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主到阶下囚,日产董事长被捕,全球最大汽车联盟崩溃?

《财经》记者 王斌斌 实习生 任颖/文 施智梁/编辑

11月19日,东京,天气多云转小雨。

当天下午4时许,日产汽车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走出从法国飞来降落在羽田机场的客机。初冬10多度的风吹在脸上已有些许寒意,随后两位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的人士直接将其从下机口带走。戈恩,这个曾经日产的救世主,在日本的土地上成为了阶下囚。

(日产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图/视觉中国)

根据朝日新闻等多家日本媒体报道,戈恩少报报酬合计多达50亿日元(约3亿元人民币),这属于“虚伪记载有价证券报告书”,严重违反了《金融商品交易法》,因此日本的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以涉嫌违反证券交易及相关产品的监管规定为由,在日本机场逮捕了戈恩。

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相继发布公告,将向董事会提议解除戈恩的董事长及代表董事职务。而法国雷诺汽车方面表示将在近期召开董事会,目前“已经了解了日产公司公布的情况。在听取戈恩本人如实说明事件经过之前,我们会努力维护雷诺的利益。”

受戈恩被捕的影响,20日的东京股市开盘伊始,日产汽车的股票便遭到大量抛售,开盘跳水6%以上,上午报收962日元,刷新了今年盘中最低价。三菱汽车的开盘价也骤跌7%以上。日产汽车关联企业、从事车身生产等业务的日产车体公司的股价也大幅下跌。

2016年12月开始,卡洛斯·戈恩兼任雷诺、日产、三菱三家汽车集团的董事长,一度被称为“汽车沙皇”,他也表露出带领汽车联盟称为全球销量冠军的野心。2017年9月份,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出台了“Alliance 2022”(“联盟2022”)计划,戈恩的目标是,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收增加到2400亿美元。

但如今,戈恩被东京检方逮捕,灵魂人物的退场势必会使联盟一定程度上松散化,会有新的救世主出现,让这支汽车航母舰队继续前行而不解体吗?

拯救日产的成本杀手

1996年,就职于法国米其林公司的卡洛斯·戈恩进入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开始了他纵横捭阖的汽车生涯。

三年之后,这个被称为“成本杀手”的法国人,在日本这个陌生的东方岛国上,对日产汽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自1991年起,日产汽车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持续下滑,从6.6%的全球占有率减少到1999年的4.9%,八年内有七年亏损,从一开始销量可以和竞争对手丰田并驾齐驱,一路下滑至不到丰田一半。当时负债两万亿的日产汽车危机四伏。

在自传《一个成本杀手的管理自白》里,戈恩写道,刚进日产时,面对的是一种全面性的信心危机。“我记得沃尔沃汽车前任老板斐迪南·皮耶曾说:‘两头骡子怎么样也呈现不出一场赛马盛事。’”

成为日产首席运营官的戈恩花了1999年整个春季的时间调查日产在海内外各环节的状况,这几个月的工作让戈恩得到一个新外号:7-11,像这家遍及日本的连锁超市一样,戈恩不断在寻找日产危机的原因。不久,戈恩提出了日产三年振兴计划:在三年内,日产将推出二十二种新产品,降低百分之二十的生产成本,裁掉占总数量14%的二万一千个职位。

在强硬的振兴计划下,日产仅用两年时间就扭亏为盈,4年间还清公司2万亿日元的债务。由挣扎到健全,在死亡边缘的日产一跃成为全球利润率最高的汽车公司之一,戈恩也被称为“日产的救星”。

日本经济日报发型的《日经商业期刊》在2002年公布的一则针对九百为企业精英主管所做的年度调查报告中,戈恩以四百五十票遥遥领先,独占鳌头,成为日本民众心中最具领导能力的人物。

日产的背叛与抛弃?

在戈恩被逮捕后,法国雷诺汽车公司19日发表评论称:“已经了解了日产公司公布的情况。在听取戈恩本人如实说明事件经过之前,我们会努力维护雷诺的利益。”

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法国政府作为雷诺的重要股东,仍然致力于与日本日产的合作关系,并决定未来几天的行动。他拒绝评论对戈恩的金融不端行为的指控,并表示后者目前应该被推定为无罪,直到证明有罪。

相比于法国方面的力挺,日产和三菱似乎选择抛弃这个来自法国的董事长。

11月19日深夜,在戈恩被捕后,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他表示,“是否应该起诉,将在今后进行判断”,但会考虑研究刑事检举以及索赔,并将尽快成立第三方委员会,调查违规背景。

同时在发布会上,西川也提出动议董事会免除戈恩在日产的一切职务。三菱汽车紧随其后,发表了类似声明,提议董事会立即解除戈恩的董事长及代表董事职务。同时三菱还将迅速开展公司内部调查,以查明戈恩在该公司是否也存在同样的不当行为。

日本方面的抛弃不仅是被捕之后的迅速切割,戈恩被捕更是来自于日产内部对于他的调查。

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戈恩为自己的薪酬水平做了辩护:“如今薪酬受到的关注比过去更多,我受到很多关注……关于高管为社会做了什么事情,人们也问很多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绩效的要求减少了……首席执行官们绝对必须在基本记分卡——增长、利润、自由现金——上拿出好成绩。”按照戈恩的理解,用业绩说话,好业绩值得高薪酬。

在戈恩被捕后,日产官方发布公告称,根据内部检举,在过去几个月内,日产汽车公司(以下简称日产汽车)一直在针对该公司代表董事兼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和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的不当行为进行内部调查。

内部调查显示戈恩多年低报自己的收入以安抚股东。截至2015年3月的五年期间,戈恩的薪酬达到近100亿日元(合8870万美元),但在财务文件中报告的收入只有实际数额的一半,从而涉嫌违反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去年,戈恩在这三家联盟公司的薪酬总计约为1700万美元。6月,雷诺股东批准了戈恩2017年740万欧元(657万英镑)的薪酬待遇。除此之外,他在日产首席执行官的最后一年获得了920万欧元。

戈恩少报报酬合计多达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亿元)这一持续欺骗市场的行为若属实,则是重大犯罪。

西川广人直言,这种不法行为是严重的并已持续多年。因此,昨日东京检方在下机口的“守候”,正是由于日产汽车的“背叛”。不过“背叛”这个词汇太沉重,因为戈恩自身就犯错了,被调查出存在50亿日元酬劳的少报,出于维护法律公平正义和公司治理的需要,日产选择大义灭亲,无可厚非。

但这个词容易被人提起,因为戈恩既是日产的救星,也是“刽子手”。在成本缩减政策之下,数以万计的日产员工下岗,但他每年却领着20亿日元的工资,“杀了日本人,肥了法国人”,这种不满情绪必然会存在于公司之中。

此外,戈恩心中有着一统雷诺、日产和三菱这三家公司的野望,不少人也会担心两家日本公司“去日本化”,这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背叛”的阴谋论看似是站得住脚,但和一位熟悉日本商界的朋友说起此事,他不认为日本人就因此栽赃嫁祸,不过“落井下石十之八九”,更何况,在日本,“各个领域都有洁癖”,私人的丑闻必然成为全民公敌。

因此,日产公司对于戈恩并没有手下留情,除了少报巨额酬劳外,内部调查还揭露了关于卡洛斯·戈恩的其它严重不当行为,例如挪用公司资产。若这一罪名坐实,日本评论员称他可能还要被追究“渎职罪”!哈恩将面临更为严厉的指控。

退场:联盟的终结?

“如果我失败了,我就变成哲学家。但如果我成功了,这将是本世纪汽车行业最大的成功之一。”说出如此豪言壮语的戈恩还未将日产、三菱、雷诺最终统合,成为世界第一,一纸逮捕令使他强行退场。

2016年12月,受到排放数据伪造丑闻打击之时的三菱获得了日产投资,戈恩也兼任三菱汽车公司董事长,雷诺、日产、三菱三家汽车公司组成联盟,在汽车销量上与大众和丰田竞争。到了2017年,联盟就实现轻型车销量全球第一的目标。

毫无疑问,如若欺骗行为属实,戈恩难逃牢狱之灾。但这个由戈恩一手建起的联盟会否终结还是未知。

戈恩对于三家联盟来说如此重要,雷诺股价一度下跌11%,日产也重挫10%,三菱的股价同样大跌,股价反映了戈恩对于合伙联盟的重要性。灵魂人物退场,联盟就此土崩瓦解?

三菱汽车CEO益子修说:“戈恩董事长还兼任雷诺的董事长和CEO,这相当于我们同时失去了关键人物,三菱必须密切关注日产和雷诺的经营体制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伯恩斯坦分析师马克斯·沃伯顿表猜测雷诺和日产之间可能存在鸿沟,他提出了日产潜在“重新日本化”的可能性以及联盟的结束。

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在19日的记者会上反驳这一说法,戈恩的违规行为不会对联盟产生影响。日产希望保留这个联盟,但也认为这是改变其管理结构的机会。西川广人将戈恩可能被检方认定的犯罪,部分归咎于金融中过多的权力集中在金融上并且缺乏透明度。

“这一发现推动了改革连接雷诺、日产和三菱的管理结构的必要性。”西川广人说,在未来,重要的是避免在一个人身上集中过多的权力,需要一个可持续的系统。

其实,这个“汽车沙皇”并没有沉溺于权力之中,在戈恩的规划中,可能在未来几年辞去联盟主席的职务。毕竟他一直在幕后工作,制定一个结构,让汽车制造商在保持独立性和品牌认同的同时保持合作。

成为哈佛商学院案例的戈恩同样不会被人们遗忘,但公司的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同样需要制度进行制衡。在这个汽车行业变革的时代,车企需要英雄来拯救,但避免戈恩的悲剧重现,同样值得警惕。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