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鉴定师见证两千多例婚姻破灭 曾因此抑郁恐婚

十年前,戴维从法医专业毕业,在母亲的引荐下成为一名亲子鉴定师。从业十年,他经手了一万多件亲子鉴定案例,其中有两千多个婚姻因这一纸鉴定走向终结。戴维一直以为母亲就是个普通医生,因为她从来不提工作上的事;直到自己入行后,才知道她也是一名亲子鉴定师。起初感到不解,但戴维在行业里待了一段时间才明白母亲缄默其口的原因。(摄影/朱玲玉 编辑/徐松 《中国人的一天》第3255期)

戴维在朋友圈里有个外号叫“婚姻终结者”。“四个去做鉴定的人里,就有一个出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情况。”好的一面是,他还见证过失散多年的姐妹相认;见证过被拐多年的孩子确认自己的身世。“许多人拿到结果后抱在一起痛哭,让人动容。”

十年间,戴维见证了无数个因为“滴血认亲“而起的世俗纷争,但对他来说,冲击最大的就是一个乞丐女孩。那次,一对夫妻带着一名少女来做鉴定,结果显示少女所生的孩子和这个男人的基因匹配。少女被夫妻俩打得披头散发,嘴角鲜血直流。在戴维工作的这家鉴定中心,婚内出轨生子的案例司空见惯,可没想到一个月后通过警方才知道这个案例涉及一起刑事案件。原来,那对夫妻是一家乞丐公司的老板,少女是他们公司里的一名职业乞丐。少女四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一直照顾她的奶奶也因病去世,她便由这对夫妻收养了,一直跟着这对夫妻在外乞讨,常年饥寒交迫,还被性侵并感染上了HIV病毒。为了报复这对夫妇,她做了这位乞丐男老板的秘密情人,试图把病毒传染给夫妇俩。一年多后,少女意外怀孕,服用抗艾药物阻隔母婴传染,生下了一名健康的男孩,并决心重新开始。不料这件事被夫妇俩发现,上演了一场闹剧。戴维说:“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女孩被打时空洞的眼神。”

戴维还记得来这里上班第一天的情形——五十多岁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拆开,瞥了一眼,孩子不是他的。男子转身就往墙上撞,不一会儿就头破血流。“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戴维吓得愣住了。领导安慰说:“这些情况不多见,放宽心。”领导并没有说实话。之后的日子里,戴维几乎每天都经历着这样的场景。几年下来,戴维开始怀疑这个职业的意义,而同事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

更极端的案例,还有通过尸检提取DNA。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孩失足落水而亡,警方联系鉴定中心给腹中胎儿做亲子鉴定确认他杀嫌疑。通过鉴定结果得知,胎儿和女孩的叔叔基因匹配。据了解,这位少女有智障,从小被父母寄养在叔叔家,叔叔性侵她还强迫她卖淫赚钱。后来少女怀孕,叔叔舍不得花钱给她人工流产,还骗她说是喝水撑着肚子了。虽然最后证实女孩是失足而亡,排除他杀可能,但这件事让戴维无法消化,回家只能打游戏排遣。还有一次,他看到一个孩子被八轮卡车轧成了一张纸,贴在马路上,血肉模糊。他在一滩血肉里,取出DNA检材,看第一眼就吐了。

从业十年,见了太多悲剧,戴维感到越发抑郁难解,对感情的预期也十分悲观,相恋多年的女友也离他而去。那时父亲被诊断出癌症晚期,他决定辞职,回家陪父亲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时光。父亲的去世,彻底把他打倒了,整天做噩梦,半夜惊醒。

在陪伴父亲的最后一年里,戴维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每天照顾完父亲之后,他就在电脑上写这些年看到的故事。他扪心叩问:人心到底该如何自处?只因父亲在临终之前希望他不要就此消沉。

他试着去理解前任女友的背叛——恋爱长跑10年,他因为职业因素开始怀疑婚姻和人性,一直恐婚。这段没有开花结果的关系拖得太久,对方离开也情有可原。这件事以后,他对那些鉴定当事人有了一种感同身受的理解,从旁观者变成了局中人。

付哥,是戴维经手的案例中很难得的个例。在发现妻子出轨之后,付哥带着孩子的基因检材来鉴定。结果出来,小孩不是他的,是妻子与初恋所生。妻子求他说以后绝不再犯。付哥选择了原谅。一年后,妻子又怀孕了,付哥每天陪伴左右、关怀备至,结果这小孩又是妻子和初恋的。付哥崩溃了,天天想自杀。戴维和付哥成了相互倾诉的对象,经常一起吃饭聊天。过了很长一段时日,付哥才平复下来,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伴侣,开启了另一段婚姻。后来,戴维再遇到情绪崩溃的委托人,付哥就会充当“开导者”,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对方听,劝他们放下。戴维觉得付哥挺不容易的,不停地揭开自己的伤疤。

“这些年,我的三观总是碎了又拾,拾了再碎。”戴维在网上发布了200万字的职业见闻,希望以此警醒人心,同时也治愈自己的心灵。有读者感谢他写下的故事让身处其中的人懂得及时止损;也有读者说看毁三观的故事来正三观。沉重的故事变成了笔端的文字,戴维也慢慢重拾朴素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选择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付出和信任,选择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投稿或分享你的故事至chinaoneday@qq.com,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