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员工“出差”非洲十年奇遇记:遇绑匪、飞机坠毁、总统观摩

作者:赵安国

来源:华为心声、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蓝血研究文章,如需转载请通过后台申请

2007年,27岁的我社招入职,大队培训刚结束后,部门主管说刚果金有个项目需要支持,希望我能尽快到位支持“两周”。“刚果在哪里?”家人问我,我开玩笑说:“中国地图已经不够用啦,要买世界地图才能知道我在哪里。”

那时的我绝对无法想象,我会把人生最美的十年奉献给非洲这片热土。

1

人生第一次海外之旅

人生第一次海外之旅开始,经香港、曼谷、内罗毕,抵达刚果金首都Kinshasa。刚下飞机,机场工作人员就把中国人单独叫到一起“过关”,眼看着其他人陆陆续续被叫到“小黑屋”,我开始担心起自己身上的美元被“没收”,好在我们的通关代理很快找到了我,顺利帮我通关。

到了办公室,接待我的同事Y握着我的手说:“你终于到了,这是你的机票,下午的航班,项目在Goma,很紧急。”我只在首都吃了个午饭,行李都没来得及打开就奔赴机场,来到Goma。

飞机刚刚降落Goma机场,乘客们纷纷鼓掌,搞得我莫名其妙,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刚果金的飞机是不允许出境的,因为缺乏维护,容易出事故,而大家鼓掌是又跟死神擦肩而过的庆祝。

走下“灰机”,灰尘迎面而来,才发现飞机跑道是修整后的土跑道,行李直接在飞机旁边自己拿。接我的同事直接把车开到了飞机旁边。

去宿舍的路上都是火山岩铺砌二层,路边停着坦克和装甲车,车身上打的大大的UN字符。先前到的同事开始给我讲注意事项,比如,如果感觉身上有虫子千万不要拍,而要轻轻打掉,因为它有可能是硫酸蚁,打死它,它身上的硫酸液体会流出来,腐蚀皮肤;Goma地处尼拉贡戈活火山,水质很硬,一定要烧开了才能喝,否则容易得结石;出门一定要带护照和工作证;一定要穿长袖衣服、裤子,防止蚊虫叮咬,本地是疟疾多发区,通常感觉身体不舒服,基本上就要吃青蒿素了,严重的就要打针,那是疟原虫在作怪……

晚饭过后,区域经理开始给我讲项目情况,原来,M集团准备进军刚果金市场,Goma区域地处卢旺达边界,委托卢旺达子网在Goma区域建设一个小网,期待获取刚果金的入网许可后,然后在全国建设,因此这个小网的意义重大,并且需要跟刚果通信部和M卢旺达子网两方面沟通。

大家一起制定了工作计划,准备大干一场。第二天,我们一行3人驱车来到卢旺达首都Kigali,对标工作计划,客户很支持,并且马上指派一名负责人跟随我们一起回到Goma,开始了紧张的前期准备工作:没有机房就用集装箱,没有光传输就用微波,没有铁塔就用最简单的斜拉塔……大家紧密配合,项目进展顺利。

2

差点被绑匪“严刑逼供”

紧接着就到了2008年春节,厨师准备宰杀散养在院子里的活鸡、活兔、生猪,我们几个中国人围追堵截,抓鸡,抓兔子,从这个角落追到那个角落,忙活了半个多小时,累得气喘吁吁也没有抓到,客户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客户终于忍不住了:“我们来抓吧!”只见客户主管分配工作,本地员工也参与其中,各自拿着木棍,边跳边唱歌,类似于出战前的动员工作,然后开始排兵布阵,有的佯攻,有的包围,有的打援,一个回合下来就全都抓到了,让人由衷佩服。厨师拿着战利品做了一顿丰盛的火锅和烧烤,我们跟客户一起畅想着未来。

傍晚,送走了客户,我们围坐在客厅畅谈人生。突然,门卫冲进来,呼喊着法语,紧跟着进来一个人,手里拿着手枪,随后又进来两个人手里拿着AK,我们虽然听不懂法语,但也猜到了,是抢匪来了!大家都双手抱头围蹲在沙发中间。为首的头目让大家把钱都拿出来,然后开始搜身,轮到我的时候只搜出来几百美元,他认为我不老实,又抓着我的头发把我领到另一个角落,准备“严刑逼供”,好在这时另一个抢匪说要搜索房间,于是我逃过一劫。

可惜大家的电脑都被搜走了,随着抢匪的离去,大家惊魂未定,却先犯了难:身上的钱都是伙食费,没有钱,吃饭都会成问题,更严重的是,电脑也没了。

我们把情况告诉了代表处领导,很快得到了领导和大使馆的慰问,第二天一大早,客户闻讯赶来,嘘寒问暖,还留下了几百美元以解燃眉之急,我们握着客户的手,十分感动,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的温暖。下午,代表处销售副代表也赶到现场,带来了现金和电脑,详细询问了事情经过,安抚大家的心情,加强了安保措施。随后,大家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最终在2008年3月成功让小网商用。

3

飞机突然坠毁

同事们纷纷投入到其他项目中,留下我配合M集团向刚果金通信部申请license,4月中旬,最后一批同事离开,我呆坐在院子里,空空荡荡,望着天上离去的飞机,算是为他们送行。突然,飞机左侧发动机冒烟,飞行姿态不稳,随后径直坠落。天啊!我有2个中方员工和2各本地员工在这架飞机上。

我的脑袋嗡了一下,马上赶快驱车赶往现场,飞机坠落在居民区里,周边一片狼藉,事故地点火苗有几十米高,医护人员和政府官员紧张忙碌着,不允许我们靠近。

于是,我们奔向各大医院,希望能够找到我的同事,但是每家医院都有政府士兵把守,不允许进入。就在我万分着急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我熟悉的同事名字,我惊讶地接起了电话,原来因为座位满员,我的两名中方同事没能赶上飞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我马上接他们回来,加入到寻找另外两名本地员工的队伍中。

在这个过程中,客户帮了大忙,他们在本地有一定声望,使得我们能够进入各大医院,晚上10点多,终于在联合国指定医院里找到了两名本地同事,他们躺在病床上,见到我们很激动,站起来拥抱在一起,一直在说“we still live”。由于吸入大量浓烟,他们的声音有些沙哑,其他身体状况都很好。我们为他们准备了水果和饮料,让他们好好休息,后来他们恢复得很好。

4

有惊无险的撤退

2008年5月,刚果金通信部一行人员抵达Goma。由于保障到位,我们顺利通过了客户考察认证,跟客户在湖边酒店吃着披萨,憧憬着未来千万美元的投资计划。5月底听说叛军准备攻城,我们都认为不用太担心,可过了没两天,联合国的人就来通知:请马上离开Goma!

我马上通知其他中资公司结伴和客户逃离。车开到边境处时,我看到过境的车辆排着很长的队,都是逃离Goma的。到达卢旺达境内是下午5点多,酒店全部满员,我们在一个酒店里加钱勉强得到一个小房间,不够我们几个人住。

晚上无心睡觉,我们就在酒店里散步,看到新闻,Goma 机场区域时不时传来枪炮声和散光弹,我们一边庆幸撤退得及时,一边感叹在当今和平年代,在非洲的边陲小镇依然饱受战乱的困扰。

三天后,叛军被击退,我们返回Goma,小镇又恢复到往日的宁静,客户也陆续返回,设备运行正常。

随着2008年经济危机的到来,M集团决定暂停投资刚果,我也收拾行囊,与客户互道珍重,返回首都Kinshasa。

回想当初暂定“两周”的出差计划,竟然待了将近一年,并且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不仅感慨万千。

5

“我们的superman回来啦!”

接下来我又投入到新的工作中。运营商T建网以来,业务发展迅速,目前容量已经接近饱和,无法承受圣诞节话务量增长的冲击,需要迅速扩容,可只剩3个多月的时间。

我被任命负责网络整改和新建,这个项目不仅仅关系到运营商的容量承载,也关系到代表处的经营改善。和客户CTO开会讨论完,我情绪有点低落,因为需要新建一个机房,场地还没选好,PO还没下,还没生产发货。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会后,客户COO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询问了基本情况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必须在圣诞节前完成上线,任何困难都可以上升到我这里解决。”于是,我们跟客户“全营一杆枪”,几乎吃住在工地,一个月完成了活动板房的安装,5天完成硬件安装,15天完成软件调试并获取PAC,在圣诞节前夕完成业务上线,成功保障了圣诞节业务量的冲击。割接成功的那一刻,客户COO非常高兴,紧紧握着我的手连续说:“Excellent! Well done! Good job!”项目组互相望着彼此的“蓬头垢面”,都笑了。

回到久违的宿舍,洗了热水澡,躺在舒适的床上,一觉睡到大天亮,早上起来,感觉浑身乏力,心想,也许是精神放松了,可是一连几天都感觉没力气,吃饭也没胃口,终于彻底倒下了。

同事带我来到当地最好的比利时医院检查,确诊为疟疾,要求住院,跟同事商量后,认为还是中国驻刚果医疗队会好一些,于是转院到医疗队,第一天打完针后,感觉好了很多,返回宿舍还是没有胃口,睡了一觉感觉浑身酸痛,干呕,于是再次来到医疗队,开始了长达8天的住院,期间代表处派人轮流照顾我。每天打针超过12小时,胳膊扎的没地方了,就扎手背,两只胳膊都没地方扎了就扎脚背。8天,我瘦了15斤,两只胳膊和脚背都是针眼、青绿色的肿胀,可却没有任何好转。院长说:“可能是恶性疟疾,这里治不了,快回国治疗吧!”

一名同事陪着我回国,来到北大深圳医院,说明情况后,医生马上安排车把我送到深圳疾控中心,然后抽血化验,同时又派车把我送到深圳第三人民医院,开始了隔离治疗。第二天,疾控中心那边化验结果出来了,恶性疟疾加伤寒,然后开始打点滴12个小时,抽血化验。5天后,第一个疗程结束,抽血化验结果显示伤寒治愈,疟原虫没有减少,于是下达了病危通知,要求家人必须到现场。

在这之前我没敢跟父母说过自己生病了,可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跟父母说了,于是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眼泪却再也忍不住了,喷涌出来,失声痛哭。妈妈在电话的那头一直在问:“你是谁?是安国吗?你在哪?”我只是在哭,我不是不想说话,是已经虚弱到没有说话的力气。

大概十分钟后,护士帮我把情况跟妈妈说清楚了。挂了电话,我突然觉得生命脆弱无比,环顾四周,洁白的墙壁空空荡荡,墙上一个小窗口,冰冷刺骨,只有病床上有点温度。闭上眼睛,脑海中都是父母的关切的样子和同事、客户期待的眼神。

第二天,父母赶到深圳,签署了第二个开放式治疗同意书,承蒙上天的眷顾,8天过后,第二个疗程结束,血液中只有少量疟原虫,有效果了!我也感觉自己轻松许多,又过了3天,医院通知可以出院了。

当我走出医院,见到第一缕阳光,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回想起2年多以前,我是从这里启程奔赴非洲,2年以后回到深圳,同样的空气,同样的味道,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真的是恍如隔世。

获许回家过年,我再次感受家的温暖,并且调养身体,和久违的朋友们聚会。当代表处的同事都以为我不会再回来的时候,我说服了家人,再次踏上去往刚果的航班。落地后我首先拜访了客户T。当我再次出现在客户面前时,客户的CEO紧握着我的手嘘寒问暖,拉着我的手到各个管理团队办公室说“我们的superman回来啦!”让我感动不已。

之后,我们又拿到了三期扩容合同,也帮助客户成为刚果金最赚钱的运营商。

6

企业业务要Know-How

2011年,做完最后一个搬迁方案后,我来到东南非地区部企业业务部。很多客户闻讯赶来,送了我很多纪念品。我们也约定,他们到南非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我,就这样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别。

4月,我抵达南非,深深感觉到南非和刚果的基础设施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南非近似于发达国家,绿意盎然,干净的城市,宽阔、平整的道路,整齐的建筑,让人心情愉悦。新环境,新部门,新业务,领导让我负责政府和教育的FR,兼职培训渠道,培养千军万马不带工卡的“华为人”。

坦白说,我也不太懂什么是企业业务,工作该如何开展,好在此时,机关的“明白人”来了,一连5天的课程,给大家讲什么是企业业务。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本次培训中的一个词:Know-How,就是要洞悉行业玩法和行业秘密,否则只能算是“门外汉”,无法真正打开行业市场。

2011年9月,开普敦Stellenbosch大学要采购两台高端交换机,预算80万美元,我们在开普敦的渠道FT购买了标书,但是不会做我司产品的配置报价。我和客户经理马上飞抵开普敦,了解情况后,连夜做了方案和报价,第二天一大早交到渠道手里。

过了2个小时,电话响了,获悉友商C公司商务很激进,如果我们要争取,按正常的商务申请流程肯定来不及,于是我们电话给领导汇报后,决定拼了!我们又来到FT公司,坐下来一起出方案,团队作战效率高,下午3点完成方案输出,打印、封装,渠道去交标了。

最终我们赢得了此单合同,由于我们的方案比较有竞争力,客户一次性下了数百万美元的合同。就在我们举杯相庆的时候,却从渠道圈子里传来一个声音“华为中标是偶然罢了”,认为我司不懂行业(know-how),不懂行业玩法,拿单是因为友商对我们放松警惕了,以后多“照顾照顾”我们,就很难在拿到单子了。

转眼到了2012年,陆陆续续投了很多标,但都没有什么消息了,貌似在印证着友商的传言。直到一年的摸索后,我们才逐渐领悟,渠道和业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7

一次特别重要的演练

2014年,K国平安城市拓展,我作为地区部专家到代表处支持,经历了前期的需求不确定、业主态度不明确、集成商的挑战等各种不确定性,10月中旬确定在12月12日总统参观实验局。时间所剩无几,我们从确认参观内容到生产发货,从临时指挥中心选择到演示方案制作等精心策划,11月15日到货,11月30日完成调试,然后开始演练参观方案。

可当我们拿着演示脚本跟客户沟通时,客户反馈,总统非常务实,不希望有任何临时性的安排,演示日常工作内容就好。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这样效果完全不可控啊!而且我们也不清楚总统期望是什么,万一演示效果没有达到预期,那整个项目就变得不确定了。

我们做了分析后,决定做两件事:一、保证设备运行正常,功能正常;二、加紧给客户做培训,保证客户会使用。12月11日早上7点,总统抵达,经过培训的警察流畅自如地使用系统,得到了总统的高度赞扬,并且当场指示,快速签署合同,希望在第二年的5月25日看到全部系统上线后的效果。

我们高兴的是策略完全正确,赢得了客户的认可,忧虑的是,从现在开始到5月25日,只剩下6个月左右的时间,而此刻,合同还没签署,物料还没生产。

我们和客户共同设定了目标,要在12月31日前签订合同,大家都主动放弃圣诞节等假期进行合同谈判。我们和客户会为了一个合同条款争得面红耳赤,也会为了一个关键条款达成一致欢呼雀跃。12月31日合同定稿,成功签署。

2015年1月,当客户还在享受新年假期的时候,项目组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海量交付做准备工作。5月18日我们完成了K国首都交付,并且完成所有测试用例测试,5月21日凌晨商用,5月23日总统视察时,对我们的交付进度和质量十分赞许,并且马上在Facebook上发表了对推文:“从现在起,国家警察将能够通过融合的通信手段及实时的数据及时响应各种安全问题。我非常高兴看到我们的梦想成为现实,且来得如此之快。”

总统参观完之后,我们如释重负,回到宿舍美美地洗澡、补觉。原本以为设备运行正常,用例测试完成,可以稳妥交接了,结果从总统参观完之后就不断接到投诉,据说警察都不用我们的系统。这就奇怪了,设备运行完好,功能正常,为什么警察都不用呢?是客户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

8

客户给我们打了100分

为了找到问题本质,我采用了最笨的办法,每天跟着不同角色的警察一起,看他们如何工作。在访查过程中,逐渐开始了解警察的业务,也找到了原因。由于方案设计跟警察组织和业务没有匹配起来,一些功能没有实现,想用也用不了。从8月份开始,几乎每4天就是一个版本升级,客户对我们认真解决问题的态度大为惊讶:“历史上其他项目出现这种问题基本上就烂尾了。”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们认为应该能达到警察业务应用的要求了。刚好这时天主教教皇将在11月25日-27日访问肯尼亚,多达30万人徒步走向体育场,保障一共动用了约10000名警察,1000+部终端,30个Sector。

随着视频数据接力一般的回传,清晰的口令不断的下达,现场情况的反馈,突发情况的汇报和处理,第一天设备运行正常,功能正常,警察业务正常,我询问总指挥长,我们的系统表现能打多少分,其回答60分,我问还有40分的gap是什么呢,他说到目前为止还可以,没出意外。

第二天,我们依然神经紧绷地保障着业务,经过第一天“考验”,客户已经放弃使用现网系统,把所有业务都切换到我司系统上,当天结束时,客户表示我司系统还不错,可以打80分。

第三天,我们如期到现场继续保障,有了前两天的成功经验,客户满脸自信,从容不迫地指挥。随着教皇踏上飞机那一刻,我们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下了,客户主动跟我们每个人握手,表示感谢,跟我握手的时候特别说:“你们的系统我给打100分,接下来将马上把所有业务都切换到新系统,谢谢!”

当时我眼泪在眼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谢谢。是啊,从我介入此项目开始到今天,整整一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多少次彷徨,多少次无助,多少次努力不被人知,当我们的努力得到客户认可的那一刹那,一切付出都值了。除了感谢还能说什么呢,感谢有这么好的客户给我们一次一次改正、一次次自我学习的机会。

保障成功后,客户果然在12月份将现有系统下电,把所有业务都承载在我司系统上,同时,我司平安城市解决方案也真的很给力,将首都的犯罪率下降了46%,真正做到了保卫一方平安。

从青葱岁月步入成熟中年,从孑然一身到四口之家,从技术小兵到部门骨干,从门外汉到行业明白人……十年,我人生最美的年华奉献给了非洲这片热土,满满的收获数也数不完。感谢公司和领导给予我的机会和信任。今天,我们在南部非洲实现了每个代表处都有平安城市项目,每年为公司贡献超过2亿美元收入,接下来我还会持续总结,提高,打造一个团队,为实现一国一安平贡献力量。

任正非讲话在线阅读版,点击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