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业资本总经理遭拘留,他曾弃百万年薪以节省开支

作者|市界 温丽虹

编辑|老拿

11月22日晚,华业资本董事会收到一份重庆市公安局发出的《拘留通知书》,通知书告知华业资本,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已被重庆市公安局拘留,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具体事实尚待公安机关调查,作为上市公司,华业资本旋即发布公告向市场告知此事,承诺公司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无论对华业资本还是其被拘的总经理燕飞来说,2018年都可算多事之秋。此前,华业资本因百亿元应收款投资涉嫌造假,深陷资金黑洞。风波延续至今仍未尘埃落定,期间,公司遭多家银行索还欠债、股价遭腰斩。

为与公司共克时艰,包括燕飞在内的公司董事及高管一度表示,自愿放弃年薪以节省开支。

被拘前夕:为公司追偿应收款

燕飞被拘,对华业资本来说实属雪上加霜。

9月底,燕飞开始作为公司临时债务追偿小组组长,负责为公司追偿数笔总额超8亿元的应收款项。

对于华业资本来说,燕飞和追偿小组的工作攸关公司性命。9月底,华业资本曾发公告称,如果应收账款无法按期回款,“未来公司将面临无法偿还债务的风险”。当时,华业资本的资金链处于高度绷紧状态。根据第一财经报道,截至2018年6月底,华业资本货币资金余额仅为8.31亿元,扣除已用于担保、受到其他使用限制的3.88亿元,实际可用资金仅有4.42亿元。

起初,燕飞和工作组负责追偿的应收款,为子公司报告逾期的8.88亿元,全部为华业资本此前收购恒韵医药得来,算是公司的应收账款投资,相关投资总规模达101.89亿元。

事件起始于9月份,华业资本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华烁”)收到北京景太龙城投资管理中心(下称“景太龙城”)通知,前者通过景太龙城投资的景太19、景太20、景太23等3个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8.88亿元逾期未回款,占其2017年底经审计净资产的13.06%。追偿小组因此成立。

追偿小组展开工作的第二天,燕飞和追偿小组就发现情况比预想的更糟——从恒韵医药收购得到的这些应收账款或真假并存,或皆不存在。

根据华业资本9月28日发布的公告。公司成立追偿小组后,委派律师对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进行了现场走访,向债务人的相关部门出示了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韵医药)与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签署的《债权转让协议》、《应收账款债权确认书》及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出具的《确认回执》。债务人的工作人员否认存在《债权转让协议》中列示的债务,相关文件上公章系伪造,确认上述债务并不真实。

(华业资本9月28日公告透露,应收款追偿过程中发现部分债务不真实)

这无异于平地一声雷。原本,等待燕飞和追偿小组追回的逾期应收款为8.88亿元,假公章出现,意味着从恒韵医药收购的应收款理论上全部存在虚构造假可能。如若超百亿元应收款全部为“子虚乌有”,公司可能面临资金黑洞。

事已至此,燕飞的债务追偿小组转为应急工作小组,公司财务总监郭洋、常务副总经理毕玉华也加入应急工作小组中应对危机。9月28日当天,华业资本便到北京市公安局立案,9月30日收到《受案回执》,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经侦大队正式受理了恒运医药涉嫌合同诈骗一案。

随后,华业资本也成为被告。10月10日起,接连收到《应诉通知书》《起诉状》等法律文书,包括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在内,多家银行通过法律途径要求华业资本立即偿还借款。应收款事件开始曝雷。

自弃百万元年薪共克时艰

事件为华业资本撕开了一个黑洞。自9月27日披露8.8亿元应收款项逾期,华业资本股价从9月26日的6.74元每股跌至11月23日3.17元每股,市值蒸发逾50亿元,惨遭腰斩,还一度创下每股2.64元的新低。

事件波及层面不限于股票市值。华业资本2015年发行的“15华业债”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作为主体的华业资本长期信用等级也由AA级下调至BBB-级,再降至CC级。

股东增持计划随后搁浅。华业资本称,因公司应收账款逾期事项已严重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控股股东增持计划或因资金未能及时到位等原因导致实施的过程中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请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可以说,由于应收款事件曝雷,华业资本四面楚歌。

为了与公司共度时艰,华业资本管理层采取了各种措施尽可能。

10月24日,华业资本董事会决议,包括公司董事长徐红、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在内的10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主要负责人和内部董事停薪12个月,停薪时间自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这份燕飞投了赞成票对的董事会决议显示,盐分自愿放弃了12个月累计131.1万元的税前年薪,仅保留社保与公积金发放,为公司节省开支。不过,相较于100亿元级别的应收款额黑洞,此次节省的税前年薪不及千万元,实属杯水车薪。

华业资本多名董事失踪或被拘

这是燕飞被拘前,其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华业资本公告中。

燕飞涉嫌受贿罪被刑拘的真相有待警方侦查。此前,华业资本有多名董事处于被拘或失联状态。

其中,华业资本二股东李仕华同时也是恒韵医药的实际控制人。早在9月底,华业资本便承认与其取得联系。此外,公司另两名董事,孙涛与刘荣华也因“未能取得联系”的原因,自10月以来缺席多次董事会议。

目前,孙涛已于10月中旬现身,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10月19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目前,华业资本尚未就高管被拘之事进一步披露相关信息。不过,华业资本披露孙涛被拘一事后,引发投资者广泛猜测:这些失踪的高管,是否与虚假营收款张有关?不过,目前这种猜测是否准确尚无定论。

2015年10月,孙涛与刘荣华、尹艳一起进入华业资本董事会,这三人均来自恒韵医药、捷尔医疗。天眼查显示,恒韵医药法定代表人为刘荣华,董事长为李仕林;捷尔医疗方面,李仕林为董事长,刘荣华为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