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数科的野心

文/ 姚心璐 编辑/ 谭璐

2015年11月18日,京东金融CEO陈生强首次在朋友圈提及“金融科技”。2018年11月,京东金融副总裁许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三年前,京东金融已开始构建金融科技梦。

今年9月,京东金融在多个平台悄然更名“京东数科”,此后,外界对改名原因有无数猜测。有观点认为,监管环境趋严,京东金融牌照不足,加之起步晚、发展受限,不得已向科技公司转型。

或许,京东数科有着更大的野心。

11月20日,在2018京东数字科技全球探索者大会(下称JDD大会)上,陈生强正式宣布品牌升级,除金融外,增加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和京东少东家四大板块,准确连接到2018年的热词“产业互联网”。

“金融科技,是数字科技助力金融行业发展,同样,数字科技也可以服务实体产业互联网化、数字化智能化……从金融数字化到产业数字化,是一个自然进阶的过程。”陈生强在演讲中如此解读更名的初衷:“当我们产业数字化的土地上长出来越来越多的新物种之时,我们发现‘京东金融’这个品牌已不再适配现有业务。”

或是迫不得已、或是顺势而为,京东数科一举覆盖了智慧城市、农业、传媒等多个热点板块,从金融走向金融科技、再走向数字科技。

另寻出路

从京东金融到京东数科,早有征兆。

2018年,互联网金融进入冰冻期。历经去年底现金贷新政、持续去杠杆后的资金荒、6月P2P暴雷潮,互金行业从风口跌至谷底,小玩家撤退,大中型企业向金融科技转型,小米、美团等新上市企业,也纷纷低调处理其金融业务。

寒冬的预兆实际更早。近三年,金融监管日益趋严,支付、货币基金、资金托管乃至征信等业务受到限制,各项牌照接近停发,互联网企业想成长为“全金融服务”公司,已成幻影。

大势之下,与其寻找尚未被限制的“金融业务”,进入下一个“风口-监管-谷底”的循环,不如抽身,转向ToB。

2016年下半年,京东金融成立金融科技事业部,原支付业务负责人谢锦生调任总经理。

过去两年中,该事业部主要与银行合作。谢锦生对《21CBR》表示,目前为银行提供三类技术方案:一是服务于底层能力,如大数据风控技术;二是为金融业务提供场景,比如在线业务上为银行拓展信贷业务场景,扩大财富管理资产和用户规模;三是将线上下连接,与银行线下网点结合,互为入口。

根据许凌分析,截至目前,金融科技事业部的工作已经向资管、保险、监管等方向延伸,资管部分对接券商、投行机构,有相对完整方案,保险领域则刚刚起步。

资金层面,“去金融化”的征兆是,2017年起,明星产品“白条”的资金提供方逐渐从自有资金转为金融机构,京东金融在其中的角色也转向搭建风控系统。

2018年2月,陈生强在内部员工大会上提出B2B2C战略,强调科技输出,将自身定位为“一家服务金融机构的数字科技公司”。从自身提供金融业务直面C端,变成“第一个B”,通过对“第二个B”提供技术,间接服务消费者。

金融科技既可以服务于金融机构,也可服务于其他领域。在今年的JDD大会上,许凌接受采访时说,“以前通过数字化模式,在金融的产业数字化里做了一些成功尝试,走过第一阶段,我们发现同样以数字和技术为基础,还有机会进入别的行业。”

2017年下半年,京东金融开始在服务对象上“另寻出路”。当年11月,首届JDD大会举办AI人才选拔赛,四个选题中,备受瞩目的“猪脸识别”,即为日后“京东农牧”雏形。

养猪蓝海

2017年,JDD大赛的热点是:96年女生所在团队拿下“猪脸识别”冠军,获得30万奖金,全组四人全部拿到京东金融Offer。

一年之后,“猪脸识别”项目落地,仍是JDD大会独一无二的热点。网易养猪、阿里区块链大米、众安养鸡,每一次互联网巨头运用新技术与农业结合,都迅速蹿红。2018年JDD大会上,主持人更调侃道,“不养猪的互联网企业不是好企业”。

“对于京东数科这样的大公司,我们选择的行业,市场要足够大。”许凌表示,“金融行业足够大,同样,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大国,又是较好的蓝海,行业效率提升1%,就有巨大的产业价值。”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生猪出栏6.88亿头,猪肉产量5344万吨,在猪牛羊禽肉总量中占比超过六成。按平均每公斤18元人民币计算,市场总产值接近10万亿元。“如果每头猪的养殖成本下降80块钱,这是多大市场?任何养殖场都愿意付出。”许凌说。

“养猪”的另一个考量是原有技术、业务的延伸。在JDD大会上,京东数科多次强调了“资产数字化”,许凌将这一概念与“养猪”结合分析,“有价东西都可成为资产,我们希望帮机构去做资产数据化,对于养猪场老板,了解猪的成长速度,通过研发技术,推算未来12个月的价格波动,即可总结为资产的增值模型。”数字化后,进而可根据养猪场的资产、变动,带入信贷,联结京东的金融业务。

近一年的筹划,“京东农牧”首个亮相产品,是被命名为“神农大脑(AI)”+“神农物联网设备(IoT)”+“神农系统(SaaS)”的解决方案。京东数科副总裁曹鹏介绍,目前这一方案应用于与中国农业大学合作的“丰宁智能猪场示范点”,拥有500头基础母猪。

具体来说,如果养殖场某只猪出现进食异常,通过对其身份识别,关联到生长、免疫信息、实时身体状况,再经过“神农大脑”分析,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异常原因,并通知饲养员对症下药。

在整套流程中,著名的“猪脸识别”被用于对猪的身份识别。“自动投喂的机器人,带有识别摄像头,每头猪过来,它会判断身份,再按照专家模型投喂,比如应该吃800克,超过就不会再喂了”。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发介绍,合作实验基地中,目前识别猪身份的方式,还是IoT耳套,“将来会换猪脸识别”。耳套的缺点是可以被偷换、人工成本较高。

曹鹏透露,京东农牧目前已与四、五家养猪集团有联合实验室,“前二十大的养猪集团,我们是一家一家谈,进去测试”。

早有预谋

与农牧的筹划过程相似,京东数科看重的赛道,会先布局8到12个月,发展到一定程度、有所产出时,才会公布。比如,今年2月成立的京东城市事业部。

2月份正是京东城市事业部总经理郑宇的入职时间。此前,郑宇是微软亚洲研究院城市计算负责人,在该领域从业12年,首次提出“城市计算”概念,被视为该领域的先驱和奠基人,他的加入,促使京东城市项目落地。事实上,再往前推3个月,郑宇即以大赛嘉宾身份,出现在首届JDD大会。

依此计算,对“城市”板块的设想,同样出现在2017年。在某种程度上,从猪脸识别、城市计算看,去年的首届JDD大会已对日后的转型有所准备。巧合的是,与大会相同,京东数科的缩写同样为JDD,只是前者代表JD Discovery(探索发现),后者代表JD Digits(数字)。

经过一年的孵化、转型、融资、内部架构调整等诸多事件,陈生强在多个场合、多次演讲中透露的“不做金融”、“专注数字科技”、“提供科技服务”,2018年11月20日,京东金融终于正式更名为“京东数科”。

这一天,除了公布的金融、城市、农牧、传媒等五板块外,曹鹏宣布,“基于全方位的数据科技能力,推出一系列黑科技产品”:自动化学习平台、汇集多年风控技术的“风控大脑”、智能测谎“京东心镜”、智能安防解决方案和第二代智能巡检机器人。

更重磅的,是“京东智能城市研究院”中清一色的“全院士阵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常务副院长潘云鹤领衔担任研究院的学术委员会主任。此外,受邀担任学术委员会的委员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吴澄、陈纯、李伯虎、吴志强和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原院长庄越挺。

无论从事业群的覆盖面,抑或人员阵容,京东数科都在努力证明,对数字科技,早有准备,势在必得。

只是,一年积累也只是刚刚起步。“猪脸识别”尚未应用到第一个合作实验基地,城市事业部推出的“城市计算平台”,也只是郑宇对“智能城市”规划的第一步。

“第一步是把平台打造好,”郑宇对媒体介绍,“其次是数据标准化、算法模块化,解决数据互联互通的问题,第三步是做平台生态化,开放给更多第三方企业和高校。”针对盈利前景,郑宇描绘了三种方式:政企合作、收取服务费,第二是与金融、广告能力对接,获取回报,其三,是构建生态后,开放企业使用、收取服务费。

这些梦想与前景、战略和盈利模式,都有待时间的验证。

2018年,产业互联网、智慧城市、农业科技等概念都意味着机会,也伴随风险。多面出击,带来的是更多机会还是分散力量,尚不得而知。

今年的JDD大会上,大家关注的焦点是科技。不过,在陈生强演讲中的寥寥几句,仍可一窥金融地位:“未来的京东金融,仍将是京东数字科技最核心的一个板块”。许凌在采访时补充说,经过5年积累,京东金融已经进入了高速增长的阶段,是京东数科的利润贡献者。

如果单从营收结构讨论,短期内,京东数科或许仍是人们熟悉的京东金融。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