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配角戏,我都当主角看

最新一期的《奇遇人生》请到了白举纲和赵立新,三个人的组合就像一家人一样舒服。

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刚刚见面的三个人迅速以「理想主义」打开了彼此陌生的大门。

转眼,三个人就紧坐在几平米的小角落中侃侃而谈,阿雅问及赵立新对「娱乐圈」的态度,一直沉默的赵立新好像突然找到了话题的倾诉点,无奈地说起他看到的「娱乐圈」的现状。

‘没文化’‘不读书’‘虚头巴脑’赵立新对于娱乐圈的事情有着自己的一番见解。

赵立新今年50,丝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一个行走的宝藏男人。区别于「男孩」的稚嫩,尽显男人的魅力。

真正让很多观众发现、认识到「赵立新」这个名字的,是他上的一档节目《声临其境》

这个节目所参加的任何一个嘉宾,都带来过惊诧的感受。但唯独,赵立新的出现,才真正地感受到,什么叫惊为天人。

一个人,在节目中,用六种不同的语言、用多变的声音呈现面前的台词。

西班牙语、法语、英语、俄语、德语、瑞典语、中文,切换自如。

除了这个「哇」这个象声词,找不到用什么来形容这个老艺术家带给所有人的震撼。

演员、导演、话剧男演员、编剧、教授、主持人···

这些,全都是赵立新本人,貌似「演员」这个职业在这些职业中显得微不足道。

高中毕业后去上中央戏剧学院,在大二的时候因为成绩优异被报送至俄罗斯全苏国立电影大学(莫斯科国立电影学院),拿到导演系硕士学位,随后留在了瑞典做话剧演员,成为第一个考入瑞典国家大剧院的中国人。

这些经历,填满了赵立新每一个人生阶段。

这个人,他幸运也努力。

幸运地是他知道自己数理化不好,牟准心思要走艺术道路,所以同时有三个学校同时录取赵立新。

上海戏剧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北京广播学院,这些一类的大学纷纷相中了这个男生。

这个人也有趣,面对这些大学,任谁都会权衡利弊一番,再做决定。他,直接用扔硬币的方法决定自己何去何从。

而他所读的那个班,是一名前苏联专家开办的实验班,五年制,这也是目前唯一的一届。

所以他才有机会去到苏联继续深造学习。

但去到苏联才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语言沟通有障碍。

俄语中一个‘我’便有六种表达的方式,这是很崩溃的,在异国他乡又被托以殷殷期望,只能硬着头皮用八个月学会了俄语。

而后进到瑞典话剧院又学习了瑞典语。

2000后,赵立新回到中国,开始演戏。

所以在很多电视机剧和电影中,你能看到他的身影,有现代戏、古装戏、玄幻戏,非常多。

《永不消逝的电波》

《芈月传》张仪

《猎场》涂方至

《我不是潘金莲》史为民

你看他演的角色风格不一,几乎没有重复。在采访中,主持人对他接戏的标准是什么?

他说唯一的标准就是:这必须是一个好本子。

足见他对于剧本的挑选有多苛刻,但是不执著。

不执著于一定要演男一、不执著于角色的大小,只执着于这个剧本的精彩程度,更执着于自己的话剧事业。

在赵立新的认知范围内,戏剧是信仰、电影是梦想、电视剧是工作。

分得这么清,才能在这个娱乐圈内不随波逐流啊。

随手翻翻赵立新的微博,他的每一条微博几乎都充斥浓厚学者的味道,但又恰到好处的不显油腻。

当一个人的眼界和知识存储到达一定高度的时候,就会明白更多,看得更透彻,也不会再想初出茅庐的傻小子更冲直撞,而是学会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低调婉转地做自己。

就如赵立新本人说的:做演员的人、搞创作的人,不能没有骨头。

这个「骨」,还包括「戏骨」

胡歌曾经在一个颁奖典礼上,无比真挚地感谢这位老艺术家。

敬重生命、敬重观众的风骨,这个人说的就是李雪健老师。

1954年出生的李雪健,于我来说是横跨三代人的记忆。

我的妈妈、我的外婆,都是看着李雪健老师的作品长大的。

他最初的《渴望》,在当时的影响力,可以用风靡一时来形容,很多人在牙牙学语的状态下就跟着妈妈看这部电视剧了。

而同年上映的《焦裕禄》让李雪健老师拿下了第1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和第1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

别看电影中的他这么瘦,但是当初在选角的时候差点就与整个角色失之交臂。

导演对于李雪健来出演这个角色是很满意,因为看着他相貌老实,符合焦裕禄的外貌。

但是焦裕禄的妻子对于李雪健却不太满意,说:“看着他有些胖有些白”,李雪健为此每天晒太阳,一个月后不仅黑了,还瘦了20多斤。之后这个角色为李雪健的出名打响了头炮。

再之后就出演了《水浒传》中的宋江,这个角色可是非常深入人心,人物和角色的重叠,塑造了经典的角色。

《一九四二》中的李培基

《道士下山》

《杨善洲》

李雪健老师每次凭借作品获奖的时候,他颤颤巍巍的站在台上两只手捧着奖杯,总会感谢所有人,最后再说如果自己有机会的话,会好好的拍更多的戏,为大家服务。

纵然拿过无数次奖项的李雪健老师,在拿到奖杯的那一霎那还是激动地像第一次获奖一般,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像一个新人,能回报给观众的只有更加努力的贡献好作品。

一个人真诚与否,不仅仅是体现在语言上,更是行动上。

在《开讲了》节目中,他坐在舞台的一侧,看着下面所有的孩子,由衷的说了一番话。

靠人不如靠己,靠命运不如靠实力,靠流量不如靠演技。

这就是老艺术家一辈子奉行的真理。

为什么在一部戏中,明明有时候是冲着主角而去,最后却被配角“抢了”目光?

这不是戏霸,而是他对演技的精准定位,就能够让你不自觉得被吸引。

倪大红就是这样一个人,单说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他,但是他的角色确实近乎每一个人都看过。

《乔家大院》的孙茂才

《三国》中的司马懿,他饰演的司马懿可是真真切切的让所有观众记住了这个角色。90集的巨作,有人说:前四十集看曹操,后四十集看司马懿。足以证明倪大红对角色的定位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北平无战事》中的谢培东,而这个角色是其中最不好演的,前十四集中他的角色设定是一个有些絮叨的普通人物,到了十四集之后,他的身份是地下党北平一号人物。

不仅仅是要骗过戏中的人物,还要骗过看戏的观众,形成极大的反差。

倪大红对演戏到了痴迷的地步,你能想象一个演员对一个镜头动作处理有十八种的处理方式吗?

倪大红就是,金星就在采访中说倪大红老师是真的牛掰,对细节的把控和情感的控制,就能带来不同的体验和感觉。

和倪大红合作过三次的张艺谋对倪大红的评价非常高:“最小的角色都能琢磨出味道来”

但倪大红当演员的路可是真难走,22岁才考上了中戏,但周围都是俊男靓女,每次老师让大家表演的时候,倪大红演的最多的就是父亲这一个年龄段的角色。

也就是这张脸啊,看着老成。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老了还是这样。

当然在他的心里是会有沮丧的情绪,但是他的命还不错,在大一的时候就被谢晋导演看中,参演了人生第一步作品《高山下的花环》

再后来,他就被分配到了国家话剧院跑龙套,演配角。虽然不是主角,但是倪大红潜心研究配角的演技,慢慢的也成为了台柱子,甚至被更多的导演看中,才有了随后的这些作品。

就如刘奕君对倪大红老师的评价一般,在这样的演员身边演戏,很幸福。

还有一位,小人物专业户——刘佩琦

出道20多年,演的角色几乎都是小人物,所以「小人物专业户」这个称号就由此得来。

你看,小眼睛,窄额头,怎么看都不是标准的审美长相,但偏偏他在演戏的途中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贵人——陈佩斯。

当时的陈佩斯还是有着茂密的头发,和自己的父亲准备拍一个轻喜剧《二子开店》

当时有人给陈佩斯推荐刘佩琦演其中的一个角色「顺子」

试了两场戏,发现刘佩琦这个演员不错,所以当时在北漂的刘佩琦有了收入,也打开了自己的演戏道路。

第二个贵人,就是张艺谋。

当时《秋菊打官司》中与巩俐搭档的窝囊废丈夫还迟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结果刘佩琦一来,张艺谋当即就决定,他可以,外形一看就像个农民。

深知自己外貌劣势的刘佩琦索性就放弃出演男主角的梦想,一心钻研小人物的角色怎么演。

在《秋菊打官司》中,他和张艺谋商量自己这个角色一定要让认识刘佩琦的说他演的真好,要让不认识刘佩琦的觉得他就是随便拉来的一个农村男人。

不仅仅是自己琢磨小角色怎么演,刘佩琦还喜欢琢磨别人怎么演,在他看来,细节是一个角色的生命,这点和倪大红老师是相同的。

服装、道具都是辅助性的东西,真正能让观众看在眼里的是细节的表现和把握。

学习,是一个不断的过程。这就是老艺术家为何可以被人所敬仰的原因,始终看到自身的不足,始终抱着学习的心态,始终抱着演戏为第一的目标,所以才能把配角演的如此深入人心。

刘佩琦说“要用真心、真诚对待表演,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这是演员的本分。”

你能看到,这些老艺术家,到了现在这个年龄,不是因为岁月的流逝和片子的数量才有得这个称号,更是因为他们对待自己事业的赤诚之心让他们值得被称作「老艺术家」。

真心,是做演员最基本的。对自己、对观众、对角色,不论角色大小,正派反派,能被观众记住的就是好演员!

不是一心只想走流量,而忽略演技本身,随着年纪的增长,演员能留下来的,只有深入人心的作品,这才是演员真正的含义啊。

超级福利:在公众号内分别回复

“神奇动物”、“无名之辈”

玩游戏赢电影票哦!

不错过任何一篇橘小电的有料测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