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自贸区创设“铁路提单” 探索国际陆路贸易新规则

“2017年10月,重庆铁路口岸成功开具第一单铁路信用证,继而于今年3月完成了铁路信用证的批量化使用。目前,在中欧班列(重庆)线路,已有4批进口整车采用这种模式进口,初步实现常态化。”近日在重庆自贸区新闻通气会上,重庆西部物流园纪委书记韩超介绍说。

目前,中欧班列已经成为国际陆路运输的主要方式。但是,现有基于海运的贸易规则在国际铁路运输中不适用,制约了陆路贸易发展,因此亟需探索建立陆上贸易规则。中欧班列的发源地重庆自贸区在此走出了第一步。

重庆“实施铁路运输信用证结算”的创新成果被国家采纳和推广。本月2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的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支持有条件的自贸试验区研究和探索赋予国际铁路运单物权凭证功能,将铁路运单作为信用证议付票据,提高国际铁路货运联运水平”。

探索国际陆路贸易新规则

2011年,中欧班列从重庆开出,随后得到快速发展,每年增长率都超过100%。今年8月26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量已经突破10000列。这使得国际物流通道从单一的海运物流通道向海陆并举转变,运输方式也从单一的海运向多式联运发展。

但是,长期以来,世界贸易以海运为主,形成了基于海运模式的贸易规则体系,这套体系在陆上贸易中有诸多不适的地方。首要表现就是铁路运单不具有海运提单的物权属性,制约了中欧班列的市场化运营和可持续发展。

海运提单不仅是货物收据、运输合同的证明,还是物权凭证,具备融资的功能,通过信用证结算可以缩短企业资金周转周期,其持有人还可以将其质押融资,转让流通等。

而目前的铁路运单不是物权凭证,只是运输合同,货物买卖方指定的代理收货公司,均不能用运单证明其对相关货物拥有处分权,银行不会将其作为抵押物或者据此开立信用证。这直接导致跨境陆路运输无法形成畅通的供应链金融,造成了内陆地区直接参与国际贸易的极大不便。

因此,重庆自贸区总体方案中就提出 “构建中欧陆路国际贸易通道和规则体系,发展国际铁路联运”,其核心就在于打造物流供应链金融,实现海运和陆运的贸易规则相融通、相适应。

重庆自贸区依托中欧班列(重庆)、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等陆上运输线的起点重庆西部物流园,启动物流金融创新试点,成立了重庆物流金融股份公司,仿照海运提单创制了“铁路提单”。

韩超介绍,在中欧班列(重庆)的现有主要货源中,选择了原装整车作为切入点,利用国内的合同法及贸易规则,以“货代单”代替铁路运单为思路,结合重庆铁路口岸对货物的指定查验及放行权限,积极接洽德国汉宏、德意志银行及中行、工行、建行,成功实现经中欧班列(重庆)运输的进口汽车货运提单被银行授权认可作为物权凭证。

不仅如此,韩超介绍,在重庆农商行与迪拜MAS银行的支持下,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铁海联运线路也于今年7月打通了进口车商的结算通道。首批采自中东地区的进口整车一改当地主流的T/T外汇现金付款结算方式,转而采用“海铁多式联运提单”进口,率先在内陆地区实现了“信用证结算+海铁多式联运”的结合。此举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进口商海外采购融资问题,也规避了境内预付款境外不发货的风险,对相关产业从沿海地区向重庆转移具有直接促进作用。

与此同时,重庆市将“铁路提单”法律问题研究列为其2018年度全力攻坚突破的重大改革项目,由重庆市高院承担。重庆市高法院已专门成立课题组研究“铁路提单”法律问题,目前相关研究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重庆市高院民三庭庭长喻志强介绍,当前所面临的第一个法律问题是:“铁路提单”不是一个法定概念,仿制于海运提单的“铁路提单”是否具有同海运提单一样的法律效力。第二法律问题是由海运提单法律属性的争议性所引发的,即海运提单或者说“铁路提单”到底是债权凭证还是物权凭证。

喻志强表示,目前“铁路提单”商业实践还处于探索阶段,尚不具备进行立法确认的条件。相对可行的做法是通过司法案例确认“铁路提单”的功能属性,并根据“铁路提单”实践发展,不断丰富和完善“铁路提单”法律规则。待“铁路提单”法律规则“成型”后,可以先通过司法解释确认规则的有效性,最后通过立法正式确立“铁路提单”法律规则。

构建国际物流枢纽

在探索国际陆路贸易新规则的同时,重庆正着力打造以多式联运为核心的内陆国际物流枢纽,以货物贸易为基础的内陆国际贸易中心。

重庆市口岸和物流办物流综合协调处处长胡红兵介绍,今年1—10月,重庆共开行国际铁路货运班列1514班,同比增长113%。其中:中欧班列991班,增长78.6%;陆海新通道的铁海联运班列371班,占比24.5%。

截至目前,中欧班列(重庆)今年已经增开了明斯克、曼海姆、汉堡等线路。胡红兵介绍,目前每周班列提高到25班以上,去回程比更趋合理达到5∶4。外地箱量已占中欧班列(重庆)总去程箱量的60%。先后开发了奶粉、纸浆、木材等新货品。

韩超表示,在巩固国际物流枢纽的基础上,重庆西部物流园自贸板块立足铁路口岸核心资源,提升口岸功能,优化完善口岸配套,引导上下游产业的集聚,基本形成了与通道体系相呼应、与国际规则相接轨的口岸体系。

园区已建成投运整车口岸,正在快速推进设立首次药品进口口岸,推动进口粮食、肉类、冰鲜水产品等指定口岸功能拓展至铁路口岸,以及B型保税区拓展区(含保税冻库)、国际邮件互换中心、口岸公共仓等一批服务口岸经济的配套设施的建设。

不仅如此,目前,物流园自贸板块正在着力推动转口贸易的发展,通过中欧班列(重庆)与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接驳,实现欧亚间通过重庆的转口贸易。园区已分别开展两次将越南产的韩国LG的电子产品通过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联动测试,抵达波兰和德国;比利时产的烟叶至日本的转口贸易测试。

今年9月,一列满载PVC的货运班列从青海驶出,抵达西部物流园后转运至印度海港。这是青海的首班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辟了新的“盐马古道”。无独有偶,11月,中欧班列(重庆)实现白俄罗斯回程班列常态化开行,其主要货品乳制品原料从此无须绕行沿海,能够直接运往全国各地工厂。

韩超表示,以上物流方式的改变,正是物流园自贸板块推动陆上联运的成果,促使供需双方都能以低廉成本实现大规模贸易流动,也从侧面佐证了重庆自贸试验区“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的重要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