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刷屏可日子却不好过:多家战队持续流血 直播平台年亏21亿

文|AI财经社 裘雪琼

编|梁夜

只有赢家才会被大众记住。

11月21日,《鲁豫有约》节目组在微博宣布赴上海采访iG电竞战队。18天前,iG战队斩获2018年英雄联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陪跑7年来中国电竞队伍迎来的首个冠军。

夺冠当晚,“iG”登上微博热搜榜前两位,话题后标识着两个“爆”字。战队金主王思聪裹着厚实大衣、大口吃热狗的照片也传遍网络。为庆贺夺冠,他随后在微博发起四波抽奖活动,第一波被选中的113位网友,每人能获得1万元奖金。

这条抽奖状态,转发、留言与点赞数均在2000万左右。因获奖男女比例之悬殊,王思聪的一时兴起引发众议,差点“杀死”微博。

头顶“娱乐圈纪检委”名头的王思聪,在中国电竞领域被称为“校长”。2011年,他以5亿元收购濒临解散的CCM战队,据说以5万/人的价格从LGD战队中挖角4名队员,以此组建成iG电竞俱乐部。

电子竞技从一个小众文化变成资本与玩家聚焦的新风口之后,入局者甚广,但成气候的毕竟是极少数,留下太多的,则是携资本意气风发入场、中后期流血不止甚至黯然退出的例子。

OMG战队,三年亏三千余万

iG、OMG、EDG、SNAKE、King等电竞俱乐部都有富二代的注资。

2017年9月底,一则“OMG资不抵债拟2700万转让36%股权”的新闻让一位电竞圈90后富二代浮出水面。

9月28日,雏鹰农牧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微客得(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所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噢麦嘎(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36%的股权以不超过2700万元转让予噢麦嘎总经理侯阁亭。

1992年出生的侯阁亭,为雏鹰农牧控股股东、实控人侯建芳之子。

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侯建芳家族以85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第398名。上述公告意味着,股权转让完成后,噢麦嘎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老爸将不再为儿子的电竞战队当“陪练”。

深耕生猪养殖产业的雏鹰农牧,于2014年涉足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互联网”三大战略布局:成立微客得科技,尝试将传统农业与电子商务相结合;并同时出资255万元成立噢麦嘎,积极推动粉丝经济的发展。

雏鹰农牧的2014年年报中显示,“噢麦嘎以游戏、社交、电子竞技为主,有效地培养一大批忠实粉丝,同时从广告冠名、直播平台签约等获得收入,有效转化经济效益。”

但转化堪称凄惨。根据雏鹰农牧披露信息,噢麦嘎2016年营收1119.95万元,净利润为-2471.17万元;2017年上半年营收318.97万元,净利润为-1496.47万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累计亏损3542.54万元。

侯阁亭对电竞有极大兴趣,首次组建的战队热美因经营不善而解散。之后,侯阁亭收购OMG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至今。

OMG官网资料介绍称,俱乐部2012年成立于成都,初期专注于《英雄联盟》项目,成立后当年开始征战国内联赛,如今至少有至少4支战队,涵盖《守望先锋》、《绝地求生》等项目。

和王思聪一样,侯阁亭还涉足了直播行业。公告发出之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作为“全民直播”主体公司的“上海脉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其董事长正是侯阁亭(持股比例30%)。眼下,他的持股比例不再披露。

实际上,侯阁亭的电竞俱乐部资产并不限于OMG。2017年9月11日,一家名为“Snake”的电竞俱乐部前老板蒋鑫在其微博宣布,俱乐部“大部分股份都已经卖给了侯阁亭”,且后者是唯一老板。

蒋鑫同样是一位 “富二代”。他的父亲为港股上市公司中国稀土的董事长蒋泉龙,2013年就身价超过百亿元。同一年,Snake电竞俱乐部成立。2017年8月,男演员陈赫投资,在内部成立绝地求生大逃杀项目的战队,取名SnakeTC,“TC”寓意“天才”。

转手之前,蒋鑫接受媒体采访时还称,“是我认可的团队,好的态度,团结一心积极找方法,想去赢,那么这样的队伍就还是我的队伍,哪怕是垫底,也是可爱的。” 离开电竞圈后,蒋鑫跑入手游界。

实际上,王思聪也没赚着钱。据媒体报道,iG俱乐部人均工资1万元/月,虽说有近300万元的赞助费,但王思聪一年还是亏100多万元。

缺少富二代资金支持的战队,“死亡”的不少。

虎牙直播知名主播董小飒,从YY起家,制作过视频,开了LOL 直播,也经营淘宝店,因为心怀一个电竞梦,他在2015年成立TCS俱乐部。

到了2016年12月,TCS从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掉级。随后董小枫发布微博长文章《TCS俱乐部,终究只是一个梦,现在梦醒了》,吐槽队中乱象,诸如缺乏管理、队员不听从指挥、时间安排混乱。

“我粗粗算了下,投资了有近200万元现金,该收手了。”他在文末写道。

上市3个月,虎牙巨亏21亿

主打电竞的直播平台也在持续“流血”。

2015年,是直播市场野蛮生长的时代。彼时,斗鱼、虎牙、熊猫、战旗、龙珠、火猫这六家市场排名前六的平台中,虎牙亏损3.87亿元,龙珠亏损5212万元;斗鱼CEO陈少杰公开表示,斗鱼TV尚未急着追求盈利,但小规模尝试已让斗鱼每个月有部分营收,言外之意即平台还处于烧钱、亏损状态。

虎牙脱胎于YY,早期崛起源于YY和自身导流的秀场用户转变为泛电竞用户,最终靠着《绝地求生》游戏成功搭上电竞快车。

2018年5月,虎牙赴美上市,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三个月后,虎牙直播(以下简称“虎牙”)发布2018年Q2季度未经审计财报。

根据财报,截至2018年6月30日,虎牙第二季度营收10.383亿元,同比增长125.1%,但净亏损却高达21.254亿元——2017年同期,它的净亏损还只有1500万元。财报发布于8月14日,当天虎牙开盘股价应声下跌8.18%。

虎牙的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司净营收为21.85亿元,但亏损额为8096万元。现金出血点在于,全年广告销售费增幅近三成达8729万元,管理费用增幅超过40%逾1亿元。

自2017年第四季度起,为优化上市数据,虎牙频频高薪抢主播。毕竟,优质主播和电竞游戏资源是直播平台强化核心竞争力的关键。

据不完全统计,仅11月、12月内,虎牙先后密集挖角竞争平台的十余名头部主播,韦神、 404NTfounD 等均是违背合约跳槽的。为此,虎牙支付了高昂的费用。有消息称,韦神一人的转会费高达2500万元,违约金则为3000万元。

上市之后,虎牙继续在挖人道路上高歌猛进。

为撬动斗鱼LOL(即《英雄联盟》)主播青蛙,虎牙开出高于斗鱼10倍的工资,并允诺帮青蛙解决高达1000万的违约费用。最终,青蛙和两位斗鱼第三梯队的主播一同跳槽,虎牙总计掏了近3500万元的薪水和违约金。

豪气抢人背后,虎牙的运营数据却不够好看。

财报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虎牙的付费用户总数达到340万,同比增长40.7%。但环比停滞不前,第一季度财报中,这一数字同样是340万。这是一个危险信号:付费用户是平台打赏收入的主要来源,付费用户数停止增长预示着虎牙总营收即将停止增长。

用户活跃度也有所下降。虎牙2018年第二季度的平均MAU(月活用户数)达到9150万,而上市前招股书显示,虎牙第一季度的平均MAU为9290万,减少了140万,环比出现1.5%的下滑。

另一头部玩家斗鱼的处境更加不妙:一面是上市遥遥无期,一面是连续四年亏损。

斗鱼曾风光无两。2016年,腾讯4亿投注资,使得彼时斗鱼的市场估值达到10亿美元。最近一轮是2018年3月8日,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以6.3亿美元战略入股斗鱼。

迄今,斗鱼经过6轮融资、累计获得30亿元的融资总额。

注册用户总共超过2亿,每天高峰时段上万名主播同时开播——武汉市领导曾表示,斗鱼的队伍不断壮大、影响力越来越强,已成为东湖高新区的金名片、发展新经济的排头兵。

2017年年初,斗鱼CEO陈少杰接受采访表示,平台已“实现全面盈利”,但从未公布任何盈利数字。随后微博财经博主“曹山石”发布文章揭露斗鱼在2016年亏损了7亿余元。

到了2018年,斗鱼陷入欠薪风波。主播“北方”被拖欠了一年半的劳务费,主播“小楼”在微博发声,称斗鱼“拖欠了所有主播3-6个月,所以很多主播走了”。

未成熟的商业化

随着90后、95后成为主力消费群体,中国电竞业正迎来好时候。

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实现从2016年的1.3亿到2.6亿的跃升,25岁以下用户达到六成并拥有强烈的从业愿望。玩电竞游戏已成年轻人的重要生活方式之一。

根据IDC统计,2016年中国移动电子竞技收入已经达到171亿元人民币,预计到到2020年中国移动电子竞技收入将达到537亿元人民币。

青山资本整理过一份2017-2018年电竞行业投资事件,短短一年半间,电竞行业共发生了36起投资事件,金额将近80亿元人民币。

但是,为何电竞行业亏损者众?

就电竞俱乐部而言,收入来源大致有赛事奖金、商业赞助、职业直播佣金与广告代言、贩卖周边产品以及选手转会等。

在韩国,电竞是与传统体育赛事平起平坐、商业化充分的产业。但就国内而言,电竞的商业化发展还不是很成熟。

当下,俱乐部比赛是主旋律,国家队形式组织的赛事寥寥,奖金池偏小;出国比赛奖金高,但获参赛名额不易、出国费用高昂、得奖是小概率事件;电竞项目依托于游戏单品,比赛平衡性经常受游戏版本所限,天然导致它无法像传统体育项目一样稳定长存。

商业赞助的支援力度也有限。电竞俱乐部LDG负责人潘婕曾向媒体透露,商业赞助是LDG俱乐部收入的主要来源,2016-2017年,LGD的年收入介于4000万-5000万元之间,预计还要两年才能达到收支平衡。

再者,国内电竞俱乐部多是以个人名义投资,管理力量薄弱、人力成本巨大,致使精细化运营举步维艰。

贩卖周边是许多电竞俱乐部的副业,但收入杯水车薪。像OMG电竞俱乐部经营着淘宝店,共有产品20种,定价多在一百元以下,销售量最多的是OMG周边手机壳,卖了113件。

2017年,成都,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

电竞直播平台的出血点之一,是花高价买带宽以支撑视频流畅播放,像虎牙2015年带宽预算为2.6亿,平均每月烧掉2000多万。

出血点之二为斥巨资引入人气主播。如今,一线主播的年薪已从行业草莽期的几十万元飙涨至千万元级别。

电竞产业仍需时间发育成熟,但游戏行业却放缓了增速。

AI财经社翻阅《2018 年1-6 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发现,这半年来游戏市场整体收入1050亿元,同比增长率仅有5.2%,远低于过去三年 21.9%、30.1%、26.7% 的增长率,近三成公司净利润同比跌幅超过 50%。

即便电竞已成为亚运会的表演项目,但政策对游戏行业的监管,依然是一把时刻会掉下来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7年,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工信部、教育部、公安部、文化部、国家工商总局、广电总局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部署对网络游戏违法违规行为和不良内容进行集中整治。

2018年8月,彭博社报道称,有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监管机构已经冻结了网络游戏版号和备案的审批。

政策反映到行业上,游戏完美世界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游戏营收同比下降13.26%;网易游戏业务增长也在放缓,只是网易一直研发新游戏,降低了对单一游戏类型收入的依赖度。

对于电竞俱乐部的经济效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红火的现状,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至少还没规模化,长期来看还是有机会的,但现在还是在博弈之中”。

巨头入场折射了商业世界对电竞行业的长远信心。

眼下,腾讯、阿里、京东、苏宁均积极布局电竞业务,从收购游戏开发商、搭建电竞直播平台、成立电竞体育馆、电竞数娱小镇……巨头豪掷千金的同时,但愿也会把成熟的管理理念与经验一并带来。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