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级女演员,她的春天来了

终于等到了《无名之辈》的上映,这是好演员们给我们带来的一场盛宴,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其中一位——任素汐。

素者,白也。汐者,晚潮也。

最直观地看到她的名字,会觉得她应是个恬淡的人,但可惜,岁月静好,微风不燥,好像不是她的style。她对于艺术的紧张与挑剔形成了表面上的“喋喋不休”。

2006年,在中央戏剧学院大二学习期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本是导演系的她接触到了舞台剧,开始了话剧表演。随后,参加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小品大赛”,作品《人之初》获最佳舞美、最佳灯光、最佳演员奖。同年参演侯堃执导剧情电影《第八个泥人》正式出道。

这个导演系女孩从第一次登上舞台开始,她便从容舒适得仿佛天生即此材一般,令人叹服。她溢出的活力与灵性终于找到了最好的土壤去安放。

话剧《三人行不行》

话剧《学一学鸽子》

话剧《蠢蛋》

话剧《驴得水》

那部我们熟知的现象级电影《驴得水》,造就了任素汐这个现象级的演员。在开机前,她自信十足,因为这部话剧在搬上荧幕前,她演了有200场。她说除了她没人可以饰演张一曼,因为是她创造了张一曼。事实看来,她是对的。她不饰演,她在创造。

除此之外,她还会为自己的人物创造剧情外的故事,以求人物内心的丰满,《驴得水》里的“一曼日记”,以及在最近上映的《无名之辈》中创作的歌曲《胡广生》。

当你决定坚持一件事情,全世界都会为你开路。

表演就是她的坚持,于是她去参加了《我就是演员》,希望自己的表演能被更多的人看到,希望能接到更多好的剧本,因为就像她自己说的,我真的演的很好。

我就是演员《1942》片段

我就是演员《请回答1988》片段

当舞台的灯熄掉,当她的演绎落幕,她便藏了起来。她不想过多被采访,不想让她的观众在不是舞台的地方看到她。因而,她出演的另一部综艺也是带着表演去的,就是《幻乐之城》。

任素汐的父亲是一名二胡演奏员,在这样的艺术熏陶下自己也不乏对音乐有着自己的理解,这个以唱演的形式表达歌曲的节目无疑是综合了她身上最闪亮的优点,让人边听边流泪,也不知是唱的动情,还是演的感人。

总之,她有一种魔力。

她的文艺不是一成不变的宁静,而是在炙热中寻求沉稳的质朴。一簇在夜晚奔腾的浪潮,只献给生活的有心人。

素者,白也。任素汐的白,是她对于真实的坚守,是她像生活致敬的艺术理念。汐者,晚潮也,任素汐的浪潮,是澎湃汹涌,活力无限的,但却只释放给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