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子被天降大狗砸瘫无人认责 她把整栋楼告上法庭

广州日报11月25日报道,天来横祸!2018年4月15日14时,一条大狗从天而降,一名路过的女子被砸中,她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大狗随后起身离开现场,不知所踪。

视频来源:2018年4月24日广东电视台今日一线报道,“狗从天降”新闻追踪 广州——被天降大狗砸中 女子重伤昏迷第10天

2018年4月15日14时,广州市白云区鸦岗村北禺十四巷的一栋厂房下,一条大狗从天而降,一名路过的女子被砸中,她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大狗随后起身离开现场,不知所踪。在这段监控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的同时,“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则是人们对此事最直白的感性认识。

2018年9月的全国司法考试,出现了“高空坠狗“的考题,广大考生先感叹出题者”脑洞大开“,而后才恍然大悟,这道考题竟来自广州的真实个案。现实却远比考题复杂的多,47岁张萍(化名)是监控视频中的受伤女子,目前高位截瘫。在找不到狗主的情况下,谁该为她的遭遇负责?

无奈之下,她将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11月23日,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此案。对于房东和租户而言,自身并非直接侵权方,却突然面对索赔的要求,内心同样是无奈甚至莫名奇妙。

▌“时间拖不起,想快点回家“

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出院后,张萍和家人住在海珠区一个小宾馆里。她的情况没有改善,依然只能终日躺着,脖子以下的身体还是动弹不得。每隔两周,她还得去珠江医院换一次尿管。

她和丈夫同是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新华村人,今年春节后来到广州,丈夫平时做建筑方面的散工,张萍则负责家务,两夫妻是带着希望来的,打算给刚工作的儿子张立清(化名)攒点结婚钱。今年4月15日下午发生的事故,改变了一家人的人生轨迹。

11月15日,躺在宾馆床上的张萍用微弱的声音对记者说:“哪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醒来就在医院,动不了了。”为防止肌肉坏死,张萍每两小时需要按摩身子,丈夫和儿子只能把工作放下,全家没了收入来源,家里的债务也越积越多。

24岁张立清毕业才两年,本在武汉一广告公司有份工作。母亲受伤后,他照顾母亲之余,还得忙官司的事。“我告诉他老是请假也不好,还是把工作先辞了吧。”张萍心里有些懊恼,觉得儿子的前程因此被耽误了。

“光是医药费已经花了很多,后期还有康复的费用,不知道要多少。”张萍苦涩的说,她只想官司快点结束,并想早点回到家乡,她不想在广州接受康复治疗,因为费用承担不起。

▌一场复杂的官司

这场官司显然是旷日持久的。2018年8月28日上午,在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之前,还发布公告,向群众征集事发经过和肇事狗主人的线索,但是谁是狗主人依然成谜。

在狗主“缺位”的情况下,张萍在律师的建议下,将厂房的所有者和所有使用者告上法庭,理由是《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 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如此一来,站在被告席上的主体超过10个,但张萍也别无选择。

可狗是一只活物,是否属于法律中规定的“物品”仍存争议。11月23日上午,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此案,原告被告争锋相对,在观点碰撞中,“谁该担责“这一问题更加凸显出复杂性。

▌所有的建筑使用者都需担责任吗?

那只大狗,是从一栋两层厂房的天台坠落,天台是这栋厂房的公共空间,根据房东的介绍,根据消防的要求,天台必须直通楼下,因此厂房所有的大门和楼梯都可以直通天台。

二楼有一个电子厂。这家电子厂出于隔热的考虑,在天台种了一些花卉和瓜果,房东没有反对。而大狗是从挨着花卉和瓜果的护栏上坠落的。

之所以房东告上法庭,是因为张萍方面认为,房东也是天台公共空间的使用者。但是房东并不认同,并认为承租方才是物业的使用者。

其他承租方则表示,根据监控视频,坠狗事发地和己方所承租的位置相距甚远,而谁在使用事发的天台,是很明显的事情。他们认为,张萍追责的对象不应该扩大化。“你A座发生了坠物,难道要C座负责吗?”他们如此表示。

而成为被告的电子厂则觉得,他们并没有将天台封闭起来种植花卉和瓜果,也没有商业目的,并且这种种植行为与高空坠狗的事实没有关联。并且这家电子厂不认同自己才是天台唯一的使用主体,“如果在楼顶种植蔬菜就算天台的使用者,那么其他公司的员工可以上天台来看风景,甚至放一把扫帚在天台,他们算不算使用主体呢?”

▌狗到底是谁的?

时隔7个月,高空坠落的大狗依然没有找到主人。但是张萍方面表示,他们在天台上曾经找到一个笼子,这起码可证明有人在楼顶饲养动物。

所有的被告均表示没有养狗,房东方面表示,按照常理,如果一只狗坠下来,应该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它应该继续回到熟悉的住所,但是监控显示,这只狗并非上楼又回到天台,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这证明了这只狗并不属于厂房。

▌是否有人恶意抛狗?

天台上,坠狗的方向有道一米高的护栏。张萍方面认为,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但是按照常理,一只狗是无法跨越这么高的护栏,不排除有人有抛狗行为,因为人的情绪有难以控制的一面。

房东方面认为,监控视频只是拍摄到狗落下的瞬间,但是狗有可能已经行走到栏杆边缘,也有可能跃上护栏,这具有多种可能性。“难道一只狗爬到树上,跌落下来砸伤人,难道这棵树的所有者或者使用者要承担责任吗?”

那家电子厂也认为,如果是人为抛狗,狗应该受到较大伤害,但是视频里显示,狗依然能自由活动。并且天台上种着花卉瓜果,有人若要抛狗,需要费力气跨越这些种植物,也是不合常理的事情。

▌狗到底算不上物品?

对于狗是否于《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中规定的高空坠物或者高空抛物的“物品”,双方亦有争论。

张萍方面认为,狗是物品,这是最基本的常识,《侵权责任法》中并没有将“活物”排除出物品之列,而被告当中的电子厂则认为,侵权责任法中规定的物品,应该是无生命特征物品,因此他们认为,原告的起诉并不适用这一法条。

因为张萍还未做伤残鉴定,所以她的索赔金额也尚未确定,这场官司因为其复杂性,还将持续很长的时间。张萍作为原告一方认为,法律是要维护公序良俗的,一个公民突然遭受这么大的人身损害,却无法追究责任,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高空坠物的侵权案件实行举证责任倒置,被告应该证明自己没有侵权,而非强调该事件是场意外。而被告方则在反问,他们又做了什么违反公序良俗的事情呢?

因为一只没有管理好的犬只,导致一位居民瘫痪了,成为被告的居民和公司疲于应付官司花费大量时间成本,司法资源也因此被占用,这场官司中,似乎没有赢家。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龙锟

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李波

编辑:广州参考·广州日报 董业衡