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款“白条”两斤重 “白条书记”冉宇航终落马

“白条书记”冉宇航案,又有新的进展。

《华夏时报》记者从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了解到,该检察院11月5日发布消息称,日前,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下称“彭水县”)大同镇原党委书记冉宇航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由重庆市彭水县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该案由重庆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经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交办,彭水县人民检察院受理该案。

“白条书记”冉宇航案,引发基层不小骚动。

“公款吃喝打2斤重白条,欠款约14万元。”彭水县大同镇一民营酒楼老板此前爆料称,自2016年开始,该镇一些领导经常来此酒楼吃喝、招待,喝郎酒抽中华烟、吃野味后做假单,留下2斤“白条”、约14万元的欠账至今未支付。

“除了吃喝‘打白条’外,不及时发放强农惠农补贴、拖欠工程款迟迟不给付的,也被群众视为‘打白条’”。11月19日,四川一位老村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所在的村修联村联社公路欠挖掘机老板30万元的工程款,打的就是“白条”。

“政府欠的钱总是要还的,这一任不还,继任者还得还。但有些前任留下的窟窿太大,少则几十万元,多则上百上亿元,财力紧张想还都还不上。”四川省一位镇党委书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坦承,有的前任不顾财力状况,举债上项目搞建设,往往会给继任者留下一个烂摊子。

“让失信者,既丢面子又砸饭碗,名利扫地。”在上述党委书记看来,对党员干部的考核既看“绩”也看“债”,把任期内产生的政府性债务作为政绩考核的一项硬指标,或许才能彻底根除“打白条”的现象。

“白条书记”冉宇航

“从2016年开始,镇里一些领导就常来吃喝、招待,但每次饭后结账,都不直接给钱,而是给我打一张‘白条’让我自己去镇里要……”近日,由重庆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的“白条书记”冉宇航案,已移送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检察机关指控,2017年至2018年期间,冉宇航利用担任彭水县大同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大同镇为民服务办事大厅改造项目中,套取财政补助资金人民币7万元;在大同镇农村C、D级危房改造项目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承建商所送人民币共计10万元。

冉宇航自2016年担任彭水县大同镇镇长时起,该镇政府多次到镇上一家酒楼搞公务接待,并打下2斤多重的白条,共计欠款14万余元。

对于大同镇政府公款吃喝并赖帐的行为,酒楼老板赵昌飞曾进行了举报。直到2017年9月,彭水县在政府公开信箱公开回复称由该县纪委调查处理。10个月过去了,此事仍未解决。

从爆料者赵昌飞反映的情况来看,大同镇政府一些人员在该酒楼的消费并不低,动辄数百乃至数千的餐费,还有高档烟酒。

比如,一顿花费一两千元的吃喝,主题定为“脱贫攻坚走访”的招待。据举报人说,当地有关领导曾向其说过,政府工作人员吃点野味,喝几百元一斤的白酒是正常的,不属于大吃大喝。但事实上,政府工作人员公款吃喝,吃野味、消费高档烟酒,党纪国法对此均有明令禁止。

彭水县大同镇地处偏远山区,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乡镇。正因位置偏远、经济落后,政府工作人员更应带头厉行节约,带领群众早日脱贫致富。

也有人称,违规公款吃喝,背后可能还涉及其他违纪违法问题。从举报人提供的材料来看,除了公款吃喝,赖账不还,该镇政府还存在报账单上虚拟人头凑数、隐瞒烟酒消费实情等逃避监管的问题,且很多白条上还没有镇政府工作人员的签字。

以2016年12月27日的白条来说,单子上显示的物品有郎酒、硬中华香烟、软中华香烟、红牛饮料、羊排等。“这是底单”,赵昌飞解释称,“政府的人告诉我,如果单子上出现烟酒这些,他们没法报账。这样的话我就要转单子,比如这些东西一共940元,是9个人消费的,我就写点其他的菜名,20个人消费,总价还是940元,但是单子上不会出现烟酒。”

赵昌飞提供的“底单”上还看到了“野味”的字样。赵昌飞称,冉宇航当镇长的时候,找他要过野山羊、菌、野生天麻,打的也是白条,没给钱。

去年,赵昌飞曾向相关部门反映大同镇政府公款吃喝打白条一事,但他始终没能要回餐饮款,冉宇航也一直在正常工作。

白条基层见惯不惊

记者此前走访基层了解到,与“白条书记”冉宇航一样,乡镇以“干部身份”“打白条”的,还真不少。“吃喝‘打白条’的背后,不只是经济问题,还暴露出基层对干部的监管不力,没有监管细则操作起来较为困难”。四川某纪委书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搞严一点的话,工作不好开展,不搞的话又落下话柄。”

在基层,大吃大喝的官员,大有人在。“我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违规宴请大吃大喝,最终把自己吃‘垮’了……”7月10日,宁夏贺兰县农业综合开发办、移民办、扶贫办原主任杨宁痛哭流涕的说。经查得知,2016年3月至2018年1月,杨宁在多家餐厅以单位名义违规宴请、大吃大喝,在餐厅长期签单挂账累计23.5488万元,平均一月吃掉1万多元。

“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没有钱还!”2018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全程直播“抓老赖”行动中,江苏某监狱狱警蒋某由此“走红”。据法院工作人员介绍,蒋某夫妻涉案7宗,欠债710万元,二人名下多个账户被冻结,但他们还有汽车、商铺等财产,属于有财产履行能力却拒不履行的情形。

更喜剧的是,有的老赖官员欠账还要面子。“咱们都是公职人员……能不能不押我,让我自己跟着走?”2018年4月9日,陕西省某局女副调研员李某被司法机关从药检大会现场带走时苦苦哀求执法人员留面子。

另据记者调查,在与乡镇、县级政府的经济纠纷中,很多老百姓即便胜诉了也拿不到钱。去找法院,答复正在执行之中;去找镇政府,领导说,现在没钱。

“要不是看他是当官的,谁愿意借钱给他?”四川广元一名村社组长告诉记者,他借给镇计生主任的钱,追问了两三年,对方就是“赖”着不还。

“你起诉,你也赢不了。”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副院长王晔对当地信用社更是口吐狂言。2002年到2003年间,王晔以购买货物名义从临颍县农信社贷款,约定在2004年还清本金和利息。然而,在过去10多年里,王晔总是以事情多为由拒绝与信用社工作人员见面,不仅利息一分没还,65万元的本金也一分没还。

也有官员老赖在约谈中主动还款的。8月6日,河南省信阳市某街道办事处职工卢某在听闻当地纪委监委将联合法院对失信公职人员进行集中约谈的消息后,匆匆跑到法院,主动要求还款。无独有偶,河南新乡市获嘉县一名失信“老赖”被纪委监委约谈仅3分钟,当场还款8万元。

“官员诚信不能只停留在道德自律层面,应综合运用问责、监督和绩效考评等制度。”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主葛晨虹认为,让失信者既丢面子又砸饭碗。

在治理干部诚信问题中,8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明确提出“对拒不履行承诺、严重损害企业合法权益的要依法依规追责”,要通过建立问责机制,从体制上避免“边清边积、先清后积”现象的发生。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