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私募传奇老将因病离世:炒股软件“F10”就是他发明的

今天私募圈传来消息,痛失一名大佬。

11月20日消息,本报获悉,国内知名私募人士刘宏因罹患胆囊癌扩散,于2018年11月18日在上海离世,享年54岁。他从业超过20年,业界知名。

作为中国证券市场的老人,1989年,为沐浴改革春风,天性不安分的刘宏毅然放弃了自己大学讲师的职位,只身南下闯荡深圳。

1994年,刘宏先生创办了第一家公司——深圳新德利公司,是国内第一家数字化财经信息服务提供商,并事实上树立了国内证券信息电子化的行业标准,其主营业务后来演化成了众所周知的“F10”。

1996年,刘宏在上海成立了上海新德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领导开发了国内最早的程序化交易系统。从那个时候开始,刘宏便迷上了数量化模型交易,并在之后先后创立博弘投资及数君投资。

行情软件“F10”功能的创始人

1994年,刘宏创立了国内第一家证券资讯服务商 新德利财经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德利”),注册资金50万元。

新德利率先推出了基于数据通讯的证券信息服务系统,该系统在两年后演化为嵌入在行情分析软件中的F10功能并沿用至今,成为事实上的行业标准。

最早的新德利证券资讯通过40条电话中继线连接的Modem池轮候支持全国各地的证券营业部拨入获取证券信息,后来改用X.25分组交换网传输这类信息,券商通过X.28方式呼入获取数据,1998年开始使用互联网传输。

1996年冬天,刘宏创办的新德利公司在其新推出的行情分析软件的自助交易模块中植入了自动吸纳和自动派发功能,这是中国内地最早的程序化交易系统,部署运行在券商营业部Novell局域网的DOS无盘工作站上,该程序化交易系统的客户端用C++语言编制,而其与交易柜台系统的接口程序则是用FoxPro编写而成,该接口程序运行在证券营业部机房,承担与同样是用Foxpro开发的柜台系统实时交换数据的任务。

事实上,新德利的经营模式类似于国际著名财经资讯机构彭博,主要通过向证券公司及投资者提供及时的资讯服务而收取费用。

他在这套系统中建立了现在炒股者们共知的F10行业标准。但这个行业很快因众多竞争者的涌入而变得利润微薄。信息服务的年费从5万元下降到1万元,最后到了3000元的赔本价。

大起大落,中国证券市场的老人

1984年刘宏在南开大学化学研究生班毕业后,担任了青岛海洋大学水产系的化学讲师。

1989年,刘宏携家带口来到深圳,然而,现实的残酷直接给了他当头一击,因为就业岗位紧缺,他只好先做起了搬运工。他笑称自己是当时学历最高的搬运工。

后来,刘宏当过一段时间股评家。

那时候,沪深证券交易所刚成立,投资者普遍缺乏经验,急需大量的市场信息和操作指导。刘宏在随后几年中很快成为当时赫赫有名的股评家之一。据刘宏自己说,当时他的文章几乎一字不改地全文刊登在《证券市场周刊》、《中国证券报》等主流财经媒体上。他说,就靠卖字糊口,一个月也能赚上5000元。

然而,股评家这个行当很快就恶名昭著,刘宏选择了急流勇退。1994年,刘宏创立了国内第一家证券资讯服务商新德利。

1999年,刘宏在将公司做到1/3市场占有率后卖给了世纪金源,并来到上海。

2000年,他成立上海润金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此后,因看好创新的金融产品,刘宏于2003年8月成立上海博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将公司业务明确定位于中国内地市场特有机会的数量化投资。于是,中国内地诞生了第一家专注于数量化投资和程序化交易的投资机构。

不难发现,刘宏在很多地方都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从国内第一代股民到证券资讯电子化的创始人,从最早的电子商务摸索到后来创建国内第一家市场中性对冲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国际资本市场中,这种程序化交易系统最常用的领域正是对冲套利市场。不过,在刘宏尝试开发程序交易系统的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冲基金对中国人来说还比较陌生,市场上还没有任何可以做对冲或套利交易的金融工具。而刘宏第一次接触到“对冲”的概念,可以追溯到他的学生时代。当时,他在南开大学图书馆里看到的那本讲美国证券市场发展史的书,令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对冲”和“市场中性”,可以利用模型与技术谋求与市场涨跌无关的收益。

他曾经试图开发出一个能够符合市场需求的中性投资工具。但这对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中国证券市场来说,无疑有些超前。面对现实,刘宏开发的第一套自动程序交易系统实际上是一个“买卖助手”:根据使用者的设定,在预定的价格区间进行自动买卖股票。他给这个系统取名为CAT(计算机辅助交易系统),有点借鉴当时流行的CAD(计算机辅助设计)。他自己表示,这个名称正好暗合当时流行的一句话:“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被认为是最成功的A股套利者

博弘投资的第一只套利基金自2005年2月上证ETF指数推出后开始运作,截止到2007年10月底累计实现收益192.92%。

在一个股指翻了五倍的超级大牛市里,这一收益率似乎不值一提。

但是如果注意到2005年该基金在指数下跌20%的情况下却获得47.7%的盈利;以及在2007年“5·30”暴跌中,基金收益率依然稳定维持在150%左右的高位,收益率几乎不受股市涨跌的影响。正因为这一点,在《私募英雄》一书中,他被认为是最成功的A股套利者。

博弘投资的第一只套利基金BEAF自2005年2月上证ETF 指数推出后开始运作。从那时起,刘宏管理的私募基金就开始每年利用各种指数基金和一揽子股票进行交易,第一年就在上证ETF指数下跌20%的情况下获得47.7%的赢利。这只基金为他们创下不少辉煌,在深圳100ETF上市的第一天,他们用程序化交易系统进行套利交易,在2个小时内获利40%以上。公司资金管理规模最大时达到7.8亿元人民币。

2005年、2006年、2007年3年收益分别达到48%、55%与28%,这些数字的绝对值相对2006年、2007年的两个牛市似乎并不令人兴奋,但就他们的投资业绩对应的Beta系数(Beta系数用来表征收益与市场的相关性)几乎为零而言,可以说十分不易。

“这是因为我们的投资收益不是来自资产价格的变化,而是来自市场效率的缺陷。”刘宏对时下“对冲”概念的泛滥甚为反感,认为这个词已经变成某种无所不包却没有明确内涵的“流行时尚”。相比之下,他更愿意将博弘的投资模式归入“另类投资”。

刘宏表示,所谓“另类”,是相对市场中的主流投资者而言的。在任何一个证券市场中,绝大多数投资者“赌”的都是上市公司盈利或市值的变化,实质上就是资产价格的变化。而另类投资者可以通过对冲等方式把资产价格变化对盈利的影响控制在很低的水平上,同时通过投资模型“赌”另外一些因素变化所带来的投资收益。

“除了期权、利差等因素外,还有一些近乎匪夷所思的交易变量,比如说波动率曲面的曲率,再比如说远期利率期限结构的陡度。”刘宏表示,正因为这些交易太过复杂,所以“另类投资”模式并不适合于普通投资者,对专业机构和超级富豪们更有吸引力。

相比起炒股时的“惊心动魄”,管理着套利基金的刘宏生活得更像一个深居简出的学者。除了推销基金时的路演和一些学术研讨外,刘宏更多的时间像一个导师那样,带着他的研究团队研究和推算着各种数学模型,“这正是我当年理想中的研究生涯”。

回忆当年的T+0交易

其实,“T+0”并非A股从来未有的新鲜事,这一交易方式早在1995年以前就实施过,1995年为了限制投机,才将“T+0”恢复至以往的“T+1”并延续至今。

回忆起当年的“T+0”交易,刘宏用“好玩”、“有意思”来形容。让他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情是:1992年,股票交易主要是通过填单的方式进行。在买万科A这只股票时,电子屏幕上显示的股价是10元,但即使刘宏填报的是13元的价格,仍然买不进去,于是马上改填每股18元,成交后很快万科A的股价涨到20元,刘宏马上填报卖单。十几分钟的时间,刘宏在万科A这只股票上每股就赚了2元左右。

在沪深两个交易所未成立之前,刘宏等最早的一批投资者都是通过场外交易炒股,后来场外交易取缔,股民进入营业部交易。由于当时没有涨跌幅度限制,股票数量也少,同一只股票不同营业部显示的价格往往不一样。在深圳,就有股民骑车来往于福田区和蛇口两地不用的营业部之间,获取股票的价差收入,进行套利。没过多久,刘宏成为大户,进入营业部的大户室进行交易。但即使是大户室,有时候也需要排队进行股票交易。

早期的营业部很多都是在银行里面,比如刘宏交易的地点就是一家银行深圳宝安南路的证券营业部,在进行电话报价时,有时候由于营业部电话占线而影响交易,有愤怒的股民因为情绪失控还砸坏了营业部橱窗上的玻璃。

“那个时候选股票主要是通过所谓的盘感,感觉什么股票要涨了,于是就追进去。很多股票都是越涨越追,越追越涨,然后在高位‘啪’地掉下来!”回忆当年,刘宏还能叫出一批老股民的名字,甚至营业部客户经理的名字现在还能脱口而出。

让刘宏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1992年11月的一个中午,午休期间,深圳国贸大厦附近的一家营业部里,一批大户集中在一起,商讨“抄底”事宜。他们认为股市已经跌得差不多了,于是商议集体行动,下午大家就调集资金,采取一致行动抄底。刘宏就是当时抄底大会的核心成员之一,他当时买的股票是鄂武商A。很快,A股市场就展开了强劲反弹。到1993年2月,上证指数涨幅超过了200%。

曾是A股定增大王

刘宏在证券市场摸爬滚打20余年,其为市场所知更多的是博弘数君总经理。而博弘数君为市场所知则是因为该公司在2010年底发行的类指数化定增私募产品,创新地引入主基金和子基金模式,不断提示产品规模,2011年上半年收益出色,资产规模一度达到30亿元,刘宏和博弘数君的市场关注度也大大提升,引发市场潮流,一大批定增私募产品跟风出现。

2011年上半年,“傻瓜式投资”战胜了大部分主动型私募基金和公募基金。

数据显示,分别成立于2011年1月、2010年11月的博弘定向2期、博弘定向1期2只定向增发指数型私募基金,各以43%、33%的涨幅位列非结构化阳光私募业绩冠、亚军,领先第3名达10%。

不过,2011年下半年开始市场持续下挫,博弘数君定增产品也难以幸免,净值大幅下滑。今年随着以创业板为代表的市场有所回暖,博弘数君定增产品净值有所回升。

2013年,刘宏离开博弘,自称有点累。据了解,刘宏的离职或与大股东的利益分配有关。虽然是博弘数君的总经理,但刘宏在博弘数君的股权占比只有30%,大股东孔伟华股权占比为70%。

刘宏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离职与股权利益纷争无关,只是感觉有点累。从博弘数君离职后,还会从事私募投资。据了解,博弘数君之外,刘宏还是上海摩旗投资公司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2014年的时候,刘宏重出江湖,深圳前海注册了一家名为“深圳好菜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私募基金。

而在他的官方认证微博上,也写着好菜鸟投资董事长。

最新的一条微博是他的生日,定格在了11月13日。

而刘宏的另一家公司摩旗投资,官网也变成了黑白色。

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