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庭投资暴跌暴涨的背后:“野蛮人”被消灭,新玩家收渔利!

作者 | 紫枫

流程编辑 | 派派

绿庭投资(600695.SH)主营业务是围绕不动产领域开展投资管理和资产管理业务。

根据公司2018年三季报披露的信息,绿庭投资的第一大股东为绿庭(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庭香港”),与第二大股东上海绿庭科创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庭生态”)是一致行动人,二者的实控人俞乃奋是上市公司绿庭投资的实际控制人。

绿庭投资曾用简称大江股份。2015年2月起,大江股份向投资控股型企业转型,证券简称变更为绿庭投资。

自此,绿庭投资一直走在“卖地卖子公司卖股票”的道路上。小伙伴们如果想了解绿庭投资过去几年的故事,可移步到风云君在去年分享的

《上市公司秀财技系列(二)| 绿庭投资遭证监会调查,此前靠变卖资产保壳多年》

里阅读,此文不再赘述。

绿庭投资最近一年的股价走势像坐“过山车”似的,让许多中小投资者和吃瓜群众大呼“惊险”。绿庭投资的股价K线图走势如下:

如上图所示,绿庭投资的股价在今年2月底上涨到高点11.77元/股后,开始转头向下、跌跌不休,甚至在6月中下旬,股价发生闪崩走势,出现了5个连续跌停板,跌幅高达71.25%。

随后,在10月下旬,绿庭投资的股价却出现逆转,连续上涨,13个交易日内飙涨145.59%。

绿庭投资的股价在仅仅一年的时间里出现大幅波动,或许是因为它的故事格外精彩。

一、绿庭投资的控制权争夺战

(一)上海炳通举牌绿庭投资,多只信托计划进场

2017年11月20日,绿庭投资发布《绿庭投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称截止2017年11月20日,上海炳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炳通”)通过二级市场买入绿庭投资3555.65万股股份,持股比例达公司总股本的5%。

随后,绿庭投资2018年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显示,截止2018年3月31日,上海炳通累计持有绿庭投资4351.9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6.12%,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请看下图:

由于绿庭投资公告的多份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披露了上海炳通买入绿庭投资股份的时间、股份数量以及成交均价,风云君整理出上海炳通大笔买入绿庭投资的时间图。

请看下图:

(备注:成交均价是根据公司公告整理)

从上图可以得知,从2017年11月8日至2018年3月21日,上海炳通总共买入4351.92万股,前后两次密集买入绿庭投资股份的成交均价约为10.51元/股和10.63元/股,合计成交金额达4.5亿元。

与此同时,绿庭投资在2017年11月20日发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还披露了用于增持绿庭投资股份的4.5亿元的资金来源。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增持资金的来源是上海康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3亿元)(以下简称“上海康裴”)和用3亿元借款作为担保而融资的资金(1.5亿元)。

令人感觉蹊跷的是,上海康裴的背后还出现了ST慧球(600556)前董事长和实控人顾国平的影子,真是故人依旧。

请看下图: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顾国平曾因ST慧球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于2017年5月12日被证监会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顾国平与ST慧球的故事在风云君在今年发表的《市值故事 | 鲜言往事和被玩坏了的慧球》中详细阐述了。此文不再赘述。

假如顾国平通过上海康斐间接持有绿庭投资的股份,此举毫无疑问是违法的。

为此,上交所向绿庭投资发出问询函,要求上海康裴解释增持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合规。

随后,绿庭投资在问询函回复的公告称,上海炳通与上海康裴仅仅属于资金借贷关系,不存在顾国平主导本次增持的情形。

此外,绿庭投资2018年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显示,天津信托·丰裕27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丰裕27号”)持有绿庭投资500万股,位列第九大股东。

该信托计划买入绿庭投资股份的时间与上海炳通的时间高度重合。

请看下图:

(备注:成交均价是区间加权成交均价)

经测算,丰裕27号买入绿庭投资股份的成本均价大约是10.28元/股,持有绿庭投资股份的市值大约是5137.5万元。

此外,2018年3月22日,《证券日报》发表文章《多个信托计划资金大笔买入——起底绿庭投资被举牌背后的场外配资江湖》。

《证券日报》的记者通过走访发现,伴随着上海炳通举牌绿庭投资,有多个信托计划也在大笔买入绿庭投资的股份,其中主要包括国民信托受托管理的国民信托·阳光稳健10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阳光稳健10号”)、国民信托·阳光稳健2号以及国民信托·阳光稳健7号。

请记住阳光稳健10号,下文还会提到。

而《证券日报》的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国民信托3个信托计划的委托人之一正是绿庭投资2017年报披露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位列第七的郭文风。

除了通过信托计划持有绿庭投资,郭先生本人还以个人股票账户的形式持有绿庭投资998万股。

根据绿庭投资的相关公告,郭文风郭先生在2017年11月24日首次出现在绿庭投资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经测算,郭先生的成本均价大约是9.8元/股,对应持有市值是9780万元。

请看下图:

(备注:成交均价是区间加权成交均价)

由此看来,上海炳通举牌的时间与多个信托计划和其委托人买入绿庭投资股份的时间非常接近,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二)两份充满火药味的临时提案

双方的交锋正式开始。

2018年2月14日,绿庭投资发布公告,称绿庭投资将于同年3月7日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随后,根据2月28日发布的《绿庭投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文件资料》显示,本次股东大会将进行绿庭投资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换届选举。

其中,公司将提名龙炼、林鹏程等9人担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2018年2月27日,上海炳通向上市公司董事会书面提交临时提案,提议增加高建先生等四人担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然而,绿庭投资随后以“该临时提案未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前(即2018年2月25日当日及之前)向召集人书面提交”为由,驳回了上海炳通的临时议案。

上海炳通也许在想“我都花了几个亿来举牌绿庭投资,怎么能连一个董事会董事席位都拿不到呢?”

于是上海炳通再次出招。

2018年3月1日,上海炳通第二次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提交临时议案,要求延时召开2018年第一届临时股东大会,并接受上海炳通的第一份议案,即增加高建先生等四人担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第二份临时议案的措辞比第一份严厉了许多,似乎带着一丝“颐指气使”的味道。不过,还是被上市公司董事会,以同样的理由不予采纳!

上海炳通这脸被打疼了,双方矛盾一触即发。

(三)剑拔弩张的现场和清一色的反对票

2018年3月7日,绿庭投资如期举办2018年第一届临时股东大会。

风云君不知道绿庭投资董事会与举牌方上海炳通在会场现场的刀光剑影。

不过根据公开信息描述,上海炳通与不少信托计划的股东对董事会改选等议案全部投了反对票。

而且,根据绿庭投资的相关公告披露,下图是绿庭投资董事会换届选举的A股股东表决情况。

请看下图:

从上图可得知,在董事会改选议案的现场表决中,9位董事会董事候选人获得的同意与反对的票数是完全一样的!

上海炳通与信托计划的股东们之间疑似有一定的默契。

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由于上海炳通与这些信托计划的合计持股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实在不多,即使很努力地投反对票,也没有阻止绿庭投资的董事会如愿改选成功。

不过上海炳通也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在二级市场继续增持绿庭投资的股票。

由上文可得知,在这次临时股东大会结束以后,上海炳通在3月9日至3月21日继续大笔买入绿庭投资697.98万股,累计投入金额达7422.68万元。

或许上海炳通是真的如它在绿庭投资的公告所说“坚定看好绿庭投资未来的发展”而继续增持绿庭投资的股份。

然而,事情正往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二、股价闪崩逼退了谁?

正如前文提到,有不少信托计划扎堆在绿庭投资的股东列表中。

这群信托计划的委托人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因股价闪崩而导致的强制平仓风险!

非常巧合的是,绿庭投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日,也就是3月7日,恰好是绿庭投资自2015年股灾以来股价的最高点,3月7日当天的收盘价是11.45元/股。

随后,绿庭投资的股价走势一路往下走。

请看下图:

从上图可以得知,绿庭投资的股价在区区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大跌71.35%,从2018年3月7日的收盘价11.45元/股下跌到6月25日的3.28元/股,跌幅高达71.35%,A股市值蒸发了接近30亿。

(一)三家走势几乎一致的股票

常理而言,绝大部分信托计划都是杠杆资金,持有股票的股价一旦下跌40%甚至50%以上,被迫强制平仓的概率就会大大提高。

而绿庭投资股价下跌的幅度高达73%,足以让选择死扛或者受限于某个交易区间的低成交量而卖不出去的信托计划爆仓。

前文提到的绿庭投资2018年一季报披露的第九大股东丰裕27号,从2018年半年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消失了。

据测算,由于绿庭投资的股价在6月25日已下探至3.28元/股,丰裕27号的浮亏比例高达68.09%,持有绿庭投资股份对应的市值迅速缩水至1639.2万元,亏损了3498.3万元。

而且,由于丰裕27号可能是杠杆资金,在绿庭投资下跌的过程中持有的股份或许已经被强制平仓。

同样疑似被强制平仓的信托计划还有阳光稳健10号。

根据全A股市场股票2018年一季度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列表显示,阳光稳健10号除了持有绿庭投资的股份以外,还持有波导股份854.11万股和东方海洋823.1万股。

非常巧合的是,波导股份和东方海洋的股价走势与绿庭投资的股价走势惊人相似。三只股票都在2018年6月14日起出现闪崩走势。

下图是波导股份的股价走势图:

下图是东方海洋的股票走势图:

一般来说,当信托计划持有的某只股票触发了平仓线而没有及时补仓,那么持有的其余几只股票有可能受到“连坐”影响而出现闪崩走势。

而阳光稳健10号持有的三只股票的股价走势或许恰恰验证了这一现象。

此外,前文提到,阳光稳健10号的委托人之一郭文风还用个人股票账户持有绿庭投资997.92万股,对应市值达9780万元。

据保守估计,除了3个国民信托的信托计划疑似爆仓,郭先生的个人股票账户在此轮大跌中亏损了5957.98万元,亏损比例达60.92%。

而郭先生也从绿庭投资2018年中报的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退出了。

(二)上海炳通被“扫地出门”

同样面临强制平仓的风险的还有上海炳通。

前文提到,上海炳通用于增持绿庭投资股份的4.5亿元有1.5亿元是通过融资融券获得的。而且,上海炳通增持股票的成交均价大约在10.51元附近。

据此推算,当绿庭投资的股价下跌到3.5元/股附近,上海炳通的3亿元担保金将全部亏光,并同时发生强制平仓。

而绿庭投资在这一轮暴跌中,股价曾下探到3.28元/股,如果上海炳通不及时补仓,将发生强制平仓的风险。

在这轮暴跌面前,上海炳通似乎放弃了挣扎。

绿庭投资在7月2日晚公告称,6月29日至7月2日期间,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炳通两融账户的部分绿庭投资股份被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强制平仓,累计平仓796.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2%,持股比例下降到4.999%,退出持股比例5%的股东行列。

请看下图:

随后,绿庭投资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上海炳通已彻底退出绿庭投资前十大流通股东列表。

上海炳通被“扫地出门”,绿庭香港与其小弟绿庭生态在此次控制权争夺战中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当然这似乎要归功于二级市场!

三、绿庭投资股价开始飙涨

事实上,股价的闪崩也使绿庭香港和它的“小弟”绿庭生态“惊出一身冷汗”。

2018年9月14日,绿庭投资发布公告,称2018年9月12日,绿庭生态将其质押给东方证券的公司2830万股办理了股票质押式交易延期购回手续,把购回交易日延至半年后,同时将持有的859.4万股用作对延期回购的补充质押。

至此,绿庭生态的股权被全部质押。

通俗的说,股价的闪崩让绿庭生态的股权质押濒临发生强制平仓,但是它又暂时拿不出钱来购回股票,只能再拖半年,同时再质押一部分股份,降低“债主”的持股风险。

既然上海炳通被扫地出门,那么自己的股权质押风险也要稍微缓解一下。

从10月22日到11月7日,绿庭投资的股价走势在13个交易日内出现了10个涨停,涨幅高达145%,截止到本文成文之日,股价仍在震荡上涨。

请看下图:

风云君翻开绿庭投资的龙虎榜,看到了一些令人咋舌的数据。

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10月22日至24日的三日龙虎榜数据显示,方正证券上海虹口保定路位列买一席位,买入金额达673万元;方正证券台州解放路占据买二席位,买入金额346万元,方正证券上海杨高南路、方正证券嘉兴中环南路和方正证券上海西藏南路三家营业部各自买入340万元左右。买入前五营业部交易金额占总成交比例高达66.14%。

巧合的是,五家上榜营业部全部来自方正证券,其中四家营业部买入金额都在340万元左右,且其中三家营业部都在上海。

中国银河证券哈尔滨西十道卖出金额仅176万,占据卖方首席;西部证券宝鸡红旗路、国元证券盐城世纪大道和华泰证券上海长宁区仙霞路等四家营业部各自卖出100多万元。

买方前五和卖方前五席位的三天净流入达1293.3万元,成交总额达2698.21万,占三日总成交金额的87%。

根据市值风云旗下吾股大数据系统显示,出现在上图中的10个证券营业部仅方正证券上海杨高南路证券营业部在最近三个月较为活跃。方正证券上海杨高南路在最近3个月内72次现身龙虎榜的买方营业部,上榜后3日内上涨幅度大于0的概率仅40.28%。

其余的营业部在近三个月活跃程度非常低,以上10个营业部在最近一年几乎没有任何合作记录。

绿庭投资龙虎榜上的买方前五营业部交易金额占总成交比例达66.14%,且买卖双方连续3天的成交额占总成交金额的87%以上,已经远超风云君曾经在《龙虎榜揭秘:五家营业部买入占比超40%,谁在操纵宜华健康?》中提到,宜华健康10家营业部的交易额占总成交比例的55%。(文章请前往APP下载查看)

如此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操纵股价”会是谁所为?

绿庭投资的股价在出现4个连续涨停板后,仅稍微修整两天,自10月30日起股价走势出现5个连续涨停板,可谓是涨势如虹。

而10月30日至11月1日的3日龙虎榜营业部交易数据揭示,有“新玩家”进场拉抬绿庭投资的股价。请看下图:

从上图得知,10月30日至11月1日的三日龙虎榜数据显示,长江证券深圳福华路成为买方首位,买入金额943万元;华西证券重庆中山三路紧随其后,买入金额935万元;安信证券南昌胜利路买入888万(这数字真吉利!);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和广州证券常州高新科技园两家营业部各自买入700多万元。买入前五营业部交易金额占总成交比例达5.01%。

华西证券重庆中山三路再次上榜,占据卖方首席,卖出金额达1354万元;安信证券南昌胜利路和中国银河证券北京建国路各自卖出约910万元,位列卖二和卖三席位;申万宏源南宁英华路卖出814万元,华鑫证券天津大港油田幸福路卖出726万元。卖出前五营业部成交金额占总成交比例的5.54%。

华西证券重庆中山三路和安信证券南昌胜利路同登买卖方营业部,股价对倒拉升的痕迹较为明显。

买方前五和卖方前五席位的三天净流出达450万元,成交总额达8997.33万元,占三日总成交金额的10.55%。

根据市值风云旗下吾股大数据系统显示,出现在上图中的10个证券营业部仅安信证券南昌胜利路、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和中国银河证券北京建国路在最近三个月非常活跃。

其中,安信证券南昌胜利路在最近3个月内31次现身龙虎榜的买方营业部,上榜后3日内上涨幅度大于0的概率仅45.16%;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在最近3个月内484次现身龙虎榜的买方营业部,对应的3日内上涨幅度大于0的概率是33.47%;中国银河证券北京建国路在最近3个月内68次现身龙虎榜,对应的3日内上涨幅度大于0的概率是35.29%。

其余的营业部在近三个月活跃程度非常低,以上10个营业部在最近一年几乎没有任何合作记录。

从这10多家营业部的活跃程度以及三日上榜的成交额、成交额占比等综合判断,绿庭投资自10月30日以后的接连涨停是比较标准的游资资金对倒、拉抬股价的模式。

四、绿庭投资的5位机构投资者

截止到11月19日,绿庭投资的股价已经从拉升前的2.61元/股飙升到6.85元/股。

疯狂上涨的股价估计让绿庭投资的机构投资者长舒一口气。

请看下图:

绿庭投资的前十大流通股东比较稳定,上图红框内的5家机构持有该股的时间超过一年了。

由于3家香港证券公司股东在股价暴跌的过程中都选择大笔买入绿庭投资的股份,它们持有的股份市值大概率随着股价闪崩和飙涨坐了一回“过山车”,浮亏比例在这轮大涨以后或许大大减少了。

此外,股权被悉数质押的股东绿庭生态可以暂时“放心”了,被迫平仓的可能性随着股价飙涨已经大大降低了。

除了上海炳通以及几家疑似被强制平仓的信托计划,所有的机构投资者与参与上涨的游资营业部似乎都从绿庭投资的股价上涨中受益良多。

那么,绿庭投资的股东总户数最近一年基本维持在5万多户,这5万多名中小投资者在绿庭投资股价的暴涨暴跌中有没有赚到钱呢?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市值风云APP

买股之前搜一搜!

大侠,文章看完了吗?

点赞的意思是朕已阅

已阅,已阅,啊哈哈哈哈……

点个赞再走呗

谢谢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