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带砺:湖南抗日战场上各省地方军

全面抗战八年中,湖南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抗战初期,湖南人民全力动员一切力量支援抗战。武汉沦陷后, 湖南由后方变成抗日前线,成为抗战相持阶段正面战场的主要战场。

湖南在地缘上,北可接武汉三镇,东向可控赣皖以窥江浙,南下两广依为心腹,西南之门户屏藩。湖南战场的军事抗战,持续时间近六年之久。期间,粤军、川军、滇军、黔军、桂军、中央军等数十万部队汇聚三湘与敌对峙作战,有效地支援了全国的持久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

我相信桂军的魂魄系于这节普通的竹节上。

桂军

1940年,桂南会战期间,广西学生军一部在南宁附近莫陈村被日军包围,学生军誓不投降,集体殉国。有学生阵亡前于竹林中一竹竿上刻下:“终有一天将我们的青天白日旗飘扬在富士山头!”

日军在竹林中发现刻字,崇敬烈士气节,将其锯下带回日本设案供奉。前日军军官宫崎宫司及田村克喜,1966年将竹节遗书捐赠给台湾方面的《国军历史文物馆》。

陆军第四十六军属于桂军,该军曾于长衡会战增援衡阳,在湖南境内作战。

黔军因贫穷装备欠佳,与川军一道被誉为“草鞋兵”

黔军

贵州是贫瘠、弱小的省份。抗战时期人口一千余万,却为国家提供兵源六十余万。在湖南战场有一四〇、一〇二、一二一等师,先后参加四次长沙会战。黔军在战斗中英勇奋战,给予日军重大打击,承受了巨大的牺牲。

一〇二师长期在第四军番号内作战,与粤军结下了深厚的香火缘,其师长柏辉章任陆军第四军副军长,

图为一〇二师于一九三八年二月十八日,陆军第一〇二师全体官兵在追悼本师抗日阵亡将士大会(邹德怀藏图)。

图为第五十三军士兵于第二次长沙会战中作战情形。

东北军

陆军第五十三军是东北军万福麟部队。

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三年春,该军隶属第九战区指挥,期间一直在湖南、江西转战,先后参加了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一九三九年冬季攻势作战、第二次长沙会战等。一九四二年冬,该军调常德驻防待命。

一九四三年春,该军参加鄂西会战后,由湖南调往云南弥渡、蒙化地区,加入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序列,参与滇西反攻作战。

图为陆军第二十军在新墙河驻防演习情形。

川军

抗战中,川人郭汝瑰在淞沪会战中率四十二旅守上海月浦,情势危急对师长霍揆章留言中说:“我八千健儿已经牺牲殆尽,敌攻势未衰,前途难卜,若阵地存在,我当生还晋见钧座,如阵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场,身膏野革。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这段话,是川军抗战的魂魄。

陆军第二十军抗战期间,长期驻守湘北新墙河与敌对峙,军中士兵曾用川江号子编了歌谣:新墙河呦、新墙河、离了川军莫奈何……

该军在第九战区辖下,曾先后参加南昌会战、第一、二、三、四次长沙会战。1943年3月至1944年8月,先后参加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桂柳会战。一九四五年春,该军参加湘西会战和桂境追击作战。

图为滇军六十军戴着法式亚得里安盔在昆明列队出征。

滇军

滇军是云南部队从清末到民国的统称, 由云南地方实力派组建、指挥和武装的一支相对独立的军队。

滇军长期统治云南,并在民国初年借由政治事件数次向四川、贵州、广西等地扩张,称霸西南数省。在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抗日战争、云南解放中均作出巨大贡献,在中国近代政治军事舞台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

当然也没现在他们的后人自吹那么厉害:滇军四次挽救了中华民族……这样说,粤军岂不是挽救了N次?

抗战初期,龙云将滇军六个旅十二个团四万人编成第六十军出滇抗战。六十军军奉命开往台儿庄前线,投入徐州会战的第二阶段 。六十军撤离徐州后,因伤亡惨重进行了整编,第一八二、一八三两师各缩编为一个团。第一八四师编成三个团。

一九三八年七月,第一八四师参加武汉会战。十月,重新组建第一八二、一八三师再度开赴抗日前线。军委会第六十军扩编为第三十军团,卢汉为总司令。龙云在云南主持编练第五十八军和新三军,分别以孙渡和张冲任军长。两军于民国二十七年秋开往武汉,归入第三十军团。其后,一九四〇年六十军调回云南。

在抗战中,出滇三个军,除六十军返滇外,第五十八和新三军编入第九战区,转战湘赣各地。

粤军

粤军是在中国近代史最革命的军队,民国时期广东籍军人喜欢自吹自擂说中华民国是粤军打出来的,他省袍泽也不好反驳。

粤军的层次划分,可以用北伐前及北伐后断代,北伐后以陈济棠、余汉谋先后领导粤军。另有铁军之称的第四军,虽然半中央化,但从渊源上讲,仍被人视为粤军一部。

抗战中,广东部队第四军、暂编第二军的暂编第七、第八师长期驻守湖南,在第九战区长官司令部指挥下作战。一九四四年长衡会战,广东再派陆军第六十二军增援衡阳。

图为广东南雄籍,出身第四军新编二十师师长李子亮(左一)与其三个弟弟一九四一年在长沙合影,四兄弟从左到右依年序排列。

新编二十师在抗战末期撤销番号,并入四军五十九师,由李子亮出任师长,他四弟李子斌(右一)任师部特务连长。

————————————————————

民国时期直至抗战全面爆发前,国民政府尚未来得及将全国陆军统一整编,相当多的省军仍根据其历史沿革,保留相当的独立性。装备、训练、补给及指挥体系的不统一,自然有损战斗力的整合与发挥。但现实如此,莫可奈何。侵略者已打入国门,只能提起刀枪,奋起抵抗。

湖南是抗日战争的正面主战场,从一九三九到一九四四年,进行了六次会战。湖南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外,第九战区下辖各部更是牺牲惨重,湖南人民没有忘记这些来自全国各个地方,操着各种语言的汉家儿郎,将制作2019新年挂历,以纪念他们的功勋。

作者:连阳标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