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京东之外尚有多家互联网巨头将入局相互保险

【财联社】(记者牛颖惠)“相互保”来的轰动,作为探索互联网保险的新生事物,目前其前景也尚不明朗,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互保险大幕已经开启。

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除阿里、京东之外,将有多家互联网流量巨头参战,备战相互保险,并且记者了解的多家传统险企也都有意探索此领域。

无奈,利益驱动下,目前传统险企与流量平台针锋相对,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下,相互保险仍有迭代空间,但共识是,在拓展商业健康保险市场上相互保险具有积极的意义。

互联网市场争夺战动传统险企奶酪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京东互保”的下线或与触动了传统保险公司的利益有直接关系。该产品11月14日上线当天,监管部门就接到多个传统保险公司的投诉电话,为此,众惠与监管之间一直在进行沟通。据悉,针对相互保险产品,监管已经召集多个部门进行专题研究。

某大型健康险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传统人身险公司主要时通过代理人渠道获客,由于多年的市场积累,目前,线下市场客户量的饱和度已经较高,增量的空间十分有限,已经有众多险企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加大互联网渠道的投入。

以人保健康与支付宝共同推出的“好医保百万健康险”为例,上市半年以来客户量已经达到500万人,人保健康电子商务部副总经理刘骏称:“这个客户量达到了3、4家中小型保险公司一年的客户量之和。”他认为,造成这样的结果,与支付宝所带来的流量优势密不可分。

据华泰证券最新发布的研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117家保险公司经营互联网保险,占保险公司总量的52.7%。

而自“相互保”上线以来,用户量迅速突破2000万人,同场竞技,“相互保”的客户增速让不少传统保险公司眼红。

此外,当前市面上现有的互联网重疾保障,包括平安、国寿、众安保险等公司推出的健康险在内,年付费价格普遍在200-300元之间。而相互保险属于分摊机制,例如,“相互保”上每一个赔付案件的分摊金额不会超过0.1元,预估第一年每个人的实际分摊额度为100多元到200多元不等。对于不少投保人来说,这个价格明显更加划算一些。

财联社记者还采访了解到,“相互保险”的上市引起不少保险公司代理人的不满。代理人群体作为人身险保险公司业绩的主要贡献者,在保险公司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某大型保险公司内部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寿险公司大半的江山都是代理人打下来的,他们接触市场,对行业变化最敏感,公司会充分考虑代理人的意见。”而这一次“相互保”上线后也有不少代理人对公司提出了抗议。

“有太多人盯着他们了,稍微有一点瑕疵或者模糊的地方就可以被投诉。”有接近“京东互保”的知情人士透露,所有产品都是经过监管部门报备后才上线销售的,但是监管部门目前对于相互保险的态度暂时还不明朗。

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尽管相互保险与传统保险在渠道、价格上竞争激烈,但在互联网这片蓝海上,不仅阿里和京东,还有更多的互联网巨头也将入局相互保险市场,目前,几大互联网巨头“相互保险”产品前期的技术开发已经完成,几乎全部都在“观望”着监管的态度。

韦莱韬悦自保与相互保险业务负责人吴海峰接受财联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相互保险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与传统商业保险公司形成竞争,但这并不是主流,也不是中国发展相互保险的初衷。

据其介绍,相互保险更多的是利用自身特点增加保险的深度和广度,与传统商业保险形成错位竞争和有益补充。正如当初监管部门在发布《试行办法》时提到的,创新发展相互保险这一普惠金融形式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有利于扩大保险覆盖范围,有利于丰富保险市场组织形式,挖掘保险业新的增长点,有利于树立长期经营理念,促进保险业转型升级,更有利于提高人民群众的保险意识,改善保险行业形象。所有这些,都将实现包括传统商业保险公司在内的整个保险市场的共赢。

保险创新仍有迭代空间

“相互保运用互助的保险机制,集合与分散风险,尤其有助于拓展普惠性的健康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因为其产品形式便捷简单,易于为年轻群体接受,对于增强公众的风险和互助保险意识,加强消费者教育,拓展商业健康保险市场具有积极的意义。这类互助保险与市场上已有的健康保险产品更多的是相互补充的关系。

不过朱俊生也指出:“相对于重大疾病产生的费用而言,目前的保险金额提供的保障仍然较为有限,特别是随着被保险人年龄的增长以及医疗费用的不断攀升,保障不充分的问题更显突出。因此,消费者除了互助保险,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需求,选择其他的商业健康保险产品,为疾病风险提供更完善的经济保障。”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京东入局,相互保险产品直接的竞争也将日益白热化。在两大巨头对弈的时候,本身也借助互联网渠道为保险保障的普及起到一定辅助作用。

朱俊生表示,“巨头的流量优势非常明显,这是’相互保’在非常短的时间内集聚大量会员的主要原因。充分利用互联网以及保险科技的支持和赋能,是其突出特点。”

“相互保险的问题现在都只是浅层的,只有在运营过程中会逐渐发现更多情况,这需要在两年到三年之后才会出现,这个产品本质是为了解决大众问题的,他的可持续性是可以预见的。”有保险业内人士指出:“相互保险很好,但无论‘相互保’还是‘京东互保’作为初代产品仍有很多改进空间。”

与此同时,朱俊生也指出,监管部门需要在创新和防范风险、维护消费者利益之间保持平衡。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要为试错提供空间,这是任何创新涌现的前提条件。

“相互保险在中国是新事物,与商业保险机构有着本质区别,如何进行运营、管理和发展,并无经验可循。”吴海峰认为,根据国际合作社与相互保险协会(ICMF)的统计数字,2015年相互保险机构的保费收入超过1.2万亿美元,占全球保险市场的27%,在美国和日本都超过三分之一,欧洲国家更高。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相互保险刚刚起步,方兴未艾。相互保险这种新的组织形式在中国有非常大的潜力,假以时日,必然取得蓬勃的发展,成为中国重要的保险市场组织形式之一,解决传统商业保险市场不能解决的一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