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跌到 7.1,曾经最火的综艺要凉了吗?

有没有一档节目,一出现就势不可挡?

曾经,它是。

可随着一季又一季的播出,那个曾经站在「严肃 X 娱乐」塔尖的节目,却慢慢没落了下去。

口碑一路扑,分数一直掉。

但今天,我想在这里为这个节目说两句:

它其实,并没有那么差——

奇葩说 第五季

2014 年,《奇葩说》第一季开播。

这是一档「严肃」的辩论节目。

用新奇的观点、惊世骇俗的选手、娱乐和正经对撞出的火花,惊艳了整个国内综艺界。

思想上的「年轻化」是它的标签。

大胆朝气的 You Can You BiBi(你行你就说)是节目的口号。

开头语是让人记忆犹新的:40 岁以上人群请在 90 后陪同下观看。

但马东、蔡康永、高晓松这三个 40 多岁的男人,却硬是打了自己节目的脸(手动狗头)。

硬是带头率领着一群 80、90 后的小年轻,来了一场「思辨盛宴」。

看得人酣畅淋漓,好不过瘾。

至今,第一季的豆瓣评分仍保持在 9.1。

这样的成绩,在国内的娱乐节目里,是无法被忽视的一座高楼。

但,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从第二季开始,分数一路下跌。

到现在播出的第五季,已经跌至 7.1 分。

但这个节目,真的变差了吗?

岛主觉得,并没有。

依旧非常精彩。

在上个周五节目播出之后,当晚的微博热搜,几乎被最新一集的《奇葩说》给包揽。

这一期的辩题,提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假设:

「全人类大脑一秒知识共享,你同意吗?」

面对现在这个时代的信息的爆炸、科技的进步、共享模式的兴起,和人们对于知识需求量的提高。

这道辩题的展望性和可探讨性,可以说是本季最佳。

一群「知识的既得利益者」,成就了本季最精彩的一场「神仙打架」。

(点击视频,观看陈铭和詹青云开杠的极速攻防)

看着是不是感觉,大脑都要燃爆了?

循循善诱、步步为营,辩论的精彩之处,体现得淋漓尽致。

在《奇葩说》里,每一段可能让你信服的话语,下一秒,就可能被其他人,用另一种不同的思路给反驳。

而下面这段观点博弈,更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傅首尔一上来,就是极其接地气的论点:

当知识共享后,人会失去多样性。

人跟人之间的区别,只剩下颜值,我能占到什么便宜?

知识共享了,再也没有才华的巨人,只有实际的矮子。

再顺理成章的升华一下价值,层层递进,毫不拖沓。

知识可以用于行善,也可以用来作恶。

最终我们都会变成人类之光机器上的,一颗颗螺丝,在人人高知的假象里,体会另一种更痛苦的平庸。

无差别,塑造了另一种平庸。

而人性的恶,也无法被否决。

是不是听起来无懈可击?

但陈铭,却用同样有力的点,将它一一拆解了。

顶级肺科专家有抽烟的,有不抽烟的。

就算人类知识水平相同,照样会有选择的区别。

难道我们从小接受知识,还要先经过道德评判,才能上学吗?

知识的普及,本就是平等的。

知识共享,会让我们打开这一扇扇通往不同世界的门。

看到别人的世界,看到无数个平行世界。

而在没有看到其他的世界之前,又怎么能说平凡的世界才美呢?

这就是《奇葩说》与其他节目最不同的地方:

没有绝对的观点、没有绝对的正确。

《奇葩说》比起让你相信,更愿意让你质疑。

这一点,从未改变。

而同样没有改变的,还有那些独特的视角。

这次,导师也下场辩论了。

以感性见长,温润如玉的蔡康永,对战,经济学教授,理性冷静的薛兆丰。

蔡康永娓娓道来了一段,城市覆灭的故事:

曾经全世界的知识中心巴格达,就是因为被进行了一次知识垄断。

变成了一个满目疮痍的废墟。

宗教为什么要迫害知识、迫害科学,因为科学在和宗教,争夺解读世界的主动权。

当知识无法共享,那么就意味着某些知识,将会被垄断。

而垄断,则意味着它会剥夺一些人,获取知识的权力。

从此,巴格达再无知识。

如此,我们正如巴格达。

另一位导师,薛兆丰,却用经济学的方式解释了知识垄断。

专利制度,就是为了避免低效与浪费。

有一颗苹果树,我们都可以去摘,平等、共享。

如果这样去摘苹果的话,后果是什么?

红苹果变青苹果、变小苹果、变没苹果。

感性所期望的公平,人人享有解释知识的权利。

理性所考虑的效率,最大减少人类无用的消耗。

不同视角所构成的窗口,带我们看见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但我们肯定,哪一种是绝对正确的吗?

我想,这就是薛兆丰教授所说的:知识,都需要筛选、判断吧。

《奇葩说》其实并没有变。

它陪伴了我们 4 年,在插科打诨之中,带给了我们无限的思考。

《十三邀》第二季,许知远采访马东时,节目组曾引用过这么一句话:

《奇葩说》是马东正在娱乐至死和保持底线间走钢丝。

他走的,其实一直都很稳。

在拓宽思维广度的同时,也不愿放弃最纯粹的有趣和快乐。

曾经的《奇葩说》,如此。

现在的《奇葩说》,亦如此。

它从来不是「严肃深沉」的奴役,也不是「娱乐至上」的囚徒。

它只是将大众的沟通通道,打开的媒介。

在这里,逻辑之上的学者,也会面临爱情所带来的困惑。

嬉笑怒骂的谐星,也能去探讨人性面临的深渊。

人人都能从自己的角度,表达看法。

人人都能因他人的角度,产生思考。

关于人生,从第一季的《人到 30 岁是做稳定的工作还是追求梦想》。

到第五季的《我太胖,被同学嘲笑,该减肥吗?》。

天上的月亮和地下的六便士,他们畅所欲言。

坚定的自我与怯懦的去迎合,他们毫不避讳。

从不会因为小众而逃避,也不会因为观点太锋利而躲闪。

关于两性,从第一季的《相亲要不要 AA 制》。

到第五季的《结婚前,让伴侣在房本上加上我的名字,有错吗?》。

生活中的琐碎,听来也许是低级趣味。

但除了这里,哪有地方能为你也许曾有的困惑,拿出一面新的镜子,让你看清自己?

在这段过程中,我们开始审视、开始倾听、开始思辩。

开始以更多的角度,看到世界的多样性。

也许,并不是它们变了。

而是我们在这 4 年的时间里,变得更能独立思考了。

开始对观点质疑、对逻辑提问。

面对同一场节目,我们开始了看到更多的东西。

曾经,会为那些戏谑的段子笑出声,但现在,也能窥探到其中所蕴藏的逻辑漏洞。

曾经,会为那些真实的故事而感动,但现在,也会斟酌它们与话题之间合不合适。

时间,让我们从原来的「看」,变为现在的「辨」。

而《奇葩说》,一直在为我们提供素材,和开拓新的边界。

确实。

一座小楼,不可能永远灯火通明。

一座小楼,宴请不了所有的宾客。

但我希望,这座楼能永存。

希望里面思想的灯火,永远能通明。

希望里面思考的交锋,永远不停止。

岛主

90 后天蝎座

热爱电影、倾听生活的文艺青年

小岛荐影

/ 小岛电影

请别停止,这场思辨者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