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带砺:远征军被敌包围翻越高黎贡山,路上尽是阵亡将士的异味

2016年,滇缅战场专家李正采访张其宇老兵

张其宇:九十岁

籍 贯:广东梅县

部 别:陆军第五十三军一三〇师通讯连无线排

阶 级:通讯兵少尉

1、腾冲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很多男人长期在缅甸做生意,这些人家里比较有钱,因此姑娘长的也水灵。五十三军攻下腾冲后,伤亡惨重一直在腾冲整补,挨到抗战胜利,五十三军结束休整,急赴越南受降。谁知道在休整期间,不少军部、师部的军官和士兵,在腾冲当了上门女婿。军长大怒,下令彻查。结果军法处的人,开拔前押着一个一个女婿,跪在姑娘面前求得原谅,战后有没人回到腾冲去继续做女婿就不知道了。

2、我在一九四三年十四岁考进通讯兵二团军士队,当时我们梅县一共招了五百人,蕉岭三百人。编队的时候,梅县这边是搞无线的,叫电讯队。蕉岭那边是有线的,叫通讯队。我们八百人走路到韶关,才有火车坐。到柳州下车,军士训练大队在柳州,下面有五个中队,团部在桂林。

远征军里的小兵

3、受训半年之后,远征军把我们要去,在军事委员会驻滇训练团学习,地点在黑林铺。同学之中,有些分配去了印度,我分配到滇西的远征军,先到弥渡的东北军五十三军军部报道之后,再分到驻蒙自的一三〇师三八八团电台,团长是东北人,叫铜铁肩。刚开始的见习期,军阶是上士,一个月之后转正,是少尉。我后来又调回师部电台,无线排二十六个军官,电台台长就是班长,五个电台,就五个班长,班长挂中尉,排长挂上尉。通讯排平时集中一起训练,战时班长带台下团。一三〇师有三八八、三八九、三四〇三个团。

4、我有个兄弟,和我年龄差不多,也是十四、五岁。姓谢,梅县丙村人。第一天开打,日军一发炮弹打到电报房附近,他被弹片切断颈动脉牺牲了,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回家后去他家看过,他母亲哭得好惨。

5、我跟着师部过高黎贡山时,一路上好臭,那是之前攻山阵亡弟兄们遗骸的味道,真是腐肉白骨满疆场。

6、过了山之后,我们在姜沮街附近山上一间破屋住,屋内还有些干燥的稻草。我一个兄弟姓王的,东北人。高兴得直夸奖:还是睡稻草舒服,稻草养人哦。刚住下来第二天,我们就被日本人包围了,我们又逃回高黎贡山上。听说有汉奸还把劝降书带到师部给师长。

7、我们在高黎贡山上绕来绕去,我也不知道具体地名,跟着我们绕的,还有一个美军顾问团的电台跟着我们。我们和他们没什么交流,他们好像很怕死,他们好喝酒,但一听炮声就面无人色。

8、山上有很多少数民族,有个少数民族的人在师附近被特务连的人抓住,在他口袋里搜出一包小石头,审讯问他是做什么用的,他回答拿回家给小孩玩,这不是当我们是傻瓜么。片刻之后,我听见山底下传来枪声,估计他被枪毙了,好像是崩龙族人。

远征军士兵

9、山上也有少数民族游击队帮助我们,在山里带路,在山上缺粮,后勤补给的弟兄们非常辛苦,从怒江东岸送粮食过江到山下,还要送上山,有时我们也下山接。美军顾问团另有补给渠道,他们省事,一个电报就有空投粮食,连咸萝卜都空投,美国佬太有钱了。

10、部队没鞋子发,都是自己打草鞋,我不会打,更多时候是找老兵帮忙打草鞋,那是要表示表示感谢的,我从这个老兵那里讨支烟,到那个老兵那里求他帮忙打草鞋。我能帮忙就是替他们写家信,其实也就是写,能不能寄出去,谁也不知道。喔,草鞋要穿旧的好,新的吃脚。

铜驼荆棘,战斗中的腾冲城。

11、打下腾冲后,我没进去过看,听说全城全部打碎了,每一栋房子都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有些兄弟跑到城墙上去看打仗,还叫我去,我不敢去看。

12、抗战胜利后,五十三军进越南受降,军部在河内,一三〇师还海防。在这里我们和法国人打了一仗。他们开着军舰上来想上岸,我们直接开火把军舰打沉了,法国兵掉到海里。后来谈判,才给他们上岸。

13、在越南时,我们也没什么事,整天逛街看电影,看的都是中国电影,记得电影里一出现蒋先生的像,个个都要站起来肃立致敬。那时我是十六岁的中尉,工资是三钱黄金,人家传说我是师长的儿子。

作者:连阳标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