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程1万6千公里,携带千万吨热核氢弹 美:对全世界发出警告

22日,俄罗斯军事媒体发标题为《萨尔马特洲际导弹将在2021年服役》(原文标题:Ракеты РС-28 "Сармат" заступят на боевое дежурство в 2021 году)的文章,文章称,俄联邦军事学说认为,战略弹道导弹是国防军事力量的核心,是尖端科学与航天技术高度融合的产物,是维护国家安全之重器。作为对某国推出《中导条约》的回应,俄罗斯计划在2021年之前完成所有萨尔马特洲际导弹的实验项目,并实现第一个导弹发射营的部署,据悉,在“萨尔马特”洲际导弹研制之前,SS-18“撒旦”导弹是俄罗斯在苏联时期研制的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也是世界上体积最大、威力最大的现役导弹。按照计划它将于2021 年迎来接班人——萨尔马特洲际导弹。“萨尔马特”导弹可携带10个重型或者15个中型分导式核弹头,射程大于10000千米。该导弹预计将可能采用“一体两型”的设计思路,针对西欧和美国提出不同的设计方案。其中,针对美国的方案,导弹起飞重量150至200吨,射程16000千米,投掷重量达8吨,略高于“撒旦”。

针对欧洲的方案,导弹射程9000千米,起飞重量100至120吨,投掷重量5吨。两种设计都采用了分导式核弹头。据悉,该导弹由俄罗斯马克耶夫国家导弹中心研发承担研制工作,“萨尔马特”弹道导弹充分体现了俄罗斯对于自身重型液体导弹技术的自信。俄罗斯媒体认为,作为一种高技术战略性武器,“萨尔马特”洲际导弹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研发“萨尔马特”洲际导弹的技术难点有很多,其中最基础的当属大推力动力技术。洲际导弹的发动机燃烧室在几千摄氏度的高温和几十个大气压的高压下工作,功率可达几百万千瓦,相当于一个城市的用电量,这对发动机的制造材料和工艺要求相当高。与此同时,要达到洲际射程,导弹助推器必须多级串联却又不能采用外挂助推器技术,这对发动机推力和燃料利用效率提出了很高要求,在界面绝热、燃烧稳定性等环节,稍微处理不好都会导致灾难性事故。

与其他核大国相反,俄罗斯十分推崇液体发动机,应该说俄罗斯坚持液体弹道导弹的开发一方面是看中液体弹道导弹的推力大,远程投送能力强的特点。尽管苏联也在大力发展固体发动机,如“白杨-M”等型号就采用先进的固体发动机,但现役的如 SS-19、SS-18、SS-N-23等型号依然采用液体发动机。这与俄罗斯具有成熟的液体发动机技术密不可分。应该说,俄罗斯在发展固体战略弹道导弹的同时,没有完全放弃技术较为成熟的液体战略弹道导弹。发展液体型不仅可以满足多弹头、强突防的作战需求,还可以延续液体燃料导弹的技术优势,优化俄罗斯战略导弹的格局。此外,俄罗斯还在研究新型重型液体洲际弹道导弹,这与其他大国固体弹道导弹的研究方向完全不同。与其他国家的液体燃料洲际导弹相比, 俄罗斯更加注重突防效果,尤其是以“萨尔马特”为代表的新一代弹道导弹可以与GMD防御系统进行抗衡。

实际上,俄军其他新一代的弹道导弹均采用了俄罗斯目前最先进的突防技术,如具有独立动力装置的机动式多弹头技术,陆基战略弹道导弹的铁路机动发射以及潜基弹道导弹的水底发射技术,包括速燃发动机等先进成果的运用。大幅减少了敌方反导系统的反应时间,使得拦截更加困难。“萨尔马特”导弹由两级和弹头分导级构成。两级的液体火箭发动机都浸泡在燃烧剂贮箱内,推进剂贮箱共底。级间分离采用热分离技术。弹头分离部以及弹头的布置方式采用马克耶夫国家导弹中心的经典形式——头部朝向与飞行相反的方向,也就是背对着导弹飞行方向,在分导过程中,运载弹头的飞行器将调转头部,分导弹头与之分离。面对俄罗斯洲际弹道导弹的迅猛发展势头,某国加快了其导弹防御系统的全球部署。2018年,波兰北部的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即将完工,这是继罗马尼亚之后,该国在欧洲部署的第二处陆基反导系统,它将大大削弱俄罗斯的战略核威慑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