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鲁“熄火”:全球召回64万辆 又遭8年来首度季亏

6年召回20次。

继日本本土丑闻不断、中国市场暴跌不止之后,斯巴鲁迎来了史上最寒冷的冬天。

日前,美国媒体报道称,斯巴鲁将在全球召回约64万辆汽车,以解决“两个可能导致汽车熄火的故障”。

其中,斯巴鲁将在美国召回约22.9万辆车,包括傲虎与力狮两款车型。在日本本土,斯巴鲁表示将召回大约10万辆在日本国内销售的汽车,原因是“出现了新的质检造假情况”。在中国市场,斯巴鲁自2012年12月14日至2018年10月31日,召回亦高达20次,最近一次召回涉及近7.7万辆斯巴鲁车辆。

全球三大市场的折戟,令斯巴鲁业绩表现黯然。公开数据显示,斯巴鲁上半财年全球总销量下滑9.3%至482000辆;营业收入暴跌74.1%至550亿日元,下滑幅度惊人。此外,斯巴鲁截至9月底的三个月营业收入亏损250亿日元,为2009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

斯巴鲁成立于1953年,隶属于日本富士重工业株式会社( FHI ),最初主要生产汽车,也制造飞机和各种发动机,是生产多种类型、多用途运输设备的制造商。2018年7月,斯巴鲁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384位。如此看来,斯巴鲁当下的境遇可谓冰火两重天。

以保时捷同款发动机和全时四驱著称于世的“运动之神”斯巴鲁,要彻底没落了吗?

“造假门”后遗症

过去两年对于斯巴鲁而言,无疑是多事之年。自2017年起,斯巴鲁在日本本土相继遭遇“质检门”“造假门”事件,给品牌带来了难以磨灭的负面影响。

2017年10月27日,日本媒体日经新闻曝光称,斯巴鲁位于群马县的组装工厂里,4名未经训练的工作人员参与了汽车的最终质检环节,且该质检程序使用已超过 30 年之久。当年12月,斯巴鲁向日本国交省报告召回约39.5万辆汽车,由此拉开了大规模的召回大幕。

2017年年底,斯巴鲁又被曝光在车辆出厂前对燃效和尾气的随机抽查中,亦存在长期篡改测试值的不正当行为。被发现存在问题的是该公司位于群马县太田市群马制作所的总厂和矢岛工厂。今年4月27日,斯巴鲁宣布调查结果,承认存在数据造假现象。

公开报道称,斯巴鲁对2012年12月至2017年11月期间生产的6939辆汽车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有903辆汽车的燃料消耗率、喷油排放气体数据篡改,包括森林人翼豹、“EXIGA”“WRX”以及丰田“86”在内的9款车型,这一数据造假行为始于2002年。今年6月,巴鲁公司承认又发现了“新的造假细节”。

相较于海外市场,斯巴鲁“造假门”在日本影响更为深远。受新近一次近10万辆的召回影响,斯巴鲁不得不主动退出2018-2019年度日本风云车大赏(JCOTY,Japan Car of the Year)决选名单—— 此前,日本年度风云车评审委员会刚刚公布斯巴鲁森林人等10款新车入围决赛。

随着召回规模不断扩大,斯巴鲁财务状况开始吃紧。网易汽车援引汽车新闻网站Autonews报道称,斯巴鲁第二季度营业亏损达25亿日元(约合2200万美元),净亏损达12亿日元(约合1060万美元)——去年同期,斯巴鲁实现了928亿日元的营业利润(约合8.163亿美元),以及27亿日元(约合2380万美元)的净利润。

在全球市场,第二季度斯巴鲁销量降至24.4万辆,同比下滑6%,全球收入降至7776亿日元(约合68.4亿美元),下滑了2.1%。

受此影响,斯巴鲁不得不下调了本财年营收预期,并希望通过进一步强化北美市场以提升业务表现。公开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斯巴鲁在美国市场的零售销量实现了增长。斯巴鲁预计将会在美国实现连续10年的零售增长。

合资“背运”

斯巴鲁对于美国市场的重视源自于,其产品在北美市场的优良表现。得益于水平对置发动机以及全时四驱系统卖点,斯巴鲁在美市场销量位列前茅。2017年,斯巴鲁在美国市场实现近65万辆的销量,并且在美已经保持连续70多个月增长。在权威杂志《美国消费者报告》的多次评选当中,斯巴鲁旗下的XV与森林人皆位列榜单。

但与在美国市场的地位不同,斯巴鲁在中国市场一直处境尴尬。2017年斯巴鲁销量仅仅3万余辆,同比暴跌34%,尚不及预期目标的三分之一——斯巴鲁曾为中国市场定下2016年10万辆销售目标,结果销量连年未增反降。

由于一直未在中国市场合资,加之销量节节下滑,斯巴鲁的折戟被认为“不是很重视中国市场”。

“应该不完全是这样。”对此,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告诉时间财经。实际上,不同于大多数人的认知,斯巴鲁早在1992年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并且一直在寻求合资伙伴。但相较于其他跨国车企的合资之路,斯巴鲁显然运气差了点。

1992年,斯巴鲁母公司富士重工与军工企业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以下简称“贵航”)合作,以支付技术转让费的形式,将斯巴鲁REX车型正式引入国内组装生产,即“贵州云雀”。

“其实云雀比奥拓、夏利都要好的,它0.8的排量还是四缸的,夏利1.0的还是三缸的,我们听着都很惊讶,你说做得多精致。”贾新光认为,但是这场双方都有飞机制造背景的合资最终以惨败告终,其中也有中方的责任。

主要原因在于,中国航空航天系统主要搞军用产品,与民用产品完全不是一种生产方式,“军用产品不用完全不用考虑民用市场,只要拿单子去生产就行了,汽车却全然不同,它既是民用的技术产品,又是时尚产品,二者距离太远了。”

2003年贵州汽车被青年莲花收购,宣告富士重工与贵航技术合资的彻底失败。此后,斯巴鲁曾多次试图与国内车企合资,包括一度成功在望的奇瑞合资项目,最终也以失败告终。由于丰田汽车于2005年持入富士重工16.5%的股权,斯巴鲁相当于丰田的关联企业,而根据中国的产业政策,丰田已经在华已有广汽丰田、一汽丰田两家合资企业,至此,斯巴鲁在华合资梦碎。

2013年初,经过多轮博弈后,国产无望的斯巴鲁只能退而求其次,与其在华区域总代理商庞大集团成立合资销售公司,不过二者的蜜月期仅仅维持了一年。2013年,斯巴鲁在华销量重回5.7万辆高峰,次年便急转直下,至2017年已经连续四年销量下滑,至今年更是进一步恶化,并由此引发中国经销商的集体讨伐。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6月,中国斯巴鲁经销商代表委员会公开“致中国斯巴鲁经销商全体同仁书”,控诉斯巴鲁在中国市场“不作为”,导致斯巴鲁2017年遭遇史上最糟糕业绩,斯巴鲁总部不得不紧急灭火,决定拿出2亿多元人民币给中国的斯巴鲁经销商作为这两年的销售补贴。

这被视为斯巴鲁在中国市场的最后一搏,业内多位人士认为,在菲亚特、铃木等跨国车企已经黯然退出中国市场后,斯巴鲁此举若无起色,恐将成为下一个铃木。

尽管对此斯巴鲁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发博表明,斯巴鲁不会退出中国,并在本年度的广州车展上推出新一代FORESTER森林人,但在业内看来,以斯巴鲁目前的形势来看,一年换一个产品亦成效甚微,“本身就是一个小众品牌,产品也比较少,国内价格又那么高”。

在行业人士看来,无论多少补贴都是暂时的,斯巴鲁急需推出一套切实可行的中国市场办法,提升销量步入良性循环。不过,留给斯巴鲁的时间显然已经不多。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斯巴鲁在华经销商数量已有200多家,斯巴鲁曾计划至2015年底将渠道拓展至280家左右。时间财经查阅斯巴鲁中国官方网站发现,截至目前斯巴鲁中国市场仅剩下180家经销商网点。(时间财经 金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