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货出海:哪怕路漫漫,也要野心勃勃

最近,D&G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当国外的品牌在作死中错失庞大的中国市场时,我们的国货正使尽浑身解数,试图在国际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

前几天,王老吉在纽约曼哈顿格兰街开出了首个海外凉茶博物馆。当天,白云山金戈也在纽约启动了全球品牌巡展,吸引了不少当地市民和媒体的关注。

说到走出去,其实中国企业一直以来都蛮拼的。从最早的老干妈、青岛啤酒、马应龙、联想、海尔等,到近年来的手机品牌如华为、小米、OPPO、vivo等,都引来了老外的剁手和喜爱。

当我们看到许多国货成为老外眼中的“神器”,内心抑制不住地骄傲;但翻翻《财富》世界500强的排行榜,又不免有些遗憾,与“国货”相关的实体企业并不多,尤其是医疗卫生、食品快消和娱乐等与人的生活和健康密切的产业里,基本没有中国企业的身影。

那么,如何才能让世界500强排行榜上多几家国货品牌?当我们的国货逐步走出国门,又该如何长期攻占市场,赢得信赖?国货企业又有怎么样的心声和野心?我们采访了几位大头,来看看他们的观点。

王世渝

企投会首席学术委员

富国富民资本董事长

中国企业要想真正走出去

重在找到中华民族与国际世界的融合点

就我的感受看,目前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路线处于两个极端:第一个极端是将传统文化一股脑儿搬到国外;另一个极端是喊着“我要超越你”,在高科技、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跟人家比拼。最缺的是中间过渡性的产品和产业。

中华文化足够博大精深,但我们也不能老是拿古老的东西做挡箭牌,更不能永远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下端。

我们要想在全球价值链中不断往上走,就要适时抛弃一些原有的束缚,将中国古老的、历史的、文化的元素,与今天的创新、品质、工艺、工匠精神结合起来,找到中华民族与整个国际世界的融合点,才能真正走向国际化。

就拿餐饮来说,比起法餐、意大利菜、日料等,中餐历史更悠久、菜系更丰富,但现实是,国外的中餐厅普遍很难吃。

但我最近留意到一件很有趣的事,美国耶鲁大学的一位博士后,放弃专业,专门研究中餐,他用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和饮食标准,结合中餐的精髓,做出了符合美国人消费习惯的中餐,还把餐馆开到了纽约时代广场,生意非常火爆。在我看来,这就是“走出去”的好例子。

再来看看世界500强企业中,有120家中国企业上榜,但我们不要被这个数字骗了。

仔细看看,国外进入500强的企业,哪一家不是全球化运作的,反观中国进入500强的企业,又有几家真正具有国际化的品牌、资本、管理水平?因为中国自身体量大,企业在国内做到第一就很了不起。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不能只看排名,还要看这些企业是否真的强大,产品质量如何,优势在哪里,是否达到了全球化标准,这就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民族品牌要走向世界

文化认同不可或缺

全球制造业已基本形成四级梯队发展格局: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一些新兴国家,包括中国;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非洲、拉美等国。

我国制造业处在第三梯队,用一组数据可以更具体、更直观的说明当前的情况:我国人均制造业增加值是美国人均的35.5%,我国人均制造业增加值是德国人均的27.8%,我国人均制造业增加值是日本人均的33.4%。

也就是说,我国的制造业是远远领先于发展中国家的,但是确只占强国的三分之一。

大而不强是事实,但从未来看,应该对中国制造业有信心,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机会很大。我认为,要实现升级可以从两方面来改善:

要提高我国的制造能力而不是制造规模,目前已经在改变,逐步高端化,实现政府和企业协同,加大对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

要转变制造观念,培育企业家精神和工匠精神。

我们的国货走出国门,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国高铁、华为、老干妈等等。总体而言,价格优势明显,同时也在逐渐摆脱过去对“中国制造=伪劣山寨”的认知,逐渐有了高性价比标签。

当然,国货走向世界与我国近年来综合实力的提升不无关系,“一带一路”让国货有了良好的发展渠道,产品的输出归根结底是文化的输出。

王老吉在纽约开凉茶博物馆就是很好的案例,这种产品+文化传播的方式其实是一种文化营销。可以帮助王老吉得到当地消费者的认可,其实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可,对中国养生观念的认可。

这样一来,也使得外国消费者通过对中国凉茶文化的了解,进一步喜欢上中国文化和中国产品。归根结底,中医药要走向国际,民族品牌要走向世界,文化认同不可或缺。

徐文流

广州王老吉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消费升级是全球性趋势

中国企业走出海外最大瓶颈是文化差异

改革开放四十年,凭借着“成本+规模”形成的巨大优势,中国制造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但单凭规模优势已无法在国际舞台上继续发挥核心优势。除去个别特殊行业,中国制造整体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中也处于较低端竞争的阶段。

在当下竞争环境中,中国制造需要转型升级,包括产业结构升级和品牌升级,未来才能持续参与全球竞争。

未来,进入全球价值链高端的中国企业:是以华为为代表的高科技行业;是以中国传统文化底蕴为支撑的中国品牌。

从具体领域来看,消费品领域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因为消费升级是全球性趋势,这背后是消费群体和消费观念的更新迭代,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更注重品质,新一代的年轻消费群体则更注重品牌价值及个性化体验。

在这方面,中国企业走出海外最大的瓶颈是文化差异,如何解决文化差异是影响国外消费者消费理念的关键所在。

以王老吉为例,就面临很好的国际化机遇,我们聚焦凉茶主业,促使品牌保持了年轻化和市场活力,同时也积极布局国际化。

纽约凉茶博物馆就是王老吉从产品贸易到品牌和文化宣传的国际化路径升级。市民和媒体的反映超乎我们的预期,这说明在现在贸易冲突的背景下,太需要加强这种文化的互动和交流,这也有助于我们开拓国际市场的信心。

裴泽建

广州白云山医药销售有限公司

党委书记、董事长

企业“走出去”意味着

科研、技术、法律等面临更高要求

中国制造能走入国际视野,具有技术、品牌、成本等多种原因。以往,由于中国人口红利带来的成本优势,很大一部分产品是以成本+规模的优势参与国际竞争,处于产业的低端。

近年来,随着中国高铁技术、航天技术等“大国重器”,以及越来越多高科技、高附加值产品参与到国际竞争并取得了较大优势,让世界对中国智造有了新认识。

站在企业角度,企业的国际化首先要有国际化思维。从战略看,公司战略必须和国家战略达成统一。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可,中国企业有了更好的国际环境和更广阔的市场。

同时,国内也在加大供给侧改革力度。企业应抓住这样的历史机遇,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升级。

从我们企业来讲,白云山金戈作为中国仿制药的代表,也是中国智造的代表。

一方面,抓住了国内消费升级的大趋势,通过研发、技术升级及品牌塑造等方面的努力,在外资原研药和后续本土品牌的围追堵截中脱颖而出。

另一方面,在广药集团全球化战略的推动下,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启动了全球巡展,并且已经在多个国家启动了药品注册工作。

“走出去”意味着企业在科研、技术、法律等方面,都面临更高要求。

未来,广药集团将借助政策机遇,加强国际资源配置能力,加快国际化,不断追赶世界500强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