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值税究竟是不是企业的负担?

特约作者 张鹏(吉林大学法学学士、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前财政部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

一向直率的前财政部长、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日前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表示,“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边际税率存在降低的空间,把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的税率降下来企业仍旧很有竞争力,而增值税并不是企业的负担,最终由消费者负担。” 有人就真的较真儿了,反驳说增值税是企业的负担。

如果从税收专业的角度来说,楼继伟所言只不过是常识罢了。增值税是一种消费税,属累退税,是基于商品或服务的增值而征税的一种间接税,税收的变动不直接影响商品价格和企业利润。增值税征收通常包括生产、流通或消费过程中的各个环节,是基于增值额或价差为计税依据的中性税种,理论上包括农业各个产业领域(种植业、林业和畜牧业)、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交通和商业服务业等,或者按原材料采购、生产制造、批发、零售与消费各个环节。

根据任泽平团队的研究,中国的税收结构具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侧重向企业征税。以2016年为例,13万亿总税收收入中,除了1万亿个人所得税之外,其余超过90%的税收都是以企业为征税对象收上来的,包括增值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等。二是以间接税为主。仍以2016年为例,直接税所占的比例约40%,间接税占比高达60%。

目前,增值税是我国税收体系中最重要的税种,其次才是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和消费税等其他主要税种。营改增后2016年增值税加营业税占比40%,其中国内增值税占总税收31.2%;第二大税种为企业所得税,占比逐年上升达到18.1%。进口货物消费税及增值税占比9.8%,国内消费税占比7.8%,个人所得税占比7.7%,契税、土地增值税和城建税占比分别是3.3%、3.2%和3.1%。

尽管如此,单就增值税而言,由于其是间接税、价外税,税收的变动不直接影响商品价格和企业利润,最终承担和受影响的是消费者,因此企业并没有直接的金钱上的损失,只需要企业完成代收代缴的行政工作。我们不妨把增值税的话题进一步引向深入,增值税尽管不是企业的直接或显性负担,却可能是企业的间接或隐性负担。

企业除了要承担代收代缴的行政工作之外,实际环节中也会占用一定增值税税率比例的资金,进而影响这部分资金的使用效率,所以这一部分的负担是隐性的。特别是在经济进入衰退周期、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的时候,当增值税相较于处于下滑趋势的企业盈利增速依然保持在一个较高的税率水平时,这对于企业投资的积极性和消费者的需求都会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学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这将直接影响企业的供给曲线与消费者的需求曲线,供给和需求都转弱带来的将是整个社会效率和福利的损失。

因此,推动增值税改革实属必然。根据吴敬琏先生的研究,增值税的转型改革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由生产型增值税转为消费型增值税,二是扩大增值税范围。“1994年我国财政改革时采取生产型增值税主要是从保证财政收入着眼的,因为生产型增值税较消费型增值税更有利于提高财政收入。”

不难发现,近年的营改增改革属于“扩大增值税范围”的范畴,但是“由生产型增值税转为消费型增值税”这部分改革则比较困难,就是因为增值税以前是、目前也是保障政府财政汲取能力的最重要的税种,可为的空间相对有限。目前来看,可以预期的增值税改革是税率“三档并两档”。根据天风券商研究报告,可行性较高的方案是“10%与6%两档合并,并下调16%档的税率”,合并后6%作为优惠税率可能不会进一步下调。

不管增值税改革的最后结果是怎么样,增值税是间接税、价外税是事实,企业税负和其他费用负担过多、过高也是事实,需要在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等多方面继续突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虽对增值税研究多年却一直没有征收,日本则因为政府财政压力较大、消费税过低而提高消费税税率却对经济社会冲击不小,都会给我国带来很多的启示。从长期来看,我国在学习和借鉴西方工业化国家正反两方面经验基础上,建立和完善税率水平和结构相对均衡和可持续的现代税制,就增值税而言即继续推动增值税从生产型向消费型转变,是切实提高国内企业内生增长动力、提升营商环境国际竞争力、促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增强抵御外部风险压力能力最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