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片拍了几百部,却被盛赞保存了香港电影的种子,他的名字叫王晶

文/阿呆

听说“烂片之王”王晶本周要上《吐槽大会》了,真是可喜可贺!论槽点,应该没人比得上王晶了吧。每部电影拿来吐一吐,三天三夜都吐不完啊!《吐槽大会》这期也算是为王晶“量身定做”,在放出的预告里直接为王晶开设了“吐槽放映室”。

不光盘点王晶的电影,还调侃“2018年王晶最好的喜剧作品是《吐槽大会》”

诚然,“王晶出品 必属烂片”已经成了娱乐圈公认的“铁律”:王晶近年来的电影,常年在5分以下徘徊。

偏偏王晶还是精力旺盛的劳模,还特别高产,“最红的时候,早上拍成龙,晚上拍周星驰”。王晶有个外号叫“王四百”,从影40年,参与过制作的电影将近400部,最快十八天拍一部。

面对各种圈钱的指责,王晶倒是很淡然。他说自己是个成功的生意人,拍电影都是游戏,都是交易而已。王晶十足坦诚,从不讳言自己的“小”,但嘻嘻哈哈的外表下又透着一股“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弄不死我”的桀骜不驯。

如果你再稍微了解一些香港电影史,你会发现,王晶简直是个“宝藏男孩”。他其实是个高知文艺青年,却选择了拍商业片一条路走到黑;他说不拍赔钱的电影,却砸钱投资不赚钱的文艺片;他说赚钱很重要,却数次将现成的好资源让给新人……这种矛盾性与复杂性背后,是王晶对香港电影舍不掉的情结。所以香港电影导演协会会长吴思远曾经这样评价王晶:“不是他保留了香港电影的一些种子,香港电影早就完蛋了。”

“王胖子”与“墨镜王”,香港电影的两极

香港电影史绕不开“二王”,王家卫与王晶。一个高山仰止阳春白雪,一个低俗热闹下里巴人,两人以截然相反的面向架构起了香港电影的体系。在艺术与商业这天平的两端,王家卫与王晶走到了极致。随着王晶逐渐与“烂片”这个词紧紧绑定,许多年轻人似乎都忘了,在香港电影史上,王晶足够与王家卫分庭抗礼。

对于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岁月的人来说,王家卫没有占领我们的少年时期,但王晶有。《赌神》里周润发梳着大背头邪魅一笑的表情,足以让我们一边狠狠地骂,一边心甘情愿地为烂片《澳门风云》买单。

如今被称为“星爷”的周星驰,也是在《九品芝麻官》、《鹿鼎记》等王晶执导的一系列电影中逐渐形成了“无厘头”的喜剧风格。1994年上映的《九品芝麻官》至今在豆瓣上仍然保持了8.3的评分,成为王晶喜剧电影中评分最高的一部。

你可能看不懂王家卫的电影,但你绝不可能看不懂王晶的电影。屎尿屁、黄赌毒、密集的笑点轰炸,王晶太知道观众的嗨点在哪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晶用一种近乎行为艺术般的方式拉开了人们的遮羞布:即使你再喜欢王家卫,即使你再骂王晶无聊低俗,也不得不承认,看他的电影确实很放松。

王晶被称为“王胖子”,王家卫被称为“墨镜王”,这两个绰号已经形象描绘了两人的特质:一个任人揉搓的温和胖子,一个生人勿近的高冷圣人。王晶曾在一部致敬60年代香港电影的片子《精装难兄难弟》里借演员的口与王家卫互相调侃:“听说你拍的那部片全世界都禁映了”、“听说你那部片子所有影评人都给零分”。

与王家卫珍惜羽毛,几年磨一剑相比,王晶似乎并不在乎自己是否是个好导演,甚至连他本人被扔到烂泥里,再被人狠狠踩上几脚也不在乎。王晶的电影里有这样一个桥段,别人问王晶的气质是什么,他笑嘻嘻地回答:“卑鄙无耻,还跟我一样cheap(下流)”。能在电影里公开diss自己卑鄙无耻下流,王晶是第一个。

《圣经》里有这样一句话:如果别人打你左脸,你就把右脸也伸过去。王晶就是这样的人,面对铺天盖地“烂片之王”的指责,王晶从来没有试图辩解过,他对自己的定位太清晰:及格以上的导演,非常成功的商人。

吊诡的是,如果仔细翻看香港电影的历史,我们会惊奇的发现,王晶一直是秉承香港电影精神和传统的人。前辈电影人楚原则告诉王晶,电影圈“只有一条死罪,就是‘唔收得’(不挣钱)!同样在《精装难兄难弟》中,王晶借角色之口说:“粤语片工作者要花很多心血才能得到观众的欣赏。花那么多钱拍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很了不起吗?粤语片很难拍的!”

做人嘛,开心最重要。这句TVB的经典台词其实代表着香港影视圈的姿态。在这个意义上,王晶无疑是成功的,不仅把观众逗乐了,还把钱挣了。

“小弟王晶”,一个油腻外表下的文学青年

王晶与王家卫之间,差的是才华吗?并不然。王晶并不是半路出家的烂俗导演,恰恰相反,他是香港电影圈少有的“高知”。父亲是著名导演王天林,杜琪峰、郑少秋、汪明荃都是他的徒弟。王晶本人也是香港中文大学的高材生,11岁看完四大名著和金庸小说,有着能写出“正偎翠倚红,应记浮生若梦/若一朝情冷,愿君随缘珍重”这样句子的文学功底。

在王晶的电影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介绍:监制王晶、导演王晶、编剧王晶,而且一年的电影高达七八部。如此高产的背后,是王晶几乎无人能敌的编剧能力,他能在只给出“整蛊专家、周星驰、周润发”这10个字的情况下,几个星期就迅速交出剧本。

油腻的死胖子外表下,王晶是一个标准的文学青年。另一个证明他才华的例子是,他只拍过一部纯粹的文艺电影《笨小孩》,但正是这部电影,让王晶提名了金马奖最佳编剧。为了取得这部戏的导演权,他甚至向投资方表示自己可以不要任何酬劳。

当然,这并不是为了王晶洗白,烂片就是烂片,没得洗。只是我们必须看到,王晶不是只会炒冷饭和拍烂片的导演。他的没落,既有时代的更迭,也有个人的选择。虽然近年来他执导的电影在口碑上全部“阵亡”,但去年的一部《追龙》又让我们看到了一丝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味道。王晶说,这是我五年来拍的最认真的电影。王晶就像是不务正业的学霸,嘻嘻哈哈能考个60分,稍微认真一些能考个80分。至于100分,他并不稀罕。

直到今天,王晶的微博名依然是“小弟王晶”,即使他已经63岁,即使他已经成为了香港影坛的大佬级人物。或许,这份谦逊是他表达对电影尊敬的方式。毕竟,王晶并不是真的不懂什么是好电影的导演。

“香港电影教父”,王晶养活了半个香港电影圈

王晶曾经说过,“任何人都不可能把王晶二字在华语电影史中删除”,这话谦虚了,从对香港电影的贡献来说,王晶几乎百分之百超过其他导演,即使他拍了再多的烂片flop到谷底,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王晶养活了半个香港电影圈。特别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香港电影开始没落,唯有“最赚钱的导演”王晶还在开机。后来,香港电影导演协会会长吴思远这样评价王晶:“那段时期,有点本事的人都想别的出路,只有王晶坚守香港,什么烂片都接,不敢说大赚,至少回本,你们觉得没什么,可你知道他养活了多少没工开的香港人? ” 吴思远甚至认为,“不是他保留了香港电影的一些种子,香港电影早就完蛋了。”

香港电影的种子是什么,是电影人。在提携新人方面,王晶不遗余力。如果没有王晶,就没有如今的导演刘伟强。刘伟强筹拍《古惑仔》,王晶卖掉自己的商铺凑了600多万解决资金问题;《无间道》资金链断裂,王晶拿着剧本到处筹钱,才让这部载入华语电影史册的电影问世。在人们指责王晶拍烂片时,刘伟强为为王晶鸣不平:“很多人说他很烂,专门拍烂片,但我不是这么想的,他是爱电影的人。他对电影时有很大贡献的,培养了很多新演员、新导演,我也是他培养出来的。”

捧红“两周一刘”成为他最辉煌的战绩。周润发、周星驰凭借王晶的电影迅速走红,在刘德华公司破产亏钱的时候,王晶给了他6部片约,还帮他接到杜琪峰的《暗战》,刘德华借此封影帝。所以,即使到了今天王晶变成了人人可骂的烂片导演,周润发、刘德华还是愿意为他拍电影。

王晶说自己不拍赔钱的电影,却乐此不疲地投资赔钱的文艺片。当时许鞍华拍《天水围的日与夜》根本找不到投资,王晶看到这个项目之后,痛快地投资了700万。而此前许鞍华还曾公开评价王晶“拍戏态度不端正”。

《天水围的日与夜》拿奖拿到手软,王晶却毫无悬念地赔了。但王晶并没有在意,又投资了许鞍华的《天水围的夜与雾》、《得闲炒饭》等文艺片,无一例外都赔了。他说,“全世界的文艺片都不赚钱的啦,自己口袋里还有钱,可以支持就支持一下吧,如果不赚钱,就当培养新人。”

许鞍华说:“我蛮感激王晶,在很可能没有内地市场的前提下,他还投资《得闲炒饭》这部电影,这个风险非常大。”王晶对此却轻描淡写:“文艺片的存在对电影行业的根基很重要,为这个冒一些风险值得,拍商业片赚钱补回来就是。”王晶是爱钱,但是他也懂得,钱可以用来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王晶是香港电影辉煌的见证者,也是香港电影没落的亲历者。毁誉参半的王晶本人,连同他的400多部电影,都成了这二十年极速变化的“活化石”。王晶本人会如何看待自己的传奇电影人生?他会不会也有一刻对自己成为“烂片之王”感到懊悔?周日晚腾讯视频,王晶的《吐槽大会》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