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继“中国女性堕落论”之后 来看看现实中的女性遭遇

“如果说所有的女生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赚钱,至于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的中国男人都会变得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现在是因为中国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的堕落。”

这是知名教育集团创始人俞敏洪11月18日在某场演讲中的言论。言论一经公开,便引发了全网的声讨。舆论发酵的第三天,俞敏洪到全国妇联向女性道歉。

现实中,女性角色似乎复杂得多。多数女性既“主内”又“主外”——一面可能扮演着“超级妈妈”,另一面又努力在工作中实现价值。

然而,即使到了21世纪,离国际《男女同工同酬公约》签订过去了67年,女性在职场上的遭遇依然不乐观。

2012年,国际女性公益组织“向前进”和麦肯锡咨询公司开始发布年度女性工作报告。在最新的《女性工作报告2018》中,该组织收集了来自全球279家公司,超过1300万员工的职场数据。《报告》发现,随着职位的升高,女性的缺席越来越严重。

数据显示,初入职场时,男性和女性数量基本相当。而从“经理”级别起,男女比例开始出现明显的失调——男性经理占比62%,女性经理为38%。再经过主管、副总,最后到高管级别,女性比例下降到22%,78%的公司高管显示为男性。另外,相比内部晋升,女性直接应聘成为领导的几率要比男性低得多。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指出,性别平等问题的关键是权力问题,而当今世界男女两性之间的权力存在着不平衡,男性主宰了政治、文化、家庭、社会、行政、私营等各领域。

权力的直接表现便是经济地位。晋升管理岗往往代表着“涨薪”。男性领导比例的碾压,使得整体女性的工资水平明显低于男性,学术上称这种差距为“男女工资差距”或“性别工资差距”。

性别工资差距的计算方法是取女性平均工资与男性平均工资的比值,再计算1与其比值的差。例如,某地女性的平均收入是男性的80%,则该地的性别工资差距为20%。数值越大,男女工资差距越大。如果女性的平均收入高于男性,则性别工资差距为负值。

实际上,上个世纪末以来,全球多数国家的性别工资差距已在逐渐缩小。根据世界经济合作组织(OECD)的数据,1970年,英国的男女工资差距还是47.6%, 2016年,差距已经缩小到16.8%。

虽然大部分国家的性别工作差距呈现缩小的趋势,但进度十分缓慢,目前全世界男女工资差距仍存在10%-20%。

此外,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发现,虽然在部分国家或地区,经济越发达,男女工资差距越小,但这个规律并不适用于所有国家。

2016年,韩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过35000美元,男女工资差距为34%,意味着男性员工每挣100元,女性员工只能挣66元。而在拉丁美洲国家洪都拉斯,GDP不足5000美元,该国女性平均收入却比男性多15%。这是为什么呢?

关键就在于女性参与工作的比例。由于在计算性别工资差距时,主要国际组织(包括OECD、国际劳工组织以及世界银行)仅统计了在职员工的工资,忽略了没有工作的女性群体,因此,女性在职场中可能遭遇的不平等并没有真正体现。

以拉丁美洲国家哥伦比亚为例,该国女性职工的数量比男性职工少28%。如果仅计算在职员工的性别工资差距,几乎没有。但如果将所有无业或失业的男女都纳入统计,并把他们的工资按0计算,得到的性别工资差距则为50%。

与美国、英国、俄罗斯以及欧洲多数国家相似,我国女性职工数量与男性职工数量的比值约为80%。如果将无业或失业群体计算在内,男女工资差距会更明显。

那么,到底是什么在影响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呢?

美国有研究显示,与1980年相比,由于女性整体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学历不再是导致性别工资差距的因素,反而极大地帮助女性获得更好的工作。此外,随着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越来越高,工作经验对男女工资差距的影响也越来越小。然而,行业工作岗位的影响却在不断扩大。

常见的现象是,女性通常在某些行业或者岗位上十分集中,而在其他的行业和岗位却缺席严重。女性在行业和工作岗位上的选择,其一受制于整个社会对女性能力的刻板印象,其二是被传统的家庭角色所影响。

研究显示,职场女性常在理性思考、抗压以及沟通、决策等能力上被质疑。此外,生育对女性工作及收入的影响也是不可逆的。

根据丹麦一项对准父母们长达33年 (1980-2013年) 的跟踪研究,女性生完第一个孩子以后,收入会骤减,并且很难再恢复到之前的收入水平,而孩子爸爸的收入却不会受到孩子出生的影响。这种情况被称为“母亲代价”。

即使丹麦一直实行性别平等的家庭政策,提供给准父母们超长的带薪产假以及高额的育儿补贴,并保障女性生完孩子后重返工作的权利,生育对女性的工作和收入仍然有巨大的影响。

“母亲代价”的根本原因在于,女性需要时刻平衡工作与家庭责任。数据显示,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会越来越趋向于工作时间灵活的岗位,以便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家庭“突发”情况。而在这过程中,性别工资差距也会进一步拉大。

究其根本,男女工资差距是性别不平等的缩影。它来源于男女在权力和经济上的不平等,也作用于权力和经济。

如果女性在重要职位上越来越缺失,在经济上越来越得不到保障,女性遭遇的不平等只会越来越严重。

俞敏洪的言论恰恰代表着当今社会中相当一部分精英对女性的态度。这种态度是危险的。女性需要得到尊重和理解——因为今天的她们如何被对待,将深刻的影响她们的下一代,进而影响整个社会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