可在二次探底考验“估值底”之后,以定投的方式逢低布局;或者采用“ETF+分级A”的模式,用波动较小、方向相反但又有保底收益的创业板A,来适度对冲创业板ETF波动的风险,取得确定性相对较高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