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尔尼全球资深合伙人:制造业大国的攻守之道

科尔尼咨询公司全球资深合伙人 Michael D. Hales

文/ 赵隽杨

受全球贸易摩擦加剧、人力成本上升等复杂因素影响,作为全球制造和贸易大国,中国面临的挑战日趋严峻,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陆续向东南亚国家迁移。与此同时,电子产品的生产制造领域也因人工成本高企而承压颇多。从制造大国走向强国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则需要制定更多有效战略并加以实施。

作为科尔尼咨询公司的全球资深合伙人,Michael D. Hales在制造、供应链管理、物流、渠道战略等领域有超过35年的行业与咨询经验。在接受《21CBR》记者专访时,他分享了如何应对人力成本上升带来的制造业转移、以及中国公司在供应链管理上的发展趋势等观点。

21CBR :中国公司的人力成本不断上升,一些国际公司正将制造线从中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应该如何应对?

Michael D. Hales:人力成本上升不是新现象,十年前已有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的趋势,未来中国人力成本将会继续上升。只要东南亚生产的产品质量有保证,转移就是更经济的做法。中国对此的解决方式分为两种:一是充分利用高科技从而发展服务型经济;二是发展国内品牌、注重国内及周边市场的销售。

其一,中国公司应该充分利用人工智能、自动化等新兴科技提升制造能力。高科技能有效降低生产成本,抵消人力成本上升的压力。中国要比其他国家动作更迅速,才能减缓制造业转移的速度;同时,在5G上的大力投入有望让中国更快速转向服务型经济。事实上,4G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5G则会催生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公司和服务。5G对于所有国家而言都是新技术,中国在此具有独特优势:因为其基建起点优势明显,投资决策集中且高效。

其二,中国可以借机培育自己的消费品品牌,减少对于跨国公司的依赖程度。例如电子消费品领域,中国已经出现了世界级的品牌。当下,消费品行业的个性化趋势加快,可口可乐可以生产印有顾客姓名的可乐产品,耐克则可以生产专属于个人的鞋子。利用高级制造业、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技术,再结合个性化设计,中国将具备足够的竞争力塑造出领先品牌。在我看来,个性化是提高产品附加值的重要方式,这也是对抗人力成本增加的关键步骤。

另外,印度市场潜力巨大,中国公司也需要注重服务本土市场和亚太地区的邻近市场。

21CBR : 根据你的观察,中国目前有哪些发展服务型经济的优势条件?

Michael D. Hales:过去十年来,中国有意识地在商业、治理和文化方面发展竞争力。中国本土的互联网企业蓬勃向上,而强大的互联网产业是转向服务型经济的有利条件。同时,公募和私募基金都在向创业生态圈中注入巨量资金,这使得创业变成一个新兴职业道路。

另外,中国在软实力方面有所提升。据2018年科尔尼的《全球城市指数报告》,众多一二线城市榜上有名,进步巨大。商业活力是主要驱动因素,当然,人力资本、文化体验等方面的进步也非常引入注目,这包括了新建博物馆、支持学生出国留学、提高公共交通系统、简化创业审批流程、治理环境污染等。

服务型经济是需要建立在创新基础之上的。除了在5G、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上进行投资,中国还应该吸引全球人才,并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加大保护力度。

21CBR :对中国公司在供应链管理方面有什么观察和建议?

Michael D. Hales:制造成本会是供应价值链中越来越小的一部分,中国企业或许不需要将生产外包,因为科技正在降低成本。中国企业不用沿着美国企业的老路走,可以专注往前看。

我们最近正在服务一家中国高科技公司,帮助他们提高供应链管理能力,弄清楚该从哪里采购、怎么采购。我们观察到,除了采购成本环节的成本,大公司们开始关注其他维度,例如供应商的创新能力、风险管理能力等,以获取总体的收益。很多美国公司内部都设有全球供应链管理负责人的岗位,他们协调多个领域,最终达到降低供应链成本的结果。然而在中国,这样的职能角色较少,整个亚太地区对这方面的领导力的投入也刚刚开始。

供应链上的变化难以泛化概括,不同行业与公司情况不一样。美国大型公司的供应链是全球化的,采购大于制造,而中国企业制造超过采购,且供应链更加本地化,全球的案例中有多样的做法。30年前,美国的汽车行业逐渐发现,全球化采购可以大大降低成本,从而开启了美国公司供应链全球化的时代,这是注重竞争带来的结果。日本公司多采用另一种方式:不管在哪里建厂,都带着自己的供应商,而不选择本地供应商,更加偏重供应纬度。中国公司如何从制造向采购过渡,这个过程会很有意思,总体来看,中国企业刚刚开始重视供应链管理,并加大投资。

21CBR :美国提出了让制造业回流美国本土的政策,是否已经产生实质性影响了呢?

Michael D. Hales:制造业回流需要很长时间,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的影响。这涉及到大量的投资,无法在短期内带来回报,可能需要5到15年的时间,有时甚至是20年。公司在做这样重大决策时,非常关注政策在未来的可持续性和稳定性。

贸易摩擦中,关税的提高会让本地制造变得更加经济和便捷。不过,公司需要确认关税是否会长期存在这个问题。在此以前,大家都会持观望态度,延迟在国外的投资和让制造业回归的决定。

题图来源: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