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临阵脱逃” 中科海讯IPO卷土重来存疑

北京中科海讯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海讯”)10月12日再次提交招股书申报稿,戏剧性的是此时仅距公司申请撤回申报材料、取消审核半年时间。

2017年4月5日,中科海讯首次递交招股书,苦等一年,今年4月17日,公司终于等到上会机会,但中科海讯却“临阵脱逃”,申请撤回申报材料。

中科海讯为何放弃临门一脚,主动撤回申请?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上会前“临阵脱逃”,或是受“IPO被否3年内不许借壳”的重组新规影响,公司此前报告期业绩波动较大,上会容易被否决,影响公司的融资进展。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证监会披露信息发现,其主动撤回申请可能直接受限于证监会对原中科海讯招股书的反馈意见。

“涉军”提供信批豁免便利

中科海讯主营业务为声纳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实际控制人蔡惠智曾为科学院声学研究所博导,获国家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核心技术人员多来自军备科研单位。

公司产品包括信号处理平台、声纳系统、水声大数据与仿真系统、无人反潜系统等,主要应用于海军声纳装备领域,面向国防军工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部队等单位,终使用主体为军方。

2017年4月5日公司首次递交招股书,9月28日更新,10月13日得到证监会反馈意见。

由于公司主要从事军品业务,部分信息涉及国家秘密,中科海讯可以对主要包括客户和供应商具体名称、军品合同具体内容、具体产品规格型号等相关涉密信息内容豁免披露。

除此之外,公司对部分可能涉密信息,包括报告期内各期主要产品、相关技术的真实名称等信息,采取了脱密处理方式进行披露。

但是公司原招股书中,设立验资、股权变更、对赌协议、股份代持、核心技术转让、专利权属、高管任职履历、收入确认标准、客户供应商集中、关联方关系等规范性问题,经营信息披露问题,财务会计问题等说明不具体、不充分,仍遭到证监会多达57条反馈问询意见。

涉军信息豁免披露或脱密披露已经可能存在影响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正确判断,造成投资决策失误的风险,而公司对基本经营情况披露不充分,则可能有粉饰经营业绩、涉嫌利益输送甚至财务造假等不合规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时报》记者并没有在看到中科海讯针对上次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回复,公司选择在上会前直接撤销申请。而相比于2017年9月28日更新的长达438业的招股书,2018年10月12日,公司刚递交的招股书更为简短,仅有385页,此前的对赌协议等内容并没有做出说明而是直接删除。

涉军涉密无疑给中科海讯带来了很大的信批便利,其中是否隐藏了不可见光的信息,投资者很难把握,但其招股书显示,高度的涉军也造成了公司的市场、经营独立性的缺失。

市场经营独立性缺失

中科海讯董秘罗文天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中认为,中科海讯在业务、资产、人员、机构、财务等方面均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完全分开,具有独立完整的供应、生产、销售、研发系统,以及面向市场自主经营的能力。

一券商分析人士向记者分析称,在涉军背景下,公司的招股书中无不透漏出公司市场难以掌握、客户高度集中、销售依赖定制、定价权缺失等经营性问题,甚至直言,中科海讯不是市场化运作。

罗文天认为,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客户集中度较高,客户稳定且不存较大变化。公司主要作为军工企业的核心配套单位,主要产品是生产作为声纳整机的核心配套产品信号处理平台,集中销售至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两大军工企业集团下属单位——声纳整体系统提供商,主要受我国现行海军军工体制和公司目前产品所处产业链的影响,公司对其并不存在重大依赖。

但新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报告期,中科海迅实现营收分别为9667.72万元、1.32亿元、2.13亿元和1.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84.73万元、827.06万元、8001.98万元和3227.70 万元,剔除 2015 年、2016 年计入管理费用的股份支付影响,实际净利润分别为2988.22万元、4127.83万元、8001.98万元和 3227.70万元。

目前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信号处理平台单一业务,报告期内销售收入占比均超过75%,并且占比额逐年上升。

公司营收高度集中于前五大客户,报告期分别为9600.98万元、1.32亿元、2.12亿元和 1.02亿元,分别占同期营收99.32%、100%、99.62%和 99.98%,尤其对前两大客户中船重工和中船工业旗下军工单位的依赖度常年保持在90%以上。

中科海迅表示,在声纳系统信号处理平台的细分行业中,目前仅有中船重工715研究所及公司两家供应商。公司面对的是与主要客户中船重工旗下715研究所的直接竞争,按照市场的排他性,公司的市场存在较大的竞争风险。

军品采购的特点决定了公司签订军品订单的金额和时间存在较大的不稳定性,而军品市场新客户的开拓亦存在较高的门槛,因此,源自军工客户订单的变化可能导致中科海迅经营业绩存在波动。

生产方面,由于军工产品的特殊性,公司的生产为定制化生产,对于定型前的产品,公司根据客户需求变化而不断调整公司产品的设计、技术参数、规格等。

供应商方面,中科海迅同样没有主导权,公司的采购采取订单驱动的模式,公司采购基于军品的特殊性,公司的合格供方需报军代表审查备案,军代表审查通过后方可给公司供应原材料,并且每年进行一次统一评定,每增加供应商应当履行上述相同程序。

产品价格方面,公司的主要产品均为军品,产品的销售价格及主要部件的采购价格由军方审价确定。军品价格原则上每隔3年调整一次,但当军品定价成本构成政策、军品定价成本内容、军品生产所需生产资料价格、军品订货量等因素发生较大变化时,可以对已审价军品价格进行调整。

公司没有定价权,因此存在产品销售暂定价格与终审定价格存在差异而导致收入及业绩波动的风险。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